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43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姚立柱点点头,话虽这么说,但他又如何能不汇报?张清扬的话只是让他感觉心里暖乎乎的。
  办公桌的电话响了,是监察部陈洁秘书打来的,让他去一下。张清扬答应一声,对老姚说:“我去去来,你等我一会儿,回来接着聊……”
  “好吧,你去吧。”姚立柱点点头。
  张清扬起身坐电梯来到楼,发现陈洁的门口站了四位黑衣男子,一看模样知道是警卫的。他呆立了片刻,然后明白是什么回事了。他来到门口,警卫伸手要证件,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开了,陈洁推门笑道:“他是张部长。”
  警卫这才让开,陈洁引领着张清扬走进来。 他看着沙发休息的几个人,吓了一跳,突然感觉头有些大。只见沙发并排坐着三位男子,左边第一位是位威严的男子,正是纪委孙书记。间是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正是已退休的原纪委向副书记。右边的黑脸汉子,正是纪委排名第一的副书记。再加陈洁,可以说这间小小的办公室汇集了国内纪检干线的最高领导层,或者说现在这间办公室代表着国内纪委的最高权威。

  “各位首长好!”张清扬只好统一打了招呼。
  “清扬啊,呵呵……前几年成熟了不少,过来坐下,老书记想看看你。”孙书记微微一笑,摆了摆手。
  张清扬拘谨地坐在几人面前,不好意思地笑道:“是晚辈应该去拜见向老的,何苦您老人家跑过来。”
  “呵呵,你这孩子会说话啊!”向老书记哈哈大笑,声音轰轰的,嗓门很高。
  孙书记笑道:“这小子是个不错的苗子,可惜啊不会在我们纪检干线发展。我有心把他留下,怕刘老不同意啊,哈哈……”

  向副书记点头道:“哎呀,别的孩子看了我都害怕,哆哆嗦嗦,可是他不错,一身正气,还真是有刘老大刀阔斧的基因啊!”
  陈洁笑道:“我们搞纪检的,应该不怕你们这些权势人物,哈哈……向老,您说对吧?清扬在之方面不错,十分的正派。”
  张清扬虚心地摸摸鼻子,心说自己昨天晚还和贺楚涵……不知道这算不算正派。
  “嗯,哈哈……小陈说得对啊!”向老点点头,大笑不止。

  孙书记一愣神,没想到张清扬在陈洁心也有这么高的地位,当初,陈洁可是当着他的面直言不讳地表示反对让张清扬过来的。
  孙书记说道:“清扬啊,下周你和向老要动身了,向老的身体可交给你了,他有经验,你要好好的学习,多听少说!”
  张清扬虚心地点头,并没有多说话。他知道大人物不喜欢话多的年轻人。向副书记笑道:“清扬,和我在一起工作,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服从组织安排,服从您的领导,和您在一起学习,我很高兴,只是希望啊……您不要对我太严厉!”
  “呵呵,你啊……不要给我戴高帽了,你领导我才对嘛,你是组长,我是副组长,哈哈!”
  众人大笑,张清扬陪着几位老人又聊了一会儿,这才下楼来。走出这间办公室,张清扬唏嘘不已,暗想可不是谁都能有机会同时见到这几位的。纪检工作的干部,与身俱来有一种压力。据说当年向老书记去基层演讲,刚讲完,有两位基层干部捧着钱来自首,可见其影响力。
  回到楼下,姚立柱还在等着。张清扬笑道:“不好意思啊!”
  “部长找你什么事?”姚立柱问道。
  “首长来了!”
  “首长?”
  “孙书记,还有向老书记,还有何副书记,大家都在。”张清扬笑着说道。
  “都来了………是为了看你?”姚立柱内心振惊不已。
  “怎么会啊,呵呵……他们是来部里走走,向老书记提出来见见我。”张清扬谦虚地说道。
  姚立柱点点头,笑道:“这几位可都不简单啊!”
  “可不是嘛,我背后出了一层汗,那气势……别说贪官害怕,是我都害怕!”
  “哈哈……”姚立柱大笑:“张部长,我们接着谈……”态度又恭敬了不少。
  张清扬睁开眼睛的时候,陈雅还在熟睡,早五点多钟而已,天刚蒙蒙亮,厚重的窗帘挡住了窗外的亮光,卧室内仍然一片黑暗。
  张清扬顺手开了床头灯,仔细地看着身边的陈雅,两人都一丝不挂,她的一只手臂裸露在被子外面,光滑、白净,没有一丝瑕疵。她轻微地呼吸着,鼻尖处有一绺秀发,随着呼吸一起一落。张清扬看得发痒,伸手挑开,手指轻轻触摸着她的皮肤,她竟然没有醒来。也许躺在他的身边,陈雅的所有警戒都收了起来。
  今天是巡视组出行的日子,一想到要和陈雅分开那么久,张清扬心不舍,。
  张清扬六点钟的时候从床起来,到楼下一瞧,爷爷已经在院锻炼身体了。老人家年纪大了,所谓的锻炼,其实也是活动活动肌骨。张清扬走出来呼吸着新鲜空气,笑道:“爷爷,您最近的精神不错!要我看是这边的空气好!我说搬过来住,您是不让!”

  “胡闹!你从这里去班太远了,平时有空回来瞧瞧算了。”刘老笑了笑,伸起两只胳膊在空摇了摇,关心地问道:“准备得差不多了吧?”
  “嗯,都准备好了。其实也没什么准备的,是……”张清扬有些犹豫。
  “有些紧张?还是没底?”
  “可能都有吧,您也知道,这个巡视组的组长不好当啊!”张清扬站到爷爷身边,也扭了两下腰。

  “有麻烦不能处理的,和小向商量商量,他办理过不少大案,经验丰富。”刘老指导道。
  “我会的。”张清扬点点头。
  吃过早饭,张清扬又回到了房里,陈雅乖巧地跟在他身后。张丽站在后面偷笑,无奈地说道:“哎,也真苦了他们,好不容易在一起生活了半年,这又要分开了!”
  刘老笑道:“儿女情长,终究不是英雄好汉。清扬哪点都好,是啊……感情太丰富了!”
  张丽讪讪地笑,回头道:“老爷子,咱刘家的男人是不是都有些多情啊?”
  “哈哈……”刘老并没有怪张丽,放声大笑,眼前不禁浮现出过去的事情。同大多数那一代的革命者一样,刘老一生结过三次婚,前两位妻子都是被鬼子打死的,最后一位才活到建国以后,也是张清扬的亲奶奶,但是由于体弱多病,早过世了。从那以后,刘老没有再娶过,单身已经将近二十年了。想想过去的事情,刘老的心情回归了平静。
  楼,张清扬拉着陈雅的手坐在床边,十分的不舍。两人分开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这次因为在一起生活得较久,所以张清扬更加的不舍。
  “老实说,想老公不?”张清扬像一个撒娇的大男孩儿一般,哪还有半点高官的形象。
  “嗯,想。”陈雅很简单地回答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