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8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感到这个韩冰的确是下了这个决心的,不然,他脸上的神情不会那么庄重和认真。江帆面带微笑,说道:“请韩书记放心,我一定全力配合您,干好亢州的一切工作。”
  韩冰说:“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有你的支持和辅佐,我韩冰没有后顾之忧。”说着,起身就给江帆加水。
  江帆赶紧站了起来,看着书记给他倒满了水,说道:“谢谢韩书记对我的信任,我一定不辱使命,配合好您。”
  韩冰说:“我还要感谢你对我生活上的关心。”

  江帆说:“您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武装部的房子要收拾几天,这几天您暂时住在金盾宾馆吧,那里食宿方便一些,我们已经给您安排好了,等装修完后,散散气味您再搬进去不迟。”
  “谢谢,谢谢江市长细心周到的安排。”
  江帆就站了起来,他不想跟这个新书记太多地交心,就说道:“是我应该做的,这样,您先忙,有什么事让他们喊我一声就行了,我先下去,还有一摊子事等着处理呢。”
  “哦,是什么事情?”
  江帆就是一愣,没想到这个韩书记居然说出这么一句话。他笑笑说:“快年底了,七事八事的太多了,许多工作要处理,实在没时间处理的就等年后吧。”
  韩冰说:“江市长,能年前解决的事情,就不要等到年后,我们有许多机关办事效率就是都耗在了拖字上了。”

  江帆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神情很认真,似乎有了一些钟鸣义的影子,他在心里不由地苦笑了一下说道:“是,韩书记您说得对,那我下去了。”
  说着,就站起身,跟韩冰点了一下头,就出去了。
  出了韩冰办公室,江帆长出了一口气,就看见金生水在楼道等他。他看了一眼金生水,金生水赶忙跟在他的后面,小声说:“市长,您的办公室有客人。”
  “谁?”江帆一愣。
  金生水说:“袁总。”

  袁总?随即,江帆就明白他指的是袁小姶。因为无论是金生水还是曹南,他们在他面前无法准确地称呼袁小姶,就按袁小姶给尤增全集团当总顾问的身份称呼她。
  江帆说:“她什么时候来的?”
  “您刚跟韩书记上去,她就到了。”
  江帆想了想说道:“这样,你让小许把车开到西门,我出去办点事,我那个电话开着,等她走了你给我打电话。”
  金生水点点头就快速地从西边小楼梯下去了。
  江帆不想见袁小姶,更不想在这个时刻见她,他对袁家已经彻底失望了。想起自己开诚布公地跟袁父谈话,换来的是这种结局,他跟袁小姶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
  下了楼梯后,他从西门走了出来,小许早就将车停好,江帆自己开车就出了大门口。
  此时,袁小姶站在江帆办公室的窗户前,就看到了江帆的车开了出去,她不禁一阵冷笑。随后拨了一个电话,说道:“你到亢州了吗?”
  一个男人说道:“是的,我到了,并且看见他出去了。”
  “好。”她只说了一个字就挂了电话,然后抄起沙发上的包就走了出去。
  这时正好金生水进门,金生水说道:“江市长有事出去了,他让我跟您说一声……”
  还没等金生水说完,袁小姶就冲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头一甩,就走了出去。
  金生水看着她高傲的背影,心想她是不是又去跟踪市长了?想到这里,就回到办公室,赶紧给市长打电话,告诉他袁小姶走了。

  这次,袁小姶并没有亲自去跟踪江帆,她到车上后,就接到了尤增全的电话,尤增全问她在哪里,袁小姶说在亢州,尤增全说道:“你怎么又去亢州了?中午我约了几个朋友,你什么时候回来?”
  袁小姶说道:“你约朋友和我有什么关系?”
  尤增全赶紧笑着说道:“怎么跟你没有关系,别忘了,军功章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袁小姶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说这话是认真的吗?”

  尤增全说:“当然是认真的了,只要你家老爷子同意,我们马上就结婚。”
  袁小姶冷笑了一声,说道:“你真会说笑,我现在是有夫之妇。”
  “你们的婚姻早就死亡了。”
  袁小姶知道尤增全之所以这样说,完全是因为在国家土地局工作的哥哥袁小民,最近被提拔为一个部门的司长,这个部门涉及到管理城市规划等诸多事项,尤增全看到了哥哥潜在的利用价值,才这样信誓旦旦地说。
  袁小姶现在对尤增全不那么完全相信了,她知道作为商人的尤增全,两眼盯着的都是自己的既得利益,以前,在跟江帆闹意见的时候,她的确想到要嫁给尤增全,毕竟他是自己第一个出轨的男人,但是尤增全以自己是独身主义者自居,称怕极了婚姻这东西,久而久之,袁小姶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她发现,尤增全的确不是一个良好的结婚对象。当一切新鲜和刺激过后,她越来越发现这个男人和江帆的距离,只是意识到这一点后,已经太晚了,江帆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昨天晚上,她和保姆一起,搀扶妈妈上床睡觉后,就回到客厅,跟爸爸一起看电视,这时听到电话响,她便站起来去接电话,是翟炳德找爸爸的,可是,爸爸却没有去接手里的话筒,而是去书房接电话了,她听到他们说上话后,就挂了电话。
  爸爸接翟叔叔的电话,居然还背着她,她就有些纳闷,是不是江帆出什么事了不让自己听见,想到这里,她就关上了电视,轻轻地拿起了话筒,就听翟炳德跟爸爸说道:“我上午把他叫来了,跟他宣布了市委的决定,他似乎有心理准备。”爸爸就“哦”了一声,翟炳德又说:“跟您说实话,我是比较看好他,他是我来锦安第一个破格提拔起来的干部,老首长,真是有些舍不得。”爸爸显然没有理会翟炳德的惋惜,就说道:“你跟他说了后来的意思了吗?”“说了,我说还有两个市县的书记要调,他还有希望,不过他似乎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兴趣。”“嗯,你尽管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了。”

  等爸爸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袁小姶还拿着话筒发愣,爸爸见她偷听电话,就瞪了她一眼,没有理她,重新坐回刚才的座位上,打开了电视。
  袁小姶放下电话,来到爸爸面前,说道:“爸爸,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爸爸没有理她,而是阴沉着脸不说话。
  她从爸爸手里夺过遥控器,一下子就关掉了电视,说道:“是不是他没有当上书记?”
  爸爸仍然冷着脸说:“他当不当书记那是锦安市委的事,和咱们袁家没有关系。”
  袁小姶明白了,说道:“爸爸,我们是不是做的太绝了?”
  爸爸看着她,说道:“你现在才知道呀?早先干嘛去了?你当初指使人拍照跟踪怎不说呀?”
  袁小姶彻底明白了怎么回事,就瘫坐在沙发上,说道:“爸爸,你这样做我和他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爸爸说:“有没有希望也要这样做,我就不信他比我当年还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