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19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电子海图里对这区域的描述几乎为空白,没有纸质航道图的我们,甚至都不知道河水水深多少,呼叫代理也只是一片忙音,要知道这可是一条界河呀,稍微不注意我们就可能开到安哥拉境内,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可是有过惨痛经历的呀,这非洲的海军可都是不要命的呀!
  船长小心翼翼的看着测深仪,将船速降到了最低,按照电报发来的经纬度,慢慢行驶着。
  “蓝宝石,蓝宝石,我是代理,请转77频道。”公共频道突然传来一个不是很标准的英语。
  “代理你好,代理你好,我是蓝宝石轮船长,现已到达指定卸货地点,请指示。”船长慌忙的跑到高频前面,将频道转到了77,拿起电话机子,大声的喊道。
  “船长你好,请保持你们的航向,航速,并且备锚。”代理道。

  我赶忙拿起无线电,叫着老九,俩人跑到船头,将右锚备好。
  “船长锚以备好!”我用对讲机跟船长交流道。
  “大副,我现在停车了,代理说他在我们船头,你们能看到吗?我怎么什么也看不到呢?”船长的声音在对讲机里传了过来。
  “代理?”我四处看了看,周围除了有几条独木舟之外,那里有送代理用的快艇?我正在琢磨是不是又跑错了位置的时候,一条独木舟靠上了我船船舷,两个土著人光着屁股划着桨,中间坐着一个穿着大裤衩子,光着脚的中年男子。
  “我去,难不成这哥们是代理?”我咽了一口唾沫,不可思议的对老九说道。
  “嫩妈,这代理也太土了吧,比我们村种地的老头都土!”老九也有些纳闷的说道,毕竟我们以前见的代理,可都是西装革履的,哪怕是在非洲南部的纳米比亚,那也是光着膀子穿着西装呀,这哥们西装穿不穿无所谓了,总得穿双鞋吧,这光着两个大脚丫子,搞不好就是一上来骗吃骗喝的黑鬼呢。
  “你好,能给我放一下引水梯吗?”在这个当年是法属殖民地的国家,能听到这么一口流利的英语竟然让我还有点想家的感觉。
  “请问你是?”出于安全,我只能搞清楚眼前人的来头。
  “我是你们的代理,同时也是收货人。”光脚男笑的很灿烂,洁白的牙齿反射着赤道的烈日,差点闪瞎了我的钛合金眼睛。
  “船长,左舷一黑人男子说他是代理,我感觉不太像呢,是否放引水梯?”我不敢贸然做决定,幸好我上头还有个师兄。

  “大副,一定要确认代理的身份才能让他登船,你等我一下,我马上下去!”船长被公司电报的最后一句吓到了,像阵疾风般跑了下来。
  “擦,这是代理?”船长咽了口唾沫,也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黑色三人组。
  “出什么事情了?请放一下引水梯!”光脚男有些愤怒,心里估计再想,虽然俺们是黑人,但也不抗晒呀!这里可是赤道啊,太阳这么毒,还不赶紧给我们弄房间里吹吹空调。
  “你好,我是蓝宝石轮船长,冒昧的问一句,您怎么证明自己是代理呀?有没有什么证件或者什么东西?”船长表情很猥琐的问道。
  “证明?我有提货单。”代理从后屁股的兜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冲船长甩了甩。

  “我去,这是提货单?这他妈的比船长纸篓里的卫生纸都有历史,这可咋办呀?”我想到船长那日的尴尬,忍不住偷笑了起来。
  “大副,咋办,让他上来不?”船长有些为难,这情况以前别说碰了,连听都没听过呀。
  “九哥,你觉的这哥们是代理不?”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转头问道老九。
  “嫩妈管他是不是,他上来能怎么样,一个黑子,怕什么,赶紧让他上来吧,嫩妈外面40多度,一会咱嫩妈都中暑个玩意儿了。”老九甩了一把汗,大骂道。
  “放放放,水头,你把引水梯放下去。”船长也觉的老九的话有理,就算这哥们不是代理,在我们船上也掀不起什么大的风浪呀。
  黑人似乎天生就有爬东西的天赋,梯子还没有放好,人已经站在甲板上了,我们可是在赤道附近呀!甲板被太阳直射了整整一天了,放个鸡蛋估计都能熟了,小黑的脚一放到甲板上,就痛苦的缩了一下,我甚至都能闻到一股猪肉烧糊了的味道了,黑哥们就像只蚂蚱一样,尖叫着跳跃着往生活区里跑去。
  “嫩妈,早知道给你拿双鞋呀,你看烫成这个逼样了都。”老九心痛的说道。
  小黑跑到生活区后整个人才稳定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值班人的椅子上,用嘴呼呼的吹着烫伤的脚底板。
  “嫩妈别吹了,都焦了。”老九摇了摇头。

  “代理先生,您没有大碍吧?需不需要我给你提供一双鞋子?”船长装作很关心的问道。
  “是的,我需要一双鞋子。”代理抬起头,痛苦的表情烟消云散。
  “嫩妈,这哥们上来蹭鞋的吧!”老九被代理的模样搞乐了。
  “代理先生,我能看一下你的提货单吗?”船长这时感觉事情好像不太对,这代理明显是个占便宜的骗子呀。
  代理站起身子,从后屁股兜里拿出那张皱巴巴的纸递给船长。
  “我擦,这全是法文啊!这都是啥意思呀!”船长用两根手指头捏着这张纸,生怕上面有啥不知名的病菌,污染了自己。
  “大副,你看看,这咋办呀。”船长把纸递给我,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把纸接过来,上面写的全是法语,写满了整张纸,在纸的右下角盖着一个红红的印章。

  “代理,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把纸折起来,递给小黑,友好的问道。
  “我叫马勒第兹.克拉伦斯.柏得温.马丹。”代理说起自己的名字,很骄傲的把手放在了胸前。
  因为代理的名字实在太长了,我又连续问了他好几遍,才完完整整的念下来。
  “好长的名字。”船长笑眯眯的说道。

  “是的,你们可以叫我马丹,船长,不知道我能不能进去,呆在外面似乎不是你们华夏人的待客之道吧,我以前接触的那些华夏人,总是对我很热情的。”代理略微有些发怒的说道。
  船长听完小黑的话,有些犹豫不决,放他进去吧,他要不是代理,偷点东西倒是小事儿,我们拉了这么一船枪,如果被他知道了给宣扬出去,这事情可就大发了,不放他进去呢,万一这哥们真是代理,这黑鬼子可是不讲理的人呀,说急眼就急眼,急了眼那可是真杀人呀!
  “船长,先让他进去吧,我把他名字记下来了,一会我们给公司发报,问一下这个人是不是代理,如果是咱就按他的指示做,如果不是,让水头给他丢河里去。”我看出了船长的心思,小声的对船长说道。
  船长想了一下也就同意了,他招呼老九把代理送到引水的房间,自己则急匆匆的跑去驾驶台,准备给公司发报询问一下代理的身份。

  “九哥,你觉着这个人是真的代理吗?”我随老九将黑鬼送到引水房间后,偷偷的问道。
  “嫩妈这事儿谁也说不准呀,不过这黑鬼子起这名怪好听的,叫马蛋,你看看那脸长的跟马蛋一般黑。”老九边说,边嘿嘿的笑起来。
  “九哥,人家那是自然肤色,你别老歧视有色人种行吗?”我跟着也笑了起来。
  “嫩妈这女的是不是得叫马比了!哈哈哈!”老九又歧视黑人了。
  “你们好,能不能给我拿瓶冰镇的啤酒?青岛牌的。”俩人正笑着,代理把头从引水房间伸出来,一脸期待的看着我俩。
  “嫩妈这马蛋说出来就出来。”老九耸了耸肩,收起了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