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7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知道江帆说的这个“他”,指的是翟炳德,他有些吃惊地问道:“孟客?”
  “对,孟客,原定是孟客,也是在最后一刻,他才做出了最后的决定,临时换了韩冰。”
  “哦。”彭长宜明白了江帆说给他“天大面子”的含义了。
  孟客,原来是亢州市副市长,曾经是江帆的手下,因为张怀不服江帆,在人代会上暗地里串通了几个代表团,想选掉江帆,重演周林败走亢州的一幕。在人代会推举市长候选人期间,就有几个代表团另外推举了一个候选人,这个候选人就是和江帆站在一个阵营里的副市长孟客,当时弄得孟客十分狼狈,那个时候他来亢州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不能不说张怀老谋深算,他玩的这手的确起到了一石二鸟的作用。即便孟客不能当选,也瓦解了江帆在政府的阵营。后来还是樊文良力挽狂澜,给张怀来了一个釜底抽薪,借用书法解字,敲山震虎,使张怀阵营里的苏乾兄弟临时倒戈,又以病逝的北城区主任张良写给市委的密信来威胁张怀,使张怀不但放弃了原有的打算,还变成了给江帆拉车的驴,以至后来发展到张怀比任何人都希望江帆能当上亢州的市长,为保证江帆顺利当选,他四处做工作。后来,江帆顺利当选为亢州市人民政府市长。但是作为亢州的上级部门锦安市委,考虑到孟客和江帆有过在人代会上“竞争”市长这个政治事件,怕他们以后合作出现缝隙,就及时地把孟客调走了,当时江帆还想不通,驱车去锦安找翟炳德,不同意孟客调走,当翟炳德告诉江帆,孟客是调清平市当市长的时候,江帆这才没话说了。基于这些因素,如果上级真让孟客回来当亢州市委书记,那就是对江帆极大的羞辱了。

  无需置疑,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江帆没有上位,至少,翟炳德对江帆是失望的,如果从领导能力和工作水平层面上考虑,应该找不出江帆有什么毛病,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江帆早已经分局的老婆袁小姶!
  想到这里,彭长宜小心地说道:“市长,是不是因为袁家……”
  “是啊,没有第二个原因。”江帆长长出了一口气,说道:“长宜,你什么时候回来?”
  “这边已经没有什么事了,我自己的事跑完了,本来我听说后是在回三源的路上,想回去着,但是明天上午有一个机关联谊会,这样的话我明天下午才能回去。”
  “嗯,好,这样,你回来咱们在细说,不过你放心,我想得开,也会配合好韩冰同志的,这一点请你放心好了,别惦记着我。”江帆说道。
  彭长宜咧着嘴说:“市长,不让我惦记是做不到的,不过我相信您,真的。”
  江帆心里就一热,他很激彭长宜的这份情谊,按说,彭长宜也是一县之长了,也是堂堂的正处级干部,跟他江帆一样,但是他总是能从彭长宜那里感到那样兄弟情谊,他就说道:“长宜,你放心,这点党性我还是有的。”

  “好,那回去见吧。”彭长宜说。
  “好,回来见。”说着,江帆就挂了电话。
  江帆这次没能顺利上位,是有着很深的原因的,但是无论这个原因多么的复杂,就像彭长宜推测的那样,只有一个,就是他的妻子袁小姶。
  前几天过小年,江帆接到了岳父的电话,让他回去,说是有些事情跟他商量商量。江帆也预感到,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刻到了。
  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刻,也就是选择的时刻。人,这一生中,面临不断的选择。任何事情、任何人都是如此。目标要选择,方向要选择,道路也要选择,战略要选择,策略要选择,一切都在不断的选择中进行着,正确的选择从来都是最重要的,那么,眼前他该怎样选择呢?但无论怎样选择,他都不会放弃初衷,而且他发现,他和袁小姶已经越走越远了。

  他准备和袁父进行一次高难度的谈话,也是最后一次谈话,这种谈话,看着是不事喧嚣,但它尝尝比处理一个轰轰烈烈的场面更有实质作用,一想到自己是在困境中开拓道路,他的胸中就涌上来一种有力的冲动,既然逃不掉,既然躲不掉,那么,他愿意在复杂的环境中施展和锻炼自己的忍耐力,他要用最坦率、最诚恳的方针打动岳父,让他理解自己,理解目前他和袁小姶的关系,理解目前自己面临着的一切,他希望岳父能摒弃私情,不干涉自己的政事,不给自己使绊子,不在翟炳德面前授意什么。他准备赌一次。他希望用自己最诚挚的态度感动袁父。

  他回去后,家里只有岳父母和保姆,袁小姶没有在场,看来岳父也想跟他好好谈谈,不希望袁小姶来搅局。
  江帆照例从手包里掏出一个大红包,塞到岳母的手里,这是每年春节他都会做的事情。岳母依然的眼含泪接下了。
  江帆跟着岳父来到了书房。岳父要给他倒水,他赶忙起身先给岳父的杯里倒满,然后才给自己的杯里蓄满水。
  岳父先问道:“最近工作怎么样?”

  江帆摸不着他问这话的意思,就含糊地答道说:“还行吧,年底没有什么硬任务,就是瞎忙。”
  岳父喝了一口水,单刀直入地说道:“小江,是不是最近小姶没少给你添麻烦?”
  江帆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岳父也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显然,他只是想向江帆表明一下做家长的态度,既然给女儿的行为定义为“添麻烦”,这就足够了,因为这样已经将袁小姶的行为否定了。岳父跳过这个问题说道:
  “你的事小翟都跟我做了汇报。我原本对你寄予了很大的希望,而且你也有从政的天赋,不瞒你说,我的确给小翟打了招呼,让他在这方面多提携你,他似乎也有意这么做。”

  不知为什么,江帆听到这里没有感觉多大的欣喜,反而有一种阴冷般的感觉。
  岳父又说:“小江,我知道你和小姶目前的关系很紧张,但是,别怪我护她的短,人啊,护犊子是天性,这次叫你回来,我就是想知道你的真实想法,也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打算的,今天家里没外人,就咱们爷俩,你也不妨跟我说说真心话,我们开诚布公,你也给我最后交个底。”
  与其说是交底,不如说是彼此的最后摊牌!对此,江帆有心理准备,因为自己无论是否能顺利晋升市委书记,这个程序都是要走的。听了岳父毫不掩饰的话,江帆就更加断定自己的命运此时是攥在他的手里的,他也明白了他们不是在谈心,而是在谈条件,尽管有一种被要挟的感觉,但是他决定像来时想的那样,真诚地和他谈,最最后的努力,他相信尽管岳父声称自己护犊子,但是总归是要讲理的吧,他敢于承认自己的护犊子,那么就说明他也会敢于正视自己女儿和他之间的问题。

  政治的艺术,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谈话谈判的艺术,尽管他们进行的是一场看似家庭的谈话,但是却和江帆的政治生命密切相关。江帆要用最坦诚的方针,打动岳父,从而使岳父能最大限度地理解他,宽容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