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9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下午,还是无法查知洪峰等人的去向,田文学给抓捕带走虽说没有人直接说出来,但在调查中也就有不少的人意识到了。之后,就有人在溪回县那边得到实证。田文学之前在市里非常地狂妄,有人羡慕他也就有人对他怀恨的。太狂妄得罪的人不少,甚至有不少的人也是因为他背景太硬才忍下这口气的。如今得知这样的好消息,凶杀的案子少有人提到,反而不少人就察觉到新的政治动向,谣传之间,也就变味了。

  越是神秘的事情,传播起来也就越快。陈丹辉也没有料到市纪委对洪峰等人的搜找过程中,必然会在溪回县、折坳镇甚至市里留下很多的迹象而让人心生出更多的猜疑。
  等他得到秘书宋盼的汇报,还有秘书长李宇夏的情况反馈时,心中也就更加暴怒。演变到着一种时候,要怎么样控制舆论就是当前最为重要的事情。是不是杨秀峰在背后推动?这时也不能够就断定,知道内情的人不少,但要发觉田文学消失了却不难看见的。田文学平时为人怎么样,也不会有人跟陈丹辉直接将实情说给他得知的。
  李润本来在家里,但政协里的一个老伙伴给他打电话过来,说道理田文学给抓捕的事情。李润觉得不可能,在南方市里谁敢动田文学?不说陈丹辉这个市委书记知道田文学是他的人,其他人谁不知道田文学为他卖命了好些年?当下虽说不信,但老伙计却说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李润放下电话后,当即给陈丹辉打电话去,之前,一直都非常配合陈丹辉的工作,难道一个市委书记都保不住田文学一个人?

  接到李润的电话,陈丹辉也是有心理准备的,从宋盼和李宇夏口中得知,这一案子已经在市里扩散开了。至于是不是杨秀峰在背后推动,只要不忘省里或舆论媒体上推,都不会有多大的关系。李润得知情况,也就是很自然的。
  在退下去之前,李润在市里的积威不小,为人虽横蛮,但在市里也是有些人脉关系的,何况,现在他也不算是完全退下,在市政协里,能够说多少话不得而知,但下面的人自然会有人以为可继续走他的路子,是自己进步的最佳捷径。关于田文学和利润之间的关系,在市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的,给李润通报过去使他得知田文学给抓的事就顺理成章。
  知道李润会质问的,陈丹辉没有打算就开口说话,当然也没有必要解释什么。等李润说到是不是有人针对他李润才做出这样的行动,陈丹辉知道李润对整个案子还不了解,在市里,真正知道这个案子的人又有几个?
  如今在市里所传的流言里,更多地偏向是有人间李润退下了后,要找他清算,从田文学身上着手,从而撕开口子。这种更带政治意味的传言,听在李润耳里他自然无法忍受的,可陈丹辉也觉得这种传言对于消弭血案的影响有有利的一面。对市里说来,为****而出现这种案子,就不足为奇,人们传言几天也就会消散那种关注,但要是十四岁的女孩子给车轮反复碾压致死,那就不会再有人为田文学而抱不平了,甚至市里都会为此而受到非议,会不会有人将这样的事发到网络上去,引发更大的恶劣影响,都是无法控制的。

  等李润在电话里发来同脾气,陈丹辉也不多说,只是要李润到茶楼里见面再说。李润只觉得是有人要跟他清算,气势很旺地区间陈丹辉。对陈丹辉的工作方式,李润一直就有些病垢,觉得他魄力有些不足,才使得黄国友等人在市里有这样大的势力和话语权。如今,他到政协后,市政府那边的摊子就再也无人站出来压制黄国友了,会不会就是这样黄国友发起了针对他李润的事?也曾听说过杨秀峰在这件事上有些可疑,但在李润下意识里,杨秀峰就医过年轻又无根基的人,在市里只有可能给黄国友当着枪来舞的,哪有可能是他站出来主事?再说,最关键的是他李润和杨秀峰之间毫无瓜葛的。谁肯去主动惹一个退下去的人,而在市里树敌?

  进到包间里,南方市和其他市县一样,也都流行着领导在茶楼、包间、会所里进行商谈工作的习惯。李润在这方面很有点接受能力,早就在市里有着固定的一些点。和陈丹辉等人见面,所在的地方就高档多了,市政府宾馆设有一套专用的房间,但这次却不宜在那里,就在市里另一家酒店里。
  陈丹辉还没有到,但李宇夏先在这边安排了的,见到李宇夏李润当即就说,“书记还没有到?”李宇夏说,“李老,书记处理一下工作就过来,宋盼在身边催着呢。”
  “到底怎么回事?秘书长都没有消息?”李润说,对李宇夏之前不会太在意,但退下来后,李宇夏对自己再尊重,李润也明白自己如今的地位了,对李宇夏也就不再像之前直接叫名字或小李,而是叫秘书长。
  李宇夏对这一案子所知不多,虽说之后陈丹辉也将整个案子的情况对他做了介绍,但知道案子的情况还是由书记自己来说会有更好的效果,当下也就不接这话题。李润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详情,说,“我看市里就是有人想搞事,他妈的,敢针对老子也不看看他有多少能耐。不说我还在市里,就算回乡下去,难道就是他们想咬一口就能够咬到的?有多硬的嘴?”
  李润在市里自然有底气说这个话的,此时说的很有感觉,脸上有种要择人而噬的情绪。李宇夏知道他是这样的人,在心里,对田文学在溪回县所作的事,他是相信能够做得出来的。可这种事又怎么说才好?对田文学的了解,他听到的更多一些,作为市委的大管家,有些事就算知道了,但也不能就跟领导直接汇报的。
  两人在包间里说话,李润就没有一句好听的,陈丹辉故意落在后面,只怕是要让李润现在李宇夏面前将那股激愤之气先泄露出来。李宇夏在他的位子上,什么也都经受过了,对李润的种种表现也都理解。给李润倒茶喝上,李润突然想到了杨秀峰,说,“秘书长,你说说看省里将这样一个年轻人塞进南方市来,真是为了将市里的经济建设工作搞起来?他有多少能耐,我可不信他们所说的在柳市那边如何如何,那些宣传上的东西,都是省里树立起来的,谁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李老,这个可不好说。就在前不久,据说省里的两个大公司就到经开区走了一圈,说是来考察的。前几天,莫春晖等人到省里走一遭,回来后说是经开区的条件还无法达到对方的要求,要市里追加经费进行准备,如今正忙着呢。”李宇夏说,对经开区那边的事,拿出来说说,也能够转移李润的注意力,让他少受些罪,自然乐意说这样的话题。
  “经开区里之前龙向前每年不都是申请了不少的经费,也不知道龙向前往自己腰包里揣多少,每年在经开区里报销的票据就有十几万吧。如今,换一个人来,还不就是这样子,只是,这个年轻人才到南方市来,不作出些样子来,又哪有龙向前那般脸皮厚?什么叫大公司,不过是皮包公司罢了,一个公司的所有都装在皮包里,呆在身边就可到处招摇撞骗了。这样的公司见得多,到我们经开区里的,就怕连这种皮包公司都不是啊。”李润言下之意,就是指杨秀峰在故意请人来表演这一出戏。

  “不过,经开区的莫春晖、市政府的丁启明等人干劲很足,很有种干一番大事业的劲头呢。”李宇夏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