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7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桐说:“也可能是我生来就不会掩饰自己,我喜欢无拘无束,内心是怎么样,外表就怎么样,无需掩藏什么,感情更是如此,我喜欢,我就爱,我就去表达。我认为,世上任何东西都可以掩饰,只有感情不需要,不需要雕琢,不需要装饰,更不需要勉强和压迫,要爱就爱的真诚坦荡,要爱就爱的自然而然。这也是我主动向你示爱的原因所在。”
  彭长宜心说,你可以做到,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但是他嘴上没说。
  叶桐接着说道:“你可能对我的观点持有异议,也可能会说那都是没脑子的人才这样想、这样做,现实不是这样,如果我说现实都是因为被我们人为地改变了它原有的自然的本质,你应该不会反对。”
  叶桐又说:“我知道,你开始不接受我,是无法喜欢我的自然和真实。据说,一个人朝另一个人由衷地微笑,是需要调动三十几块面部肌肉;一个人鼓足勇气对另一个人说我爱你时,至少要消耗三只苹果所能提供的热量;而当一个人决意遇见另一个人与之白头偕老则需要花费二十年左右的时间来等待,还得用掉六七十年的岁月才会完成。又据说,一个人医生所流的汗水与泪水所包含的盐分,足够为亲朋好友做几十道大菜;一个腿脚健全的人一生中要走的路加起来可以绕地球七十多圈以上;在这个广大的世界上,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相遇的可能性是千万分之一,成为朋友的可能性大约是两亿分之一,而成为终身伴侣的可能性只有五十亿分之一。他是我的初恋,我所有的美好都给了他,尽管他不是那么的完美,可能还要这样那样的缺陷,但是没办法,我就是忘不了,没办法,真的没办法……”

  叶桐的眼里涌出了泪水。
  彭长宜握住了她的手,说道:“我理解,你尊重你的选择,如果没法忘记他,就不要忘记好了,真正的忘记是不需要努力的,如果自己努力都没法忘记的人,那就是你应该珍惜的了。”
  叶桐也握住了他的手,含泪地说道:“谢谢你的理解,你也不用纵容我,我知道,其实没有什么东西是永远属于我们的,生命就像旅行,也许在旅程中,我们会拥有某些东西,但终究不能带走它。”
  彭长宜释然了,他拍着叶桐的手,站起来说道:“你说的对,原来你什么都懂啊?”
  叶桐擦了一下眼泪,说道:“是的,我的确有些是故意犯浑。”

  “哈哈,你有这个资格和权力,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这样的资格和权力。”
  叶桐也站了起来,走到他的面前,依偎在他的胸前,手就拨弄着他脖子下衬衣上的一颗纽扣,说道:“尽管我要出去,但是我不容许你忘了我,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彭长宜说道:“请讲。”
  “你能为我保留一个记忆吗?”
  听叶桐这样说,彭长宜忽然有些伤感了,他抱住她,喉咙里滚动了一下,深情地说道:“我会的,我希望你我年老的时候,当白发在风中闪烁,我们偶然想起对方的时候,都会微笑一下。”
  叶桐忽然扎在他的怀里,眼泪夺眶而出……
  彭长宜也感到了叶桐内心的伤感,此刻,他不能任这种伤感继续下去,就拍着她的后背说道:“咱们别搞得这么生离死别的,又不是以后不见面了……你抬起头,我还有话说。”彭长宜就去扳她的脑袋。

  叶桐顺从地抬起头,她满眼都是难舍难分的泪水。
  彭长宜没有看她的泪眼,他也怕受到她情绪的影响,眼睛注视着窗外,说道:“小桐,你有你自己的价值,你的价值只证明给那些欣赏你的人,没有必要为不值得当的人去证明什么,听我话,如果没想好就不要出去,继续在省报当你的记者,你真要出去的话,也要想好,想好值不值得。”
  叶桐第一次乖乖地点点头,说道:“嗯,我会考虑清楚的,你放心。”
  彭长宜使劲地握了一下她的手,说道:“什么事多往前看。你是一个好姑娘,也是一个最优秀的姑娘,是我见过的最优秀最敬业的记者,你即便不出去,你会有很灿烂的前程的。”说着,就低下头,伸出另一只手,给她理了理被泪水打湿的一缕头发。
  彭长宜这个动作不带任何的男女之情,他只感觉此时的叶桐,不再是那个泼辣、敢说又敢做的叶桐,更像一个心事重重、多愁善感的邻家小妹妹一样,有了几分柔弱和温柔,又以一种很怜爱的口气说道:“答应我,有什么心事别憋在心里,可以跟我说,随时都可以给我打电话。另外,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支持你,最后,只需把你的决定告诉我就行。”
  叶桐点点头,眼泪又涌出了眼眶。她感到,无论是彭长宜的动作还是语言,都展露出他少有的温情,就像一个大哥哥那样亲切,眼里流露出的是关心,这和情/欲绝对没有关系。她含着眼泪点点头,说道:“谢谢你。”
  彭长宜笑了,说:“你这样说我怎么有点受宠若惊了。”边说边轻轻往外推开了她。
  叶桐站好,擦着眼泪说道:“你是不是下午要回去?”
  “是啊,侄子明天结婚,我这个当叔叔的不能不出席。”
  叶桐说:“那,你的肚子……”
  “没事,估计就是吃东西不对付,现在好多了。”彭长宜故意拍着肚子说道。
  叶桐说:“你是不是想走了?”
  “是啊,如果你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要回去了,还要赶路,不早了。”他看看手表说道。
  叶桐倒是叶桐,性情中有强势的一面,她想了想说:“好吧,我知道我没有魅力留住你,回去吧,有事我们再联系。”
  “嗯,好。”
  彭长宜说着,就去衣架摘下自己的外套,穿好,回头看了一眼还站在那里的叶桐,说道:“你也走吧,还站着干嘛?”
  叶桐紧闭嘴唇,慢慢走近他,叫了一声:“长宜——”就抱住了他。
  彭长宜闭上了眼睛,他仿佛又闻到了她那熟悉的发香,他明白,他只要想要,她不会拒绝的,但是,从一开始彭长宜在叶桐面前就是被动的,他已经习惯了这种被动,让他主动他还真不好意思做,他慢慢地将双臂环上她,紧紧地用力地抱了一下她,就松开了,说道:“好了。走吧。祝你开心。”

  叶桐哽咽着说:“我舍不得你……”
  彭长宜又闭了一下眼睛,他再次搂紧了她,说道:“乖,听话,还是那句话,无论你出去还是不出去,都要告诉我你最终的决定,好吗?”
  叶桐的眼睛又湿润了,她在他的怀里,点点头,没有说话。
  有那么一刻,彭长宜甚至感到他们不曾有过亲近的关系,怀里的这个人就是自己一个任性的被父母娇宠惯了的小妹妹,他抬起她的头,深深地注视着她含泪的眼睛,低下头。
  叶桐的脸红了,有了那么一抹从未有过的娇羞的神态,闭上了眼睛,微张着嘴,等待着,等待着彭长宜吻她,等待着彭长宜对自己的主动,此时,他对自己做什么她都愿意。
  然而,彭长宜的唇,没有落地她微嗡的唇上,而是落在了她的脑门上,轻轻地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后说道:“好了,听话,乐观一些,本来就是一个疯疯癫癫的丫头,忽然变得这么心事重重、多愁善感的,我还真有些不适应。”
  彭长宜这几句话其实是解释给叶桐听的,也算是对自己行为的一种交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