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9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完材料,黄国友将材料转交给腾云,这样的事情自然要先让市纪委书记得知的。按说腾云早就应该知道这一案子了,但他显然是不知道的,就说明了洪峰这一个人的组织观念上错的。但这时也不好来挑这个问题,就算人人都知道洪峰为了接近杨秀峰才做这一案子的,那又怎么样?这样的案子,也不是就能够轻易地否决的,杨秀峰会不会往省里捅,目前看来还不会,但市里的决定要是让他感觉到太生硬而无法接受后,情况就不同了,这种事情捅到省里,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对于黄国友等人还是有所知的。

  省里如今的斗争也很激烈,将杨秀峰放到南方市来,不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么。只是,黄国友知道子在省里有着直接而强劲的保护,陈丹辉更是有人在京城里说话,只要张浩之还在精彩里,就算不任什么职务了,但老人的威信还在,他的护犊之情也就不会消退,足以保住南方市这一片天不会有太大的变色。
  “腾云书记,你也看看吧,市纪委要发挥作用啊。”黄国友说一句,将材料交给腾云,与此同时,也和陈丹辉交换了下眼神。
  杨秀峰将这一些都看在眼里,知道接下来会有很激烈的斗争,但也预计到市里这些人会有什么用的反应的,这样的事反复推演过了。心里也是笃定着,看一个个的反应。黄国友会有什么立场,之前还不能够完全有把握,但见到他和腾云之间的表示,也就完全明白。此时,他们对自己或许不会太怎么样,对洪峰只怕在心里都想着要扒皮抽筋地煮着吃了才甘心吧。
  在南方市里,利益的网络太紧密,随便牵一丝都会拉扯出一大团来,甚至会拉扯到市里的主要领导。而田文学的身份就更特殊一些,陈丹辉会死力保他,黄国友也不希望田文学出事吧,将其他的事情牵扯出来,对谁都不好。
  时间似乎就停滞下来了,大家都思路似乎也都停顿着,可大家也都知道,各人都在盘算着要怎么来应对面前这份材料。要是没有杨秀峰在,他们情愿将打火机按燃,将材料就付之一炬吧。
  “怎么样?腾云书记,你是我们这些人里的专家,最有发言权。”陈丹辉等杨绍华将材料看完,转交到他手里后,一手握着材料在另一只手里轻轻掂量着,似乎在感觉着手里材料的份量。说话时将自己的情绪压制着,却能够听出他的一些用意来。陈丹辉敢这样直接跟腾云说这话,也是闲就看到了黄国友等人的态度。
  “书记,案子表面上看来很惨,凶手也很残忍。只是……”腾云说着就停下来,看着陈丹辉也看了看杨秀峰,似乎不好说自己想法似的。
  “有什么想法就说吧,你最专业,也最有发言权。”陈丹辉说。
  “从纪委办案的角度来说,材料里体现的案子还欠缺很多证据,特别是没有最有说服里的证据啊,不好办。这样的案子交到纪委后,一切工作都还要从头做过……”
  “我也有这印象,有一种片面之词的感觉。”陈丹辉说。
  第16章:暂不结论
  见陈丹辉要自己发表对材料上的案子的看法,腾云之前就得到了黄国友的暗示,知道该怎么来对待,当然,他作为市纪委的一把手,手下有洪峰这样背着干私活的人,心里也是纪委不爽,脸面也大为难看,其他人就算不说,心里自然会对他不满的。陈丹辉会有什么不满,腾云不会在意,但黄国友会不会也不满?
  看着陈丹辉,腾云在斟酌着用词,“从纪委办案的角度来说,材料里体现的案子还欠缺很多证据,特别是没有最有说服力的证据啊,案子不好办。这样的案子交到纪委后,一切工作都还要从头做过……”腾云此时不会对案子的真实性做什么质疑之类的事,但单从材料上上来看,这些缺陷确实真正存在的,提出来,即可给陈丹辉交差,也不会让杨秀峰惦记着不放。省里会不会给杨秀峰另外什么承诺,谁会知道?腾云自己也感觉到田文学这次玩过头了,十四岁的女学生的生命就这样在车轮的反复碾压下失去了,说一句丧心病狂那也是确实啊。但一切都不会以实情或推理来看待的,而是要讲证据。田文学要是在县里将一切证据都消磨一空,这样的举报和材料对田文学说来还当真难以就动他的。至于今后会有怎么样的推演,腾云自然不会为任何人去负责,只是这时候所说的话,却要留下余地,才不会让自己到时给逼住就好。

  “我也有这印象,有一种片面之词的感觉。”陈丹辉说,接腾云的话继续说,从意思上就是将腾云的话按照自己的理解讲给大家听,不完全代表自己的见解,这也是陈丹辉所要的效果。不可能直接来否定材料里的事实,不管情况怎么样,也都不好直接就否决的。但借腾云的话将自己的意思说出来,杨秀峰也不好抓住他什么大的把柄。
  定性似的一句话,让黄国友等人也都轻松不少,这句话就算是借腾云的话往下说后所得出的结论。但终究是陈丹辉说出口的,腾云的话没有什么明显偏向,就算有那也是个人从不他的角度来看问题后引起的效果。
  陈丹辉说来后,先停一下,似乎就是在理解腾云的话里更多的含意。随即,转而对黄国友说,“国友市长,你觉得呢。”黄国友没有回应这个问题,而是看着杨秀峰,陈丹辉又说,“秀峰市长,你觉得呢?”
  陈丹辉这样做,也是杨秀峰之前就有预料的,但却没有想他当真会做出这种无赖似的技俩来,要是为其他的事情见陈丹辉这样做,一定会笑得出来,但为了滕雪的血案,他实在是无法拉动脸上的肌肉。自己也不认为自己就是好人,可杨秀峰觉得自己心里是有底线的,这条线,之前在钱维扬身边期间,或许还不够明晰,但现在自己心里是很清晰的,回想自己也做过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对此也没有什么后悔不后悔可说,但自觉地始终没有超越过那条底线。心里有愧疚的,只怕就是对梅霜之前做过的事了。

  此时,在市委书记的办公室里,见南方市这一帮子市里主要领导,市委常委里的排名最靠前的五个人,在面对一个十四岁女孩在残忍地反复碾压下夺去生命的事实面前,居然还能够这样玩着心眼,杨秀峰觉得今后自己对他们确实没有必要再做出争取这样的事。
  “书记、市长,各位领导,当时在溪回县里撞见了洪峰,看过材料后可能有些冲动,我当时就跟洪峰书记说过,先将罪犯控制起来,以免再危害人民。这种已经不能够称之为人了的,党和组织就算给他暂时蒙蔽,但最终的归属就是以死谢罪,向死者和死者的亲人谢罪。”杨秀峰说的很坚决,很慢,让办公室里的每一个人都听到了的。
  陈丹辉的脸色就明显地黑了,这话说得可难听。你一个常务副市长对市纪委的副书记发话,心里还有没有市委书记?现在说冲动,显然不是这么回事,是不是处心积虑就因为田文学冲撞了他,才这样做的?这时也就在心中打一转,不会说出来。
  没有看杨秀峰,就像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样,陈丹辉看着腾云,说,“腾云书记,是不是纪委在好好研究研究这份材料?”
  “唔……”腾云不清晰地表示了下,之前自己说话就很注意,这时,陈丹辉下将矛头拨向自己,腾云哪肯接招?
  黄国友也不说话,而杨绍华更是一副坐在岸上看人游水的心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