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8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可能是翟炳德这几句安慰的话起了作用,江帆忽然感到很难受,仿佛心在不停地颤抖。这两个多月以来,自己呕心沥血,忙着两边的事,丝毫不敢懈怠,赢得了上上下下的尊重,他更是隐藏了自己许多欲望,不敢走错一步路,就连他身边的曹南等人都在小心地呵护着他,唯恐他出现什么纰漏。不能不说,他很希望自己当上这个书记,当希望破灭的一霎那,他的确感到了官场的无情和残酷。如果不是翟炳德当初给了自己定心丸,他不会对这个位置寄予这么大的希望,也不会干了许多书记应该干的事。他不仅成功地处理了钟鸣义遗留下来的各种问题,还十分巧妙地扭转了钟鸣义大办经济实体的做法,使各个职能部门,逐渐回归到工作本位,转变工作作风,增强服务意识,明确这些部门在经济建设中的位置和作用。并且,他还有个长远的规划,只是,随着新书记的到来,自己的这些长远规划,恐怕也只限于存在脑海的记忆中了。

  翟书记说的“处理好自己的事”,无非就是袁家的事。如果决定一个干部升迁的因素靠的不是能力和水平,而靠的是关系的时候,那就说明我们这个用人机制是不健全甚至是不健康的,但是想想,自己当初升迁也不是完全凭借的是水平和能力时,他的心理就平衡了。的确如此,如果单凭水平和能力,当初亢州的市长是轮不到他江帆的,他一直是认为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后来才发现事情不是这样,好在他江帆也没有给提拔他的人丢脸,毕竟自己具备这样的实力。

  现在,面对着翟炳德给他画的另一个大馅饼,他没有表现出惊喜,也不再奢望什么,而是平静地说道:“谢谢翟书记对我的信任”。他只说了这一句话,没有再说多余的话,他认为这一句话就足以能表明自己的态度和立场了。
  翟炳德看着他,想了想说道:“小江,在亢州工作了这么多年,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尽管提出来,组织上会考虑的。”
  江帆抬起头,看着他说道:“谢谢翟书记,我会处理好自己的事,如果遇到困难会来找您的。”
  翟炳德期望江帆说的话江帆没有说出来,看得出,江帆是有情绪的,只是不便于表露而已,说真的,在江帆面前,他这个市委书记也是有些愧疚的,只不过权力的威严掩盖了这一切。
  “小江,韩冰同志基层工作经验不足,这一点你要多多帮助和提醒他。”
  江帆心想,当初钟鸣义来的时候,翟炳德也是这样说的,在如今以丨党丨委一把手统领全局的政治格局下,政府一把手在某种程度上是给丨党丨委书记充当了二把手和配角的作用。作为配角,“帮助”和“提醒”都是微不足道的。已经心灰意冷的江帆并没有对他这话表示出热情,他只是点点头,说道:
  “您放心,我会的。”
  翟炳德知道跟江帆的谈话只能进行到这里了,他就说:“你去下谢书记的办公室,韩冰同志在他那里,一会他们可能会跟你去亢州。”
  江帆明白他的意思,去亢州,就是去宣布对韩冰的任命,对于亢州市委书记这一职的多方竞争就到此为止。
  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江帆没能如愿当上亢州的市委书记。
  当天上午,他和锦安市委组织部部长刘季青一同回到亢州,宣布对韩冰同志的任职。市委由于他提前打回了电话,所以市委和市政府全体班子成员都恭候在市委会议室,准备着迎接新书记的到来。
  江帆注意到,翟炳德对他还是有些不忍心的,就拿这次送韩冰任命来说,只有组织部长前来,当初他就任亢州代市长的时候,是谢长友亲自到会宣布的,江帆从一个细小的举动中,看出翟炳德的用心。但是,对于一个心灰意冷之人,这些举动都没有起到作用。
  丁一尽管不懂官场上的事,但是有一件事她懂了,那就是江帆没能如愿。在参加新书记见面会时,丁一和报社的一名记者,坐在会议室的一个角落里,这里,她正好和江帆是斜对脸。尽管他强装欢笑,但是,只有丁一才能看出江帆内心的苦楚和失落。那个时候,丁一在为江帆抱不平的同时,是涌上心头的对江帆深深的心疼和痛惜……
  也可能是相爱着的人之间有一种特殊的心电感应,江帆往她这里看了过来,两道目光就交织在一起,江帆深深地凝视了她一眼,就很快错开目光。丁一的心就有些隐隐作痛,是为了心爱人的不得志而痛,那一刻,她感觉眼里就有些潮湿……
  夜里,丁一几次给他打电话,他都在占线,好不容易通了,当话筒传来他那一声低沉的“喂”时,丁一的眼睛立刻涌出一股热流,这个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听着是那么沧桑、沙哑、疲惫,有一股震撼她心灵的孤独感,只一瞬间,她的嗓子就是一阵灼痛,眼睛也湿润起来……
  江帆是刚挂了彭长宜的电话后,接通了丁一的电话,他没有去看是谁,因为他知道,凡是打这个电话的人都是最知近的人,他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就接通了,“喂”了一声后,对方居然不说话,他用耳朵细心听了一下,里面有些浓重的鼻息声,他不由得笑了,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了下来,靠在床头上,才温柔地说道:
  “呵呵,怎么不说话?你还没有睡吗?”
  丁一刚“嗯”了一声,眼泪瞬间就奔涌而出,嘴唇就颤抖的厉害,无法继续说话,她唯恐自己发出抽泣的声音,赶紧用手捂住了嘴。
  江帆似乎感到了她的异样,也似乎知道她为什么异样,就平静地说道:“怎么了?是不是担心我了?”
  她又“嗯”了一声,声音颤抖的厉害……
  江帆的眼睛也有些潮热,他轻轻地说道:“没事的宝贝,不用为我担心,我很想得开。”
  丁一不准备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事实上她也做不到,就任泪水尽情地流下,她松开捂着嘴的手,说道:“我知道,就是……就是感到……这样太不公平了……”
  “呵呵。”江帆笑了,说道:“公平,很公平,这很正常,想想我江帆在亢州这几年,够幸运的了,不但捡了个市长当,还遇到了我的小鹿,天下的好事不能都让我一人都占了,你说对不对?”
  “嗯……”她哽咽着,心里好受了些。

  “刚才长宜打电话来着,说是你告诉他的好吗?”
  “嗯,是,他也担心你。”
  “呵呵,我没事,真的,别担心。”江帆温柔地劝着她,心里也在隐隐作痛。
  “嗯,你,好吗?”
  “呵呵,好啊,我很好,我还年轻,以后还有机会,只是有些事错过了恐怕一生都找不回来了……”
  丁一知道他指的是什么,眼泪就又流了出来,她不能跟他讨论这个话题,就说道:“你在小鹿心里永远都是最棒的!”
  “谢谢,谢谢你。”江帆十分感动,想起第一次选举时,丁一给他的那个吻,就说道:“我想起了你第一次赐给我的那个吻,当时真是一吻定心啊,我立刻就踏实了下来,现在,听了你这话,我又有了当初的感觉了。”

  丁一擦着眼泪,听了他这话也是愁肠百转,想起了有关那个“吻”后发生的一切,以及自己后来到了电视台,就说道:“呵呵,真的?可是当初我后悔死吻你了,也羞愧死了,想起你对我的那个态度……”
  “别呀,我幸福死了,你怎么能后悔呢?你这样就太地道了,做出的事哪能后悔呢?”江帆岂能不知道她这话的含义?
  “呵呵,胡搅蛮缠,不理你了,睡觉……”丁一佯装着说道。
  “别呀,我是个明事理的人,不是一个胡搅蛮缠的人,你要给我恢复名誉。”
  “哈哈,怎么恢复?”丁一笑了。
  “吻我。”

  丁一的感到自己的脸热了,说道:“怎么吻?”
  “对着话筒!”江帆口气重了起来。
  丁一的心跳加快了,她抽泣了一下,说道:“你感受不到呀。”
  “我能感受得到,快点,吻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