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9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话自然是在警告杨秀峰的,黄国友等人就算会往外说,也不会将事情说得对田文学不利。而杨秀峰就有可能给媒体进行通报,甚至将媒体的人找来。之前,杨秀峰就透出这样的话了,陈丹辉在这里警告一声,从市里的大局利益而言,那也是他作为一把手应该说的话。黄国友随即也就表示了对陈丹辉的支持,表示对这样的案子还是市里先查,查清事实之后,市里也绝对不会对犯罪分子进行包庇的。

  杨秀峰没有说话,脸上淡淡的笑,让人看出那种超然之态来。
  其实,在市里的工作,今后杨秀峰也还要黄国友等人的大力支持,市委对经济建设工作的支持也分不开。大家都会保持着那种尺度而不会太过火,才是领导之间的那种共处。
  临走前,陈丹辉要腾云尽快联系到洪峰,将案子接过来。腾云应下来,杨秀峰也不作声。至于陈丹辉怎么样揣测自己,也都不在意的。杨秀峰走出办公室来,心里就在冷笑,腾云怎么可能找到洪峰?连自己都难以找到他,也就用另一个隐秘的电话号码进行联系,此时,洪峰已经带着田文学走在往省城的路上,而省纪委在田成东的安排下,也会派人参与这起案子,市里这边会有多少反应?等腾云找不到洪峰后,该有更大的风云吧?只是,倒是自己也将一切都推开,而洪峰今后有省纪委的人出面作证,也就不再是违法行动,腾云就算记恨还能够怎么样?

  李润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真是让人期待啊。
  第17章:坐不住
  见杨秀峰走后,黄国友和腾云等人也都站起来往外走,虽说之前跟腾云交待了要他立即联系洪峰,将案子接过来。腾云也答应得很好,可陈丹辉见这几个人站起来走,走得很轻松的样子,心里哪会踏实?就想将黄国友等人教主,但转而想,这些事情又怎么说出口?对田文学的维护,是基于对李润的维护的。有人动田文学,李润肯定不会就此放手,以他的性子,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了。
  心里就在想,要是在溪回县的血案真是田文学所为,他自然就该伏罪的,但只要的案子就只能局限在杀人这一方面,其他的事情就不能够扩展。这样的事情又怎么能够说出来?黄国友等人自然会知道将失去扩展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扩展之后会牵扯到什么,谁都无法干净抽身离开的。李润或许会给弄倒,但他已经退休,按党和政府的惯例,是不会对李润再有什么追查了的。市里也会维护着他,再有,京城里的老领导也会在关键之时为他说话吧。

  对李润而言,或许就是面子上的问题,实质上说不太可能真动了他的。但闹大之后,省里会对南方市做什么用的调整,老领导也就不好再多说话了吧。对陈丹辉和黄国友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将两人只要调离南方市,也就会变成了无根之浮萍,谁都可以来吹一把。而在南方市里,谁会来主政?主政的人要是想对他们或之前身边的人进行清算,就很容易的。这种局面就是大破败,其后果之严重,会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作为阵营的核心,这一点危机还是能够看到的,当然,或许,省里能够看在老领导的面子上对南方市不这样大动,但最差的局面还是要预测到才是。
  不能将黄国友等人叫住,心里也不太急,感觉到黄国友也有这样的危机意识的。当然,在找洪峰的过程中,腾云会有什么样的态度,此时却是看不出的。之前,大家面对面时,腾云的态度就有些暧昧,不肯直接站在杨秀峰的对立面而明确地支持自己。
  等众人离开,让秘书宋盼去送到楼下去。陈丹辉也就急着抓住电话给市纪委里的赵立城打电话去。赵立城在市纪委里很有些话语权,有之前在市里强势的陈丹辉力挺,平时不时地跟腾云叫板,在市纪委里的权力也重。这时,对洪峰那边交待赵立城来办,腾云只会心里更喜欢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不好将赵立城就叫过来,当面说这事,而材料又交给了腾云,使得陈丹辉只好在电话里将情况说给赵立城得知。赵立城虽没有听得太细,案子发生始末也没有完全知道,就表示一定会将洪峰带回市里进行严肃处理。至于田文学的案子会怎么样,这时也不用提及。
  赵立城当即就先打洪峰的电话,对方手机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赵立城没有再拨打。身在纪委里,自然明白洪峰是将手机调整为这种状态,在南方市里,确实有些地方是没有手机信号的。比如在山区,或者在高层楼的深处、地下室等密闭较好的地方。

  无法确知洪峰的位子,赵立城当即叫身边的人对洪峰进行侦查追踪,也没有说明是什么事情。下面的人知道要怎么做,自然会分头去执行追查。
  赵立城给陈丹辉回了个电话,将这边的情况进行了汇报,随即,就主动去找腾云,要将那份材料弄到手里,这样才能从材料里找到更多的有利于追查洪峰和办理接下来案子的机会。
  到腾云办公室去,知道他会在那里等着自己,两人在市纪委里这些年来也是在不停地斗法,使得彼此之间都很熟悉对方。敲门进去,这一次赵立城有求于对方,自然会将态度放得好,招呼了后。腾云说,“立城书记来了,正想请你过来呢。”
  “书记,我已经知道洪峰的事情。纪委是最讲纪律的所在,对这种目无法纪,私自办案,那不是要将我们纪委弄得一团糟吗?书记,我有个提议,一定要以此为戒,在境外里好好地整顿风纪,对有违纪律的少数人员,当严肃处理绝不能手软。”
  “是啊。”腾云说,在这个问题上他自然是赞同的,要是不对洪峰进行处理,今后谁都不听招呼,在下面乱来那真是乱套了的。纪委虽说名义上是独立办案的,但实际上还不都是要听市委的?至少要服从市里主要领导的决策,而不是看谁在关注着是不是有违纪行为。不听招呼的纪委,那不可能在市里能够立足,同样,在其他地方在其他级别和等次的纪委部门,也都是贯彻当地同级别的丨党丨委的意志。

  不听招呼的,自然也就无法坐在位子上,像洪峰这一次的私下行动,不仅仅是违纪,也可以说是违法。纪委的工作是在丨党丨委的领导下,领导指派之后才能够对某些事情进行工作。当然,纪委也有一定的工作弹性,比如腾云要是先得到举报信后,就可以先对田文学进行工作,之后拿这样的事情在市里换取一定的待遇或政治上的利益,也是市委能够接受的事。纪委工作的弹性,必须在主要领导的控制范围里才行,超越这一范围,那就等着让人收拾吧。

  腾云和赵立城心里都明白,不论田文学是不是真的就杀人了,但洪峰都会因为他的行为而将职位完全丢掉,会背多久的处分,会将他的工作怎么安排,此时也还想不出具体的,但绝对不会再留在纪委体系里了。
  赵立城随即就说到了溪回县的案子,材料在腾云的手里,但他也不会就直接交给了赵立城。材料落到赵立城手里,他会将这些材料改成什么样子是不难想象的。对腾云说来,案子怎么样不很在意,但这不也是一个契机?有这份材料在手里,今后对赵立城始终就掌握着一个攻击的后手,甚至,对陈丹辉也是留下一个软肋,扣在自己手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