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17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希望如此吧,你记得明天早上收电报。”船长看了一下墙上的表,给我了一个送客的指令。
  “好的,船长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我轻轻退出船长的房间,心想这人怎么这么小胆,比大厨都怂。
  “九哥,这船长真怂,公司发报说卸货地点换了,吓的跟我讨论了半天的索马里海盗!”我径直来到老九的房间,把今天的见闻说给了他听。
  “嫩妈我们换卸货地点了?”老九此时正躺在床上小憩,听到我说这话竟然猛的坐了起来。
  “怎么了九哥?”我有些吃惊的问道,心想老九在家待了几个月,怎么胆子倒待小了,不就换个卸货港口么,至于惊成这个样子么。
  “嫩妈,这卸货地点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换的,这里头事儿可大了。”老九点了一支烟。
  “我去,老九怎么跟船长一样了,这里面能有什么大事儿?”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老九,心里暗想道。
  7点15分,公司的电报准时发了过来,电报的内容很长,打印机吱吱的响了很长时间,我粗暴的将电报扯了下来。
  “蓝宝石轮船长,上午好,你轮具体卸货港口改为博马港(刚果民主共和国),请你轮在刚果河入海口抛锚,17频道呼叫代理,代理会交代你们具体的卸货泊位,为保证安全,建议你轮绕行好望角以避开亚丁湾的索马里海盗,祝好运。”
  “我草!花莲跟博马,俩地方最少相隔三分之二个地球,这俩地方打死也不会车上关系呀,刚果民主共和国,我擦,听着就不是什么好地方呀!”我一边想,一边拿着电报来到船长的房间。
  “大副,不走亚丁湾就好,不走亚丁湾就好,吓我晚上都没睡好觉,去哪不是去,好望角晃一点就晃一点,不走亚丁湾就好,不走亚丁湾就好呀!”船长像个复读机一样的嘟噜着。
  我心里则像压了一块大石头,根据多年的经验,这次肯定是要出大事儿了。
  蓝宝石轮从卡拉奇出来,穿越整个赤道,沿着大厨买猴子的马达加斯加东海岸航行到好望角,中途风浪并不是很大,好望角碰到了10级左右的大风,整个船横摇到了30多度,整船人除了我,都像是月经不调的姑娘,顶着一张蜡黄的小脸,穿越过大风浪,我们又沿着撸耶的故乡纳米比亚继续北上,经过安哥拉,来到了目的地刚果(金)。
  蓝宝石轮在刚果河入海口的一处简易锚地抛好锚,按照公司电报上的方法将频道改为17,开始呼叫代理,我跟老九则挨个下舱巡检,毕竟经历了这么大的风浪,不知道货物有没有什么损害。
  “嫩妈老二,我们倒血霉了!”老九把头伸入货仓,扭头冲我大叫道!
  “九哥怎么了?”我有些惊讶的问道,难不成船舱里有巴铁偷渡?
  “嫩妈,倒血霉了。”老九摇了摇头。
  我把头伸进人孔盖里,装货的箱子因为船身遭遇大风浪剧烈的晃动裂开了,里面的货物散落了一地。
  “我擦!点儿真被!”我心里暗骂道。
  “九哥,没事儿,我们就把这事儿赖到码头工人身上,是他们绑扎不结实导致的,跟咱们没有啥关系。”我安慰老九道。
  “嫩妈老二,你仔细看看下面是什么。”老九把头灯摘了下来,递给了我。

  “怎么了九哥,底下有什么?”我狐疑的问道。
  “哎呀卧槽!”我重新把头伸到货仓里,打开手里的头灯,眼前的一幕让我差点一头栽进去。
  货仓底部横七竖八的摆满了枪!迫击炮!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军用品,我们竟然,竟然拉了一船的武器!
  “九,九,九哥,这该怎么办?”我双腿不住的哆嗦,我们这算是走私军火吗?这货物清单上不是说箱子里装的是牛皮吗?这不是吹牛皮吗!
  “嫩妈老二,找船长吧赶紧。”老九冲我摆了摆手,他也没有什么应对之策。
  “船长,出事儿了!”我慌乱的推开船长房间的门。
  船长晕了半个航次的船,好不容易等到抛锚了,赶紧把电脑打开,寻找到E盘角落里的那些为我们青春期做贡献的日本女优们,准备释放一下这几日的疲惫,音响里有节奏的喊着一库一库亚麻带,我猛的推门进去,船长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局势,价值16500元的苹果MacBooKPro(MJLT2CH/A)瞬间沾满了自己的子孙。
  “大副!你这个人,你怎么不敲门呢!”船长有些愤怒的说道,慌乱的提着裤子,从床头拿出半卷卫生纸,准备擦拭一下电脑。
  “枪!枪!”我顾不上眼前的尴尬,嘴唇哆嗦的对船长说道。
  “枪?我知道,我一会擦,一会擦。”船长羞红了脸,拿卫生纸将电脑屏幕上的新生命擦干净,扔到床头的纸篓里。

  “船长!不是你的枪,我说的是我们拉的货,里面全是枪!”我大喊道。
  “什么?全是枪?”船长猛的哆嗦了一下,腰带都没有系,抓起手电就往外跑。
  老九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在事情还没有结论之前,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他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守在人孔门前,点着一支烟,好像是在享受赤道40度高温的日光浴。
  “嫩妈这船长精力咋这么旺盛呢。”老九看到了船长裤子上的不明液体,怀念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有些感慨的说道。

  “水头,你在上面看着,大副咱俩下舱。”船长拿手电筒照到了遍布舱底的枪支,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船长,我去拿安全带。”此刻我已经稍稍有些镇静了,这几年跑船什么事儿没遇见过呀,不就拉了几箱子枪么,或许是木头做的工艺品呢。
  “大副,这都什么时候了,要什么安全套!”船长有些有些着急,话都说不利索了。
  船长说完话,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口误,几年的大副生涯让他的身手很是矫捷,像只猴子一样“刺溜”钻到人孔门里,我把头伸了进去,等船长下到舱底之后,慢慢的也将身子钻进去,一点一点的爬了下去。
  “大副,这,这是他妈的怎么回事啊!不是说箱子里装的是牛皮吗?怎么成了枪了啊!这,我们该怎么办啊!”船长声音里带着重重的哭腔。
  船长的胆子奇小,是个为了迫使不找小姐都自己打手枪的主,从做卡带开始就一帆风顺,没有经历过什么大事儿,甚至连海偷都没碰到过,这刚做船长第一个航次,竟然见到了比穿越火线上打团队竞技都多的枪,在这么一瞬间,他甚至都有些眩晕。

  “船长,这事儿我们现在不能声张,船上的人我们现在还不熟悉,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人,万一有人大晚上爬进来掏一杆出去,这事儿就大发了。”我想了一下后说道。
  “大副,那开舱了之后怎么办?这码头工人看到一舱的枪,我们还不得马上就给抓起来?这可是刚果啊!全是暴徒!我们还能活吗!”船长咆哮着,像只受了伤的猩猩一样,疯狂的用脚踢着脚底下的枪支。
  “船长,你小点声!我们先上去,找水头商量一下这件事儿。”我制止了狂躁的船长,生怕他脚上不长眼睛,在给枪踢响了。
  船长此刻基本上已经属于神志不清类型的了,他似乎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慢腾腾的爬到主甲板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