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93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下,腾云表示要秘书将材料复印一份,交送赵立城。赵立城见腾云这样做,心里顿时就不爽起来,可这时候还真不好办,要是表示出不满来,腾云将案子不肯交过来而让他的人去操作,那就会更加被动的。
  拿着复印的材料,赵立城眼睛也很毒,回到办公室里将材料看完,也就知道这样的事情在实际里肯定是发生了的。只是,如今唯有寄望于尽快地找到洪峰,能够在田文学开口之前将案子接过来。至于要不要办理田文学,那都等上面再给出明确的意思了。
  洪峰也是老纪委,在整个市里要怎么找他,确实是不容易的。主要是事先都没有留意到。平时里洪峰很低调,来不来办公室也都不会引起谁的注意,以至于这些天在市纪委里消失,都没有给人注意到他的异常。此时要收集他的行踪,难度就大了。而且,以洪峰的经验,他真要收敛起自己的行踪,会更难以查到的。
  赵立城在办公室里等,心里虽说也很急,怕将事情办砸了,但也是急不出结果来的。洪峰已经将田文学带走,而他身边还有市纪委里的另外三个人,这三个人平时在单位里也很边缘化的,却不料给洪峰收拢在身边了。当然,也有可能这三个人是在执行洪峰私自下达的指令,他们就算不想做,但在纪委里的纪律而言,那就是在执行任务,是没有条件可讲的。
  洪峰是逃离了南方市还是就匿藏在市里抑或在下面县里的某一个角落,此时也都不清楚,赵立城在等着,也在思谋着。此时,才觉得自己对洪峰这个人似乎太生疏了,平时对他进行压制,洪峰都没有什么反击和抗争,也就使得对他太忽略了。怎么样来推演洪峰的藏身之地?还真找不到谁来讨论,才能有更明确的思路。
  两小时里,陈丹辉就打来三次电话,但赵立城从外面接受到的信息却是很少的。在市里,也不可能哟内蒙古拉网式的办法来搜找洪峰等几个人,估计他们是在某一家宾馆等,包了两三间房,之后住进去,对田文学进行审查。这样的事情,赵立城自然知道,下面分头搜找的人也知道。就因为这样,洪峰肯定会在出去之前就预设好种种情况了,在市里,要找到这样住宿客人,宾馆也未必就肯将客人的信息透出来,还有种可能,就是他们先准备好了,在市里或某处租一套房,那就更加难以找到。

  不过,案子的落脚点在溪回县和折坳镇里,镇里对他们的工作非常地配合,很快就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也得知了洪峰等人早在一周之前,就有人在折坳镇那边偷偷地潜伏收集材料了。只是当时也都没有惊扰到镇里的人,想来,也是镇里有人在给他们做掩护吧。
  折坳镇的镇丨党丨委书记张为很怪异,突然之间全家人都走开了,家里锁着,好些天不在。之前,镇长知道张为是到柳市那边去看看,有常务副市长开口了,他心里就算有些妒忌,也不会多什么话,县里县委书记滕丹也不对这事多说什么,但如今见到张为的家人都离开了,也就足够让人起疑。
  折坳镇镇丨党丨委书记张为的情况汇报到市里,赵立城对此没有太多的想法,但张为肯定和这个案子有关是必然的了,只是,张为到柳市那边去,市里要不要派人将他带回来,得请示市里。陈丹辉知道这一情况后,知道张为的离开是杨秀峰一手安排的,张为到柳市去,是不是真就是像他所说的那样,单纯是因为要对干部进行培养才过去挂职?和张为一起走到人患有另一个,也就可以让滕丹先联系那人,看看他们到柳市那边的情况。

  心里隐隐知道,张为的挂职,只怕是杨秀峰故意安排,那举报田文学在折坳镇的人不就很明白了吗?随即,又传来另一个消息。滕雪的父母滕会和佳慧两人也在昨天先一步给人接走,看守所里有人从内中进行掩护,至于给带到哪里,却是没有了踪迹。
  这些事情都表明一点,对方是在溪回县折坳镇的案子,对方已经做了比较周密的部署,绝对不是杨秀峰口中所说的那样,他和洪峰偶然在折坳镇撞见,要不就是洪峰处心积虑地策划,要不就是杨秀峰在背后支持和谋划这一起行动。
  心里的天平很自然地将这一案子背后的真正谋划着,着落在杨秀峰身上。他到底要做什么?洪峰和杨秀峰又是怎么联系在一起的?两人之间的最终意图何在?单凭洪峰这样一个给压制的纪委副书记,是不可能有这样的胆气的,特别是将张为安排走,更是显出了他们事先就精心地谋划过了。但洪峰在折坳镇和溪回县那边出现,也才一周,那么到底是什么时候就开始谋划了?
  陈丹辉还是揣测不到杨秀峰的最终目标,这让他很暴怒,不知道对方的目标是什么,也就不好揣摩到对方会用什么样的招数接着往下运作。自己直接少到杨秀峰面前去,或者用市委书记的权威或者用自己掌控着的市委常委来压制杨秀峰,让他感受到压力而屈服,此时,一时之间也没有很有效的做法。

  经开区那边上可以做一些工作的,比如将之前答应的经费抽回来。可莫春晖等人现在还会不会听?财政局那边肯定会听自己的,唐玉对杨秀峰自然有胆气也有立场站在杨秀峰的对立面,可之前答应的经费,在杨秀峰下去调研之前就划拨了,如今还会剩下多少?这一处也是他先就有了预设的吧。
  对经开区也不能够逼死,逼死了会让杨秀峰在这个案子上做更多的手脚,会更难收拾吧。对田文学是不是给判了或给毙了,对陈丹辉说来都没有什么想法。关键是,案子不掌控在手里,田文学要是感觉到他没有生路了,会不会将李润给咬出来,算是他立功减罪的手段?人到那种境况下,还有什么做不出的?
  滕丹有了回信,说县里另一个干部和张为一起到柳市那边,他们在两天前就到地方了。之后对方就将他们分开,如今他在一个县里,挂职参与县里的经济建设工作。但张为的情况就不清楚,两人已经分开,虽说可以联系但他也不好就到张为那边去看的。柳市这里,对领导干部的工作纪律要求比之普通干部要更严厉一些,到柳市后,这笔就先提出过要求,在工作过程里,如果不能够遵守工作纪律,会将挂职干部送返原单位,在工作鉴定上会如实地写出干部的表现和送返原因。

  滕丹也联系了张为,却没有将县里和市里的情况表露出来,张为在电话里所说,与另外一个干部所说口径一致,但他在另外一个县里工作。在工作中,私人电话也是有要求的,张为在电话里不肯和滕丹多少,只是表示了对组织关怀的感谢,他一定会在挂职期间好好地作为自己的工作,进来地多学习柳市这边的先进经验和对今后工作有进益的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