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440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不满意地说:“你要有所表示,我还有二十分钟要离开了。”
  陈雅一脸无奈,漠然地望着张清扬,突然说道:“那你要我怎么样啊?”
  张清扬苦哭不得,娶了这么个没情趣的老婆也真够要命的了。“那个……”他想了想,指着自己的嘴巴说:“你亲我一下,好不好?”
  “不好。”陈雅摇摇头。
  “为什么啊?”张清扬不依不饶地捏着她的手。
  “昨天晚亲过了啊……”陈雅说出了一个自认为很充分的理由。

  张清扬差点气倒,没好气地说:“你昨天晚吃饭了,今天早不还要吃吗?”
  “那不一样的,”陈雅摇摇头。
  “我……”张清扬还想说什么,可楼下突然响起了车笛气,他知道彭翔来接自己了。张清扬大感无趣,郁闷地说道:“好吧,那我走了,你……照顾好自己。”
  “嗯,你早点回来。”陈雅也站起来,然后好像做出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说道:“等你回来好不好?”
  “好,我可记住你的话了!”张清扬爱怜地摸了下她的小脸,不舍地离开了。陈雅跟在他身后追出来,直到把他送车,这才回到屋内。
  两个小时之后,张清扬同巡视组的同事坐了飞往西海省的航班。根据第四巡视组的安排,他们把第一站定在了西海省。飞机缓缓在云层穿梭。张清扬看着旁边闭目眼神的向副书记,张口想说点什么,但终于没说出口。

  在此时,向副书记睁开了眼睛,微微一笑道:“我没事,不用管我,身子骨还能挺住。”
  “您老身体是好!”张清扬笑了笑,没想到向副书记看出了自己的关心。
  “清扬啊,要出来这么久,是不是想念小雅啊?”向副书记饶有趣味地问道。
  张清扬老脸一红,讪讪地笑,摆手道:“我们都习惯分开了,工作需要嘛!”
  “呵呵,你啊……不老实!”向副书记伸出手指指着张清扬。
  张清扬一阵无奈,真没想到一向严肃的向副书记,对自己却露出了天真的孩童一面。张清扬看了下手表,说道:“向老,飞机还要飞四个小时呢,您休息一会儿吧。”
  “不要紧,我现在还很精神呢!”向副书记笑眯眯地说:“今年的巡视是体制改革后的第一次,我们要完成央交给的任务啊!过去那两件案子,你应该听说过,是我在巡视过程发现的。”
  张清扬知道向副书记所讲的那两件案子是当年振惊外的两个腐败大案,可以说是共和国腐败历史,级别最高的案子。据说查了一年半才查清楚。想到这一层,张清扬说道:“央施行的这个巡视制度很好,成绩很大。”
  向副书记笑道:“要说巡视组这几年取得的成绩,一个是推动了党风廉政建设,我们发现了腐败分子和一批有廉政问题的干部。 同时还发现了一批好的同志,给央组织部提出了建议。还有……是去年的事情,我去南方的一个省,省委书记刚刚调过去,有人写信告他,里头列举了很多事实,包括他,包括省长。我当时很惊讶,省委书记从一个地方刚刚调到这个地方,他搞腐败,这有点不可思议。”

  “我抓住他几件事进行了解,一了解,才知道张冠李戴,说是一块地,这个书记把这块地给他亲戚了,给他哥哥,一了解他没哥哥。这块地,书记还没有来的时候给别人了,跟他有什么关系?说是他儿子在一个公园里圈了一块地建了个大楼,但是经过了解不是他儿子,这个人现在抓住了,最具体两件事儿搞清楚了。因为那个地方有些人对省委可能有些意见,说话有些过头,有些事实似是而非,无生有,有的编造,这样我们在大会讲,不是随便开大会,是我们最后有个反馈,巡视组最后要有个反馈,巡视情况要给大家有个反馈,在这个会给这个书记省长要正一下名,大家反映问题是对的,对省委、省政府一直到央的领导同志有意见,都可以反映,要通过组织程序,但是有一条,要实事求是,不允许编造事实,这是违反党纪,也是违反国法的,是绝不能允许的。我们讲这个硬话,讲硬话得有根据,讲硬话不讲错话,不讲过头的话。但是硬话还是要讲,硬话是实实在在的话,是有根据的话。”

  张清扬听得连连点头,与这样“人精”一样的老干部在一起工作,自己需要学习得地方还有很多。说起案子来,他头头是道,可见对工作了解得是多么的透彻。他笑道:“向副书记,这些年您退休后又加入巡视组,估计让不少人都害怕啊!为受委屈被诬陷的干部正名也是我们巡视组的工作职责之一,我到是很想知道,如果这个干部有问题,巡视组在这期间并没有发现,走了之后反而这件事情浮出水面了,要不要追究巡视组的责任呢?”

  “你这个问题问得好啊,我年初建议头制定一个巡视条例。作为巡视组的组长,要负这个责任。如说你会有这个风险,如果出了问题,到时候你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对不起被巡视的地方,组织追究你什么责任,你也要认可,因为什么呢?你在那儿没有尽到责任,一定要受到惩罚!”
  向副书记说到这个问题时,表情又严肃起来,张清扬感觉后背直冒冷汗,笑道:“这相当于有案必破,压力太大了,我可有些害怕!”
  向副书记微微一笑,说:“拿我前几年的巡视为例吧,我不敢说我们巡视过的地方绝对不会出问题。我只能说我努力了,我在那儿没有敷衍了事。我到地方晚老失眠,为什么呢?责任在那里,最后要说话,要说硬话,不能说模棱两可的话,好是好,不好是不好,有问题是有问题。像陈xx这样的人,我挺紧张。如果我们那会儿没有这个觉悟,别人挖出来了,你说我这个脸往哪儿放?到了地方,碰到自己官大的,更不要害怕,不能像废物一样什么也不管!”

  “您老说得是啊,纪检工作对工作人员的个人素质要求很严格,如果我们个人素质不过硬,又有什么资格去查别人啊!”听了向副书记的话,张清扬满怀尊重。
  “纪检人才……太少了!”向副书记望着张清扬摇摇头,叹息道:“你啊……可惜了!”
  张清扬知道他的意思,笑了笑没有接这个话题。他见向副书记谈兴正浓,也和他谈了起来,聊了聊他最近几年在巡视工作都发现的问题,和取得的经验。
  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张清扬一行人所坐的飞机缓缓降落在西海省海安市。西海省是西部较落后的省份之一,沙漠化严重,水土流失、草原流失,在种种恶劣的环境背后,也限制了其经济发展。海安市虽然是西海省的省会,可是在空可以看到,这座城市并不发达,老旧的建筑,破败的街道,令人触目惊心。

  日期:2017-05-03 07: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