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8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与陈丹辉等人相斗相争,双方在利益分割上虽说都想得到更多的那一份,可彼此之间都是有一个度的,这样的默契早几年就在实际中摸索出来,各自心中也都有那一条底线,特别是在全市的这个大盘大局里,腾云也是接近核心决策者之一,这种大局观也就更加清醒一些。

  相对而言,杨绍华在办公室里就轻松多了,办公室里有三人都是自己阵营里的人,黄国友是老大,自己只要听他的就足够了。血案之类的事,该公丨安丨局去处理解决,要是设计到领导干部也有腾云去伤那个脑筋。倒是提到洪峰这个市纪委的副书记,杨绍华还是有一点记忆的,他在市纪委里两边都不靠,一直都给压制着,这次站出来只怕是要向杨秀峰这个新来的市委常委表明自己的立场,选一个人跟着,来改变自己在市纪委里的生存状态吧。做这样的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玩政治不就是这样吗?谁都会玩,只是,洪峰这次这样做,只怕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说陈丹辉会不会同意将案子办下去,腾云会让洪峰来负责这样的案子?不可能。谁的地盘里会容下这样的事情?对于腾云的性格他是很熟知的。而杨秀峰想要借助于的案子在市里要增大话语权,那也必然会招致双方联合进行压制。省里将这样一个常务副市长调来工作,在经济建设工作上大家不好不给省里的面子,但其他领域里想说话,那会坚决抵制的。这和原则不原则都没有半点关系,原则也就是一个借口,这样的借口将杨秀峰所有的招都会给**,有力也无处使。

  当然,杨秀峰可以到省里去哭诉,但经济建设工作之外的事,你伸手进来就先不对了,干预纪委的工作这顶大帽子盖下来,省里也不会直接进行支持的。这样的事情不难想象,杨绍华倒是对杨秀峰有些感觉,觉得他还是太心急了,也少了些斗争经验。就算要扩大自己的话语权,像之前所作的,选人到柳市去挂职,这一招虽说慢了些,但很管用的。基层的人或处级的领导,就算站队也不会像厅级这般,跟定了就不会做什么改变。

  陈丹辉将材料看完,合上,没有就递给谁的样子。黄国友等人心里虽急着知道是怎么样的一个血案,但也不会太表露出来,这种事终究会知道的,这点涵养和定力还是修炼出来了。大家也都表现出似乎在等一把手说话的样子来,其实,也都是要看陈丹辉会怎么样来表演。
  闭目想了想,陈丹辉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向杨秀峰。黄国友见他这样子,心里在冷笑。对陈丹辉这个人他是太熟悉了,每一个动作代表什么意思,也都是他所熟知的。很有耐心地等着,平时黄国友对下面的人从没有什么好耐心,但在陈丹辉面前却总结出只要自己有足够的耐心地看着他表演,既能够看到精彩的表演从中得到乐趣,十字架今后在处理事情上进行借鉴,还能够轻松地让陈丹辉露出自己的底牌。之前之所以给陈丹辉压制着,那至少有大半都是李润这个老不死的,依赖着老资格撒横,黄国友也真是拿他没有有效的办法来应对。如今,李润不能够参与进来,陈丹辉那些招数也就完全失去了最得力的一环,显得像瓷器那般好看但极容易给击碎的。

  黄国友心里一点都不急,陈丹辉也是这样,说明他心里正在想对策,而且是异常地棘手。杨秀峰到市里后一直都不发难,黄国友也就觉得他会做出一件事来,使得自己在市里有自己的说话机会。只是不知道他是选在什么角度而已。此时见陈丹辉这样子,心里也就明白。杨秀峰会不会借此往自己这边靠,黄国友没有多大的指望,总要等他在市里折腾累了,碰壁疼了,才会想到该选一阵营才会有自己的立足之机的。到时候,不用自己多费劲就会给招揽过来了。

  看着杨秀峰也是一派风波不起的表情,黄国友觉得自己对杨秀峰该要做出什么样的挤压,但有不会伤到他太多,今后才能够更好地合作?杨秀峰其他的不说,他身上有着省里的光环,在柳市那不的工作不管怎么样,至少有人力挺他,才会给宣传出来的。这些东西也都是资源,今后可以给自己所用的。
  看到了材料,黄国友心情一下子就重多了,从内心里说,他是相信材料里所说的都是实际上发生的事。但是,但是材料里的主角却是田文学,使得整个事情就复杂了。李润在退下去之前,黄国友曾想过要从田文学入手,好好地震慑一下李润,腾云甚至都收集到不少的材料,可黄国友最终还是不起做。他所考虑的也就两点:一是李润会有什么反应,不用试都知道田文学这样的人,对李润所作的事会掌握不少的,他才有这样的胆气在市里活跃,对田文学下手也就是对李润下手。李润气急败坏之下,会有什么动作回应,黄国友觉得自己是在无法掌控的。二是动田文学或许可以镇住李润,但陈丹辉会有什么反应?最主要的,在南方市里大家都清楚对方的利益需求和利益点在哪里,能够收集田文学的材料,那陈丹辉也能够让赵立城收集他们中谁的材料,这种伤人伤己的做法是不对的。

  田文学在市里是很讨厌,张狂、大胆有贪婪,可他有李润在背后力挺着,或者说,李润也是因为有田文学这样一个秘书,才能够在市里捞得更多,抢到更好的机会。对于即将要退下去的李润,完全没有必要再收敛了,田文学也就是他最好的代言人——**裸地对所有的人索要利益。
  但这份材料里,将田文学所作的一些恶事,主要集中在田文学对于溪回县折坳镇一个十四岁的女学生所坐下的血案,进行了举证。证据虽说还不足,比如,滕雪的尸体在哪里都还没有见到,比如证人证词也都没有在材料里出现等等,这一切也都说明了,洪峰等人在背后进行调查中,效果并不好,进展也不顺利。这样的案子拿出来,最多就是那个警示一番田文学,真要将他拿下的可能性不大。
  看着材料,黄国友心里也就有了底,知道自己该有什么样的态度。陈丹辉对这材料肯定会极力地掩饰,田文学和陈丹辉之间的关系不会太深,更不会直接涉及到利益往来的吧,就算有,那也不会很多的。但李润却不一样,李润和陈丹辉之间的关系也不一样。没有李润的支持,陈丹辉也就不可能在市里站出来,李润之前跟在张浩之身边,陈丹辉虽说和张浩之的亲缘关系更近一些,但从情感上看李润就更好与老领导沟通的。不论从哪一个角度上说,李润不能有什么问题,也就必须要保住田文学的。

  田文学一旦出事了,会不会将李润的事都包住?在生死之中,谁都不敢保证田文学不会乱说话来找机会生存下来。这样的事,谁敢赌这一把?黄国友觉得自己此时更理解陈丹辉的心。也觉得自己在这时最好采取观望的态度才是对的。真要是将李润动了,会牵涉到市里多少人多少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