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16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老刘你咋这么能拍马屁呢,我就看不惯你这样的。”老九把扑克摊开洗了一下,丢到茶几上。
  “哎呀呀,九哥,咱小龙这当上大副了,我说点好听的,哎呀呀,没别的意思,没别的意思。”大厨抿着嘴,笑的很不自然。
  接下来的牌打的非常没有意思,大厨故意把牌打的很臭来让我赢钱,两个王三个二一连顺竟然都能输,我跟老九对视一眼,叹了口气,心想碰到这哥们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呀!
  交班的船员们一个个的精神都有些萎靡不振,一点没有要回家的喜悦,老大副握着我的手,一脸恐惧不停的说着兄弟你保重,兄弟你保重,问他原因却又沉默不语,搞得神神秘秘的,不过对于我们这种所有流氓国家都招惹遍了的人来说,还有什么事儿能让我们害怕呢,索马里海盗?朝鲜棒子士兵?印尼的海警?还是巴西毒枭?我们经历的事情比你们做的梦都惊险,所以,恐惧对我们来说,已经只是一个词语罢了。

  对了,这条船叫M/VSapphire,翻译成中文就是蓝宝石轮。
  蓝宝石轮在船厂又待了一周左右的时间船上所有的人员才都配齐了,清一色的新证船员,船长二副三副都是第一次做,这让我稍稍起了一点疑心,这嫩妈是要放弃我们的节奏呀!
  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蓝宝石轮却没有要开航的消息,大家整日的就是打牌喝酒吹牛,根本没有一点积极向上的意思,直到代理送来了新的船舶证书跟船舶资料还有新的国旗,我们才知道我们船竟然被卖了,而且是卖给了抬湾的一个船东,也就是说我们的船尾挂上了青天白日旗。
  “嫩妈,看到这个旗心里怎么就那么别扭呢。”老九站在船尾,摇着头,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九,九哥,这都和平年代了,你别乱想。”我及时劝道,万一哪天老九邪性子上来,再把船旗烧掉了。
  “嫩妈老二,我给你说,这世界上永远不会有和平,战争一处即发,我已经嗅到了浓浓的火药味道了。”老九点了一支烟,感慨的说道。

  “我去,九哥,你最近是不是睡眠不好?不行晚上别打牌了。”我有些担心的问道。
  老九笑而不语,摆摆手离开后甲板。
  新公司的电报发来,下一航次去巴基斯坦的卡拉奇装货,卸货地点待定。
  “嫩妈老二,我们要去巴基斯坦?嫩妈不是迪拜回国的航线吗?”我跟老九在船头解着缆绳,老九打着哈欠问道。

  “九哥,咱这不是换成抬湾的船东了么,航线肯定改了呀,不过咱挂这么个国旗不知道巴铁们会怎么看我们呀,别给我们干掉了。”我小心的指挥着水手绞着锚。
  “嫩妈怕什么,到了卡拉奇下去买几支枪,你这干大副了,这点权利应该是有的吧,反正又不是挂的国旗,出了事儿就赖到抬湾那头。”老九眨着狡黠的目光说道。
  “九哥,这枪可不能随便买呀,咱这来跑船又不是打猎来了。”我有些害怕的说道,毕竟做了大副了,一定要以船舶的安全为主,怎么能随随便便搞枪支上来呢。
  “嫩妈老二!”老九笑了一下,不再说话。

  蓝宝石轮虽然已经是20多岁的高龄,但毕竟是以前的工业大国荷兰制作的,整体的性能非常好,船厂的保养让她又焕然一新,7000KW的二冲程发动机低声轰鸣着,航速最快的时候都到了20节每小时,不到2天,我们就到了巴基斯坦。
  蓝宝石轮共有四个舱,甲板上有一个活动的龙门吊,我第一次接手大副的工作,代理已经将货物的种类发邮件给我,我在船长的帮助下连夜赶制出了货物积载图。
  “九哥,还好这次装的货全是些木头箱子,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话这么个图。”我心有余悸的对老九说道。
  “嫩妈这箱子里装是什么玩意儿。”老九站在甲板上饶有兴趣的摸着下巴,盯着货舱里的箱子。
  “九哥,你可别打这箱子的主意,我这第一次干大副,你得支持我的工作。”我掏出一支烟递给老九,心想你别我这还没装完就打开箱子准备搞货了。
  “嫩妈老二,我们这次又得有大事儿。”老九接过烟,脸色有些凝重。
  “九哥,你别吓唬我了,咱们能有什么大事儿,我们最多就是路过马六甲海峡,那里全是海偷,现在海盗都不出来了,海偷怕什么,碰到我们就杀几个,给以前那个二副报仇。”我笑了笑后说道。
  “嫩妈老二,你闻到没有,一股子火药味。”老九皱着眉头。
  “九哥,这里可是卡拉奇啊,天天都有开枪的,肯定到处都是火药味了,九哥我看你最近睡眠不太好呀,不行一会我陪你下去,咱去上次吃的烤全羊那里回味一下?”我有些担心的说道。
  “嫩妈你好好盯着货仓吧,我跟老刘下去。”老九对我说道。
  做了大副之后,别说下地了,我甚至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装货的时候不停的看着水尺,又要及时保持船舶的平衡,还要不停的调配压载水,总之真真正正累成了一条狗。
  卡拉奇的装杂货的速度不是很快,一万多吨货装了足足有12天,装好货之后,公司发报过来,目的地抬湾花莲。
  船沿着印度的西海岸行驶了大概两天的时间,船长打电话把我叫到他的房间。
  船长,29岁,讲苏人,我俩都是在青岛XX毕业的,他比我大三届,算是我的大师兄了。
  “大副,公司发报来了,他们是什么意思呀?”船长把电报递给我,接着又掏出了一支烟。
  “蓝宝石轮,请保持船舶向正南方向行驶,卸货地点已经改动,不再抬湾花莲,具体地点会在明日7点一刻发电报通知。”我小声的把报文读了出来。
  “船长,公司卸货地换了,我们先按他们电报上走呗,这也没啥大问题呀。”我对船长说道。
  “大副啊,这个事情不太正常呀,你这下个港口都定好了,海关什么的都弄好了,不是说变就能变的呀,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事儿。”船长深吸了一口烟,有些忧虑。
  “师兄,没事儿,明天这地点不就出来了么,到时候我们再商议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这公司总不能让我们把船开到南极去吧。”我开玩笑的对船长说道。
  “哎!大副,他换地点倒无所谓,我就怕他们给我们一港口,必须得都亚丁湾,这索马里海盗你说能不怕吗!”船长叹了口气说道。
  “船长,你放心吧,咱挂的是抬湾旗,到了亚丁湾有华夏的海军护航,再说了,电报上让我们保持往正南行驶,肯定不是去亚丁湾。”我安慰道。

  日期:2017-09-04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