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9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丹辉见腾云不肯接招,也就无法在回避,杨秀峰要是将话说清楚了,他就会更被动的。对于材料里所说的案子,是不是事实,在座的人谁心里没有数?但怎么处理,就是政治上层面的问题了。陈丹辉不得不继续说,“对这份材料里所反映的情况,我有两个感受,在这里当着各位领导的面也就先畅言下自己的看法。一是材料里的案子要是事实,市委和我个人的态度都是坚决支持彻底追查,犯罪事实清楚之后,坚决而果敢地从严从快地惩处这样的犯罪分子,给人们一个交待。这个态度不仅是杨市长有这样的冲动,相信没有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这样做的。大家说是不是?”

  陈丹辉说到这里停一下,但却没有等其他的人表示,又说,“第二个感觉,就是看了这样的材料后就产生一个怀疑,在溪回县真的就发生这样一个案子?就如同腾云书记所说的那样,从材料看很多证据不足,可以说,没有最有力的证据说明真发生这样的罪案。对田文学副书记这个人虽不是很熟悉,但也还是有所了解的。之前在李润市长身边工作,成绩不错,为人和工作能力也都是经受过组织部门考验过的。在溪回县当真会变成这样不尊法纪、穷凶极恶的人?这样的变化似乎太突然了,太突然的变化,可信度就小。当然,这是我看了材料之后的感觉,对与不对,还要事实来检验。”

  说到这里后,陈丹辉觉得自己所表达的意思完整,也能够站得住脚了。就算最后查出来田文学确实是做下这样的案子,和他今天的质疑也没有太直接的关联。质疑没有错,自己不是说了还要以最后查实的实据为最终结果吗?
  说后就看着杨秀峰,看了一会,见杨秀峰没有要回应他的说法的意思,就说,“秀峰市长,你觉得腾云书记说的是不是有道理?”
  黄国友一直都不说话,腾云和杨绍华也就不表示什么,就算陈丹辉用自己为挡牌,腾云也不辩解。之前,腾云的话也都可以经得起大家那个的,陈丹辉要怎么样理解,怎么样偷换概念,都无关紧要。说服杨秀峰和对杨秀峰进行打压,那是双方都想做的事情。杨秀峰和洪峰在一起要是将这样的案子做出来,不说会不会牵连到大家,拔萝卜带出泥,这样的合作真要成功了,今后还不可以再找下一个目标?这样的局面是绝对不能够容许的。

  见陈丹辉点自己的名,杨秀峰心里冷笑了下,也能够揣摩出其他人的那种心态。当下也不急于回应,将办公室里的众人一一地看过,见这些人也都不肯和自己直接对视,就连陈丹辉直接问自己话,都不敢看过来。说,“书记,你觉得有道理吗?”
  杨秀峰说着也不看陈丹辉,而是看着腾云,说了书记。但什么书记却没有说明白,可理解为是他问腾云,也可以理解为是对陈丹辉的直接反问。腾云却不说话,似乎两人问题都没有听见或与他根本就没有关系。
  陈丹辉见杨秀峰这样,脸更阴更黑,但也知道不可能直接和杨秀峰为这样的事挑明了来说。就算自己真的要维护田文学,也不能够让杨秀峰直接地抓住把柄,这样自己进退之间都不会失措,今后也才更好把握这一事件的进展。
  杨秀峰也不想和陈丹辉在这时候就直接对峙,没有进一步说刺激他的话。可之前杨秀峰就是活过,要洪峰将田文学给抓捕了,只是现在情况怎么样,是不是洪峰就行动了,杨秀峰心里有底,但陈丹辉却心中疑虑担心。洪峰在背后真要是行动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腾云书记,这份材料还是交给纪委来处理,你看是不是专门成立一个专案组?如有必要,市委办和市公丨安丨局等也都可以抽调人手来协同办案。”陈丹辉说,虽是在和腾云说话,但却更多地看着杨秀峰。
  “丹辉书记,纪委的洪峰书记在这个案子已经做来不少的工作,进展也很快,目前应该对田文学进行了控制。腾云书记,纪委那边对这个案子会怎么看,还是等有了进一步结果再说吧。如今,溪回县里还没有太大的动静,要是舆论媒体得知这一事件,进到县里去查访,市里和县里都会非常被动的。一个十四岁的未成年少女,竟然就这样死在我们恶魔一般的干部车轮下,这样的事我们要等田文学自动来向组织认错吗?”

  如今,政府和丨党丨委最怕的,也就是媒体参合到地方发生的事件中。上次在经开区的问题上,杨秀峰就是利用了媒体的力量,将经开区的一些阻力给扫清了。此时,他提到媒体,自然是在威胁陈丹辉,只要他强力干预此案,媒体那边会怎么样做,也就可想而知的。南方市自然经受不住这些,这样的惨案,只要捅到省里去都不得了,到时将案情一步步揭开,再有杨秀峰等人推动,市里回事怎么样的光景?

  杨秀峰这次直接点了田文学的名,直接将田文学看成罪犯,虽说在某种角度上说不符合的,可这时要打击陈丹辉,也要让腾云不敢在省纪委里乱动,也就不顾这些了。陈丹辉等人自然不会在这些言辞上,扣住杨秀峰的不是。
  陈丹辉不肯说话,脸上仿佛就要滴下污水一般,他知道杨秀峰不会按照一般的方式出牌,对体制里的一些规矩,不会放在心上的,心里倒是担心杨秀峰真会再次将省里的媒体找来,这些嗅觉灵敏的记者,对这样的案子追查起来会很起劲的,更不要说这些人可能就是杨秀峰的朋友。但要怎么样将局面控制住,却又不会过于激怒杨秀峰?一时之间还真想不到。听杨秀峰的语气,威胁已经给洪峰带走,那么,田文学会不会在洪峰的各种手段面前而吐露出那些事情?

  “秀峰市长,对田文学是不是犯下罪行,如今还不是我们就给出结论的时候吧。我只相信一点,那就是事实。洪峰是省纪委的副书记,但在工作上这些年来表现就很不好,说句批评同志的话,腾云书记在他的问题上就是一味地退让,才使得他的组织观念薄弱。当然,腾云书记也是本着好意,想让他自己能够觉悟。如今在这样的案子面前,证据都还没有充足,就对一个县里主要领导进行组织手段,市里领导包括省纪委的腾云书记都还不知情,这样的行为是什么?又说明什么?都值得我们好好反思。同时,洪峰同志重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对田文学说来说组织对他采取措施,还是洪峰个人对他进行的行为?”陈丹辉此时就揪住洪峰在行动之前,没有给腾云进行汇报而大做文章。话里话外,显然是想表明了这样做的后果要洪峰自己负责,也在跟杨秀峰交了底,市里对这样的行为会集体反对的。

  “腾云书记,你看能不能和洪峰同志联系上?市纪委是一个集体,更是在市委领导下的一个职能机构,不是自由市场。请你尽快和洪峰取得联系,市纪委也应该尽快地接受调查这一案子,给市里给县里也给材料了的滕雪一个清清楚楚的交待。”
  这番话还是要说出来的,陈丹辉觉得自己已经给逼到无处可退的边沿了,不敢直接对着杨秀峰乱发脾气,也不敢给杨秀峰太大的压力。只要市纪委接手这案子,今后案子的走向也就可以控制了。具体操作,最多就给黄国友那边让出更多一些的利,相信黄国友在这一的关键环节,一定会识大体顾大局的。两方之间该在哪些方面争,又该在哪些方面妥协甚至合作,各人心里也都有尺度和默契的。
  陈丹辉见杨秀峰没有说话,又说,“至于这个案子,市里暂不做结论,目前也不向外扩展。传出去后,外面的群众不知道真相,会让市里很被动的。在这里先以丨党丨委的名义强调一点纪律,谁要是传扬出去,是要负责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