《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20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代理,实在太抱歉了,我们船上的啤酒很少,已经喝光了。”我已经受够了这些黑鬼无休止的索要,只能撒谎了。

  “太好了,这样说的话,引航员房间的啤酒就不是你们的了,那我就可以放心的喝了。”黑鬼兴奋地把门关上。
  “啤酒?”我有些疑惑的看着老九。
  原来老九害怕在非洲会有这些无赖的海关边防检查官上船索要东西,特地把自己的啤酒藏到了引水房间的空调风筒里,没想到这狗日的竟然发现了?
  我跟老九赶紧打开引水的房门,只见房间里的救生衣橱子,床还有沙发被这黑鬼翻了个底朝天,空调出风口的调节器也被他拆下来了,两箱青岛啤酒正放在黑人的脚底下,他已经启开了一瓶,很享受的喝着。
  我去,这分明就是一个老手了呀,难不成真是上来骗吃骗喝的黑崽子?
  “嫩妈,老子都没舍得拿嘴对瓶子口喝,你个比样的黑鬼子竟然敢喝老子的酒!”老九随手抄起走廊里的灭火器,就要冲进去暴击黑鬼。
  “九哥,九哥,别别别,这万一真是代理怎么办。”我慌忙拉住老九,想着这老九一灭火器下去这哥们基本就挂了,万一真把代理打死了,我们岂不是成了这反政府武装军的敌人了,这蓝宝石也是分分钟变潜水艇的节奏呀。

  黑鬼被老九吓到了,蜷缩到角落里,把啤酒瓶子钻到手里,身子颤抖着,警惕的盯着老九手里的灭火器。
  啤酒瓶子里还有半瓶酒没有喝,被他用手倒过来之后,不停的往外流着,这两箱青啤可是老九在迪拜花了重金买的呀,这流的不是酒,可是老九心头上的血啊!
  “我草嫩吗!”老九一把推开我,灭火器照着黑鬼头上就干了下去。
  “我去!”我痛苦的闭上了双眼,心想这得是黄金爆头了吧。
  “水头!器下留人!这代理是真的!”船长的声音突然传来过来。
  我抬头一看,船长正拿着电报一脸惊慌的往这边看着,而老九这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势了,灭火器眼看就干到代理头上了,不过老九毕竟是练过的,他硬生生的用突出的腰间盘往左甩了一下,“啪”的一声,灭火器砸在了代理身边的救生衣上。
  “嫩妈我的腰!”老九痛苦的用手摸着左肾区,这下应该是闪到了。
  我有些感慨老九身体的多灾多难,这门牙好不容易才老实了几天,这腰又开始作孽了。

  “哎呀,代理对不起,对不起让你受惊了,快来我房间,来我房间。”船长谄媚的像个孙子,不住的安抚着眼前哆嗦着的代理,把他引到自己的房间商议受惊的问题。
  我则小心翼翼的把老九扶到沙发上,回房间从抽屉了拿出红花油给他抹上。
  “哎呀呀,你俩干啥呢,害臊不。”大厨突然端着餐盘出现在了引水房间门口,我把手放到老九腰上使劲抚摸的一幕被他尽收眼底。
  “嫩妈老刘你干什么去?”老九看着大厨的餐盘,有些疑惑的问道。
  “哎呀呀,船长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代理要吃西红柿鸡蛋面,我这不是赶紧给下了一碗么,就剩俩西红柿了,我都给切上了。”大厨用手指了一下餐盘上的碗。
  西红柿?我们从巴基斯坦开出来,青菜本来上的就少,20多天的时候基本上就顿顿吃肉了,这都50多天了,基本上天天都是吃冻的鱼跟肉,洋葱土豆都他妈的是奢侈货,这狗日的黑鬼竟然一个人吃了两个西红柿!
  “刘叔,让我吃一片。”我不顾手上还沾满着红花油,小心的捏了一片西红柿。

  酸酸涩涩的,长时间的存放让西红柿有些腐烂的味道,按理说这东西在冰箱里最多也就放个一周左右的时间,没想到这次竟然拥有这么长的寿命。
  “哎呀呀,我得赶紧上去了,船长说代理肚子饿的难受。”大厨小跑的爬上了楼梯。
  “叮铃铃!”我刚把老九扶起来,准备送他回房间,引水屋里的电话响了。
  “大副,我打你房间电话你没接,招呼水头赶紧开舱,一会来人卸货。”船长在电话那头说道。

  老九身体估计一时半会是调整不过来了,我只能敲开卡带(实习三副)和一个一水的房门,三个人跑到甲板上,开始开舱。
  “大副!我看着咱这,这舱里怎么全是枪啊!”一水有些惊慌失色的问道。
  “这些都是工艺品,展览用的。”我拿出跟船长商量好的谎话搪塞道。
  “大副,这货怎么卸啊,连个吊都没有。”卡带掏出一盒玉溪,撕开封皮,颤颤巍巍的递给我一支。
  这一幕让我想起当年我做卡带的时候,也是这么小心翼翼的巴结领导,敬一支烟都像是做错了事。
  “卡带呀,这船在锚地卸货是很常见的事情,货主那边会提供卸货的浮吊,用浮吊把我们船上的货卸到别的船上,你这刚上船,什么都不懂,慢慢经历的多了就学会了。”我很耐心的跟他解释道,没有一点大副的架子。

  “大副还是您经验多呀,您是老前辈,以后我还得多像您学习呢。”卡带又掏出火机,恭敬的给我点上。
  我很是受用,正想跟卡带交流一下潮汐作用对船舶航行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时,去右舷边撒尿的一水裤子都没提好惊慌失色的跑来过来。
  “大大大大副,右舷,右舷,右舷有,有,有”一水张着大大的嘴,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惊恐,嘴唇哆嗦着,话都说不上来了。
  “我擦,你干什么玩意儿,好好说话!”我拿手重重拍了一下一水的肩膀。
  “有海盗!”一水哭喊着把这三个字嚎了出来!
  “我草!海盗?”他妈的这可是在刚果河里呀,这里怎么会有海盗,充其量也就是河盗好不好。
  我把手里的烟扔掉,带着怀疑跑到右舷,平静的河面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十几条独木舟,每条独木舟上面都坐着2-3个穿着迷彩服,背着AK47的黑人。
  “我草!卡带,赶紧按警铃!一水,你把引水梯拉上来!”我扭头冲两人大喊道。
  卡带虽然年轻,毕竟在学校里接受过正规的训练,他用手敲开左舷的火警触发板,用力按了下去,刺耳的警铃声像一只被踩了脚的母鸡,大声的叫了起来,卡带按完警铃后又冲到生活区,大喊着有海盗,而一水已经被吓坏了,估计看海盗杀人的新闻看的太多了,这么多的海盗同时划船过来让他的神经突然全部崩断了,觉得自己这次可能要挂掉了,反正要死了,不如拼命博一下,“噗通”一声跳进了河里,奋力朝岸边游去。

  “我擦!这哥们是不是疯了!”我心里暗骂道,为了防止河盗们突然开枪射击,我躬着身子迅速的跑到左舷,准备将引水梯拔上来。
  “这下我们估计要经历一场恶战了,不过老子不怕,我这可是有1万多吨枪呢,跟我们斗,我们把枪当石头砸也能砸的死你们。”我心里没有过多的害怕,毕竟曾经跟索马里海盗正面交过手,只要你没有重武器,用老九的话说,你们就是个JB,想到可以跟海盗对射了,我心里竟然还有些微微的欣喜。
  “大副,大副!误会,误会!这些不是海盗,这是货主派来的人,他们是来卸货的!”警铃声突然消失了,船长的声音从驾驶台侧翼传来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