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786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究竟怎么回事,你就不想跟我说说?”
  父亲关切的眼神注视下,刁一品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说:“现在这时候,说什么都有些晚了,说不说的又有什么差别呢?”
  “儿子,三个臭皮匠强过一个诸葛亮,你说出来听听,说不准咱们会一块想出什么解决问题的办法呢?否则,就这么等着?”
  尽管刁一品心里明白,父亲的话只不过是美好的愿望罢了,可他心里也清楚,只怕这时候,自己还有机会坐在这里跟父亲好好的唠唠一些事情,真要等秦书凯把头上那根对准自己的大棒砸下来的时候,自己再想要找机会跟父亲好好的说说话,就难了。
  刁一品从自己跟秦书凯最初发生矛盾的事情开始讲起,不紧不慢的口气一直讲到秦书凯上次在办公室给他看到的那份资料。
  刁一品苦笑着冲父亲说:
  “就算明知道眼前是个陷阱,我却还是得继续往前走,还能有什么法子呢?秦书凯现在是在跟我玩心理战术,他想要先从精神上让我崩溃,这样才能让他有那种报复的快感。”
  刁一品的老父亲听了儿子的话,不由有些呆住了,他做梦也没想到,现在官场年轻人之间的明争暗斗居然复杂残酷到这种地步,照儿子的说话,这个秦书凯副市长为了能报复他,岂不是用尽了心机。

  “不行,我得亲自找他谈谈去。”
  “你这是要找谁谈?”
  瞧着老父亲有些冲动的站起身来要走,刁一品赶紧拦下说:
  “你去找秦书凯谈话无异于与虎谋皮,他那样狠毒的心肠,绝对不会听您的任何一句话的,再说了,他身为常委副市长,您即便是去了,也很难见到他,作为领导人,每天找的人很多。”
  “那你说怎么办?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受这样的苦?”

  老父亲说着话,两只眼眶已经有些湿润起来。
  刁一品瞧着父亲的模样,心里也很难过,他小心的搀扶父亲重新坐到沙发上后,低声对父亲说:
  “我早已做了一些安排,家里有些值钱的东西都已经安置妥当了,有了那些钱,二老以后的养老应该不成问题,我的事情可能要进去一段日子,好在我也查看了相关法律,我的问题如果唐书记帮助,也就十年八年的功夫也就出来了,到时候倒也赶得及给二老伺候养老送终。”
  “儿子!”
  老父亲听了这话,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刁一品嚎啕大哭起来。

  “你就让我去求求那个秦市长,我就不信他是个铁石心肠,我一个老人家去求他放你一马,他总是要心软一下的,你就让我去吧。”
  “您别这样,是儿子不孝,这么大了,还要您操心,这样吧,我自己的事情,还是我自己出面最为妥当,我稍后就去跟他好好谈谈,就是我给他下跪,我给他磕头,我也一定想办法让他心软放我一马,行不行?”
  老父亲自顾流泪轻轻的摇头,此时却早已伤感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刁一品倒也没有欺骗自己的老父亲,他把父亲送走了,的确也去了一趟秦书凯的办公室,只不过他进门后并没有下跪,更没有哀求,因为他心里清楚,事到如今,再当着对手的面使出这些苦肉计来,只能是自取其辱。
  对于刁一品的到来,秦书凯的脸上倒也没有露出过多奇怪的神情,好像算准了他刁一品必定会过来这一趟。
  “刁部长终于还是来了。”
  “我知道秦市长不想看见我,可我不得不来这一趟。”
  秦书凯用一种相当温和的口气对刁一品说:
  “刁部长说话可就真是误会我了?我跟刁部长同事一场,也算是有几分交情,一想到以后想要在这市政府的办公大楼里时时见到刁部长只怕是件不容易的事情,所以,刁部长能主动过来跟我聊聊天,道道别,我这心里还是挺感动的。”
  “秦书凯,你卑鄙!”
  “彼此,彼此,跟刁部长比较起来,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你多次要对付我,我不过是出手一次,你就害怕了?”
  刁一品有些僵直的站在秦书凯的办公室中央位置上,质问的口气说:“秦书凯,你要是个男人,就让纪委的人把我给抓了,何必要拖拖拉拉的浪费时间?”
  “妙啊!我还真是没见过,还有领导干部主动想要到纪委去的?我差点忘了,其实一个干部去纪委的方式有很多,你要是想要投案自首的话,倒也没人拦着你啊?你完全可以自己选择进入纪委的方式,这是你现在最大的自由。”
  秦书凯说到这里,忍不住得意的笑了两声。
  “秦书凯,我知道你恨我入骨,可是我发誓,只要我刁一品有一天从里面出来了,必定对你报复,我就不信了,你这领导干部的位置,还能坐一辈子?再说,你做了这多年的领导干部,就是干净的。”
  刁一品的话倒是的确敲动了一下秦书凯内心的某根弦,他不得不承认,这孙子说的话还真有几分道理。
  尽管心里有些想法,可嘴上却依旧强势的口气说:
  “等你刁一品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早已成了丧家之犬,你凭什么跟我斗?人走茶凉的道理我想你不是不知道,再说,你不是找了很长时间我的把柄吗,如果有你也可以这么做!”
  “秦书凯,狗急还跳墙呢,你可别把我给逼急了。”
  瞧着刁一品一副发狠的口气,秦书凯无所谓的笑道:“刁一品,既然你想要做困兽之挣,给普安市的老百姓多添几个笑柄,我也拦不住你,随便你怎么折腾都行,只不过,我的计划却是不会因为任何人的话而改变的,你也不要求谁过来打招呼,刁一品,你就等着慢慢的受折磨吧。”
  刁一品眼里的两颗眼珠几乎要愤怒的蹦出来,如果他现在身上有什么武林绝技的话,他担保自己会立即冲上去要了眼前这恶毒家伙的命,可是现实就是现实,他刁一品现在俨然就是秦书凯手里正在戏弄的一只小老鼠罢了。
  张富贵和吴全能正在唐小平的办公室里讨论关于刁一品的问题究竟该怎么应付。
  张富贵向唐小平汇报了自己去找秦书凯谈话的过程,省略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后,张富贵对唐小平说:
  “唐书记,看样子,这次秦书凯是真对刁一品恨之入骨了,跟我说话的时候,提到刁一品的名字,两眼都冒凶光,那表情跟要吃人似的,看来两人之间的隔阂很深啊,不是一句话二句话就可以解决问题的。”
  “难道就一点缓解的可能性都没有?”
  唐小平有些无力的口气问张富贵。
  “唐书记,我看他秦书凯这次是真是有些疯了,很有可能这口气憋的时间也比较长了,只怕任何人的劝说,他都一样听不进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