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7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问小窦都有什么人知道这件事,小窦说只有她和这个人的老婆知道,彭长宜告诉小窦说,一定要保密,另外还告诉她,会有一个叫褚小强的人跟她联系,嘱咐她要注意隐蔽自己的身份,不要公开跟褚小强见面。
  小窦问道:“县长,我们为什么要这么隐秘?”
  彭长宜笑了,唯恐吓着她,就说道:“是的,必须要隐秘,当一些看似正义的事情没办法或者没有条件公开进行的时候,只能采取隐秘的办法!具体原因以后告诉你,你如果相信我,就按我说的做就是了。”

  小窦眨着羚羊般的大眼睛,说:“我相信您。”
  彭长宜说:“那就好,照我说得去做,少跟那个工头的老婆见面。”
  小窦说道:“我知道了。”
  随后,彭长宜又给褚小强打电话,褚小强也在省城,他跟褚小强说明了情况,并且再三嘱咐,最好他连夜回去,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别在白天去找小窦和工头的家属。

  褚小强说道:“县长,小强明白,我下午就请假回三源。”
  合上电话后彭长宜心中有些惆怅,本来应该光明正大干的事情,竟然要这样偷偷摸摸?但不这样偷偷摸摸又能怎样?
  其实,官场上往往都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正义的事,合情合理的事却不能堂而皇之地去做,原因有多方面的,但有一点肯定是为了保存自己,这才是不宜公开的真正原因。没办法,在眼下还不能强大到和某种势力抗衡的时候,就要这样韬光养晦,藏器待时。
  在学习结束的头一天,彭长宜他刚刚下课,回到宿舍,正准备跟舍友一起去餐厅,这时,他接到叶桐的电话,叶桐在电话里高兴地说:
  “彭长宜,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爸爸同意我出国了!”
  “哦?那祝贺你。”
  “我要谢谢你,爸爸说是你说得那几句话融化了他的坚冰。”话筒里,传来叶桐掩饰不住的兴奋。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也是随便那么一说,还是你自己的执着打动了你爸。”说完这话的时候,彭长宜忽然感觉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叶桐说:“今晚上请假出来吧,我请你去吃饭。”
  彭长宜看了一眼旁边的舍友,说道:“算了吧,你高兴了,你爸爸肯定会伤心的,所以,这饭我是万万不能吃的。”
  叶桐还在争取,就说道:“不会的,他既然同意就不会伤心了。”
  “那我也不去吃你这饭。”
  “呵呵,怎么啦?”
  彭长宜碍于旁边有人,就一语双关地说道:“你想想,你走了,你的亲人会有多伤感,这饭,我吃不下。”
  叶桐居然没有听出彭长宜话的意思。说道:“你怎么这么教条呀?到底出来不出来!”叶桐显然失去了耐心。
  “真的不出去了,晚上我们还有学习讨论任务。”
  “那好吧,等你学习结束,我给你庆祝。”
  彭长宜说:“好。”说着就挂了电话。
  跟彭长宜一个宿舍的是阆诸市宁清县的县长,也是一个贫困县,在阆诸边界处,是一个交通和信息比较闭塞的地方,没有任何资源,三源还有矿,还有山,还有革命斗争史,还可以搞旅游,那里却什么都没有,只有黄土地和一片片的白沙,多少年都是靠国家救济。
  宁清县的县长听出给彭长宜打电话的是个女性,就说:“老弟真牛,女士约你吃饭你都不去。”
  彭长宜笑了,说道:“一个朋友,想出国去找男朋友,她爸爸担心她出去不回来了,就不让她去,我那天给做了做工作,她爸爸同意了,这才高兴的要请我吃饭,我可不敢去,她高兴了,她爸爸肯定要伤心。”
  “是啊,老弟考虑的真是周到,孩子和老人看问题总是有差异的。”宁清县的县长说道。
  其实彭长宜是不想增加自己的惆怅而已,对叶桐,他可能做不到发自内心和肺腑的喜爱,但是叶桐的大胆和率真又带给他新鲜刺激的感受,认识叶桐这么多年,他彭长宜总是有求于叶桐,而自己却帮不上她什么,这一点,他对叶桐更多的是感激。叶桐出国,对于自己来讲不得不说是个损失,有她在的时候,他彭长宜见叶天扬是不犯憷的,尽管他是同一天认识的叶天扬和叶桐,但是跟叶天扬毕竟有一种距离感,这种距离感跟叶桐就没有,另外许多事叶桐都帮了她的忙,可以说,叶桐是维系他和叶天扬还有老师一个不可或缺的纽带了。再有,他失落的一个重要原因还是叶桐带给他的欢愉的情爱,尽管这样想有些龌蹉,但却是真实的,叶桐,已经占据了他内心一角,想到以后会见不到叶桐,他的内心有些惆怅也是可以理解的。

  叶桐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彭长宜结业的当天,全体学员吃完散伙饭后,大部分学员都返回去了,她跟彭长宜约好,让彭长宜在宿舍等她。
  侄子和李春雪明天举行结婚仪式,彭长宜必须要赶回老家,陈乐已经将沈芳娘俩送回了彭家坞。老顾早就从三源赶来,等着接他回去。
  彭长宜一个人在宿舍里等叶桐,打了几个电话后,便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中午他同样喝了不少的酒,就趴在床上,手垫在肚子下面,慢慢闭上了眼睛。
  叶桐来了,她一见彭长宜没把房门关死,就知道有可能给自己留着,就悄悄地进来了,看见趴在床上的彭长宜,就悄悄地走了过去,说道:“怎么了?”
  彭长宜翻过身,说道:“肚子有点不舒服,你来了?”说着,就要起来。
  叶桐一手按住了他,坐在他的床上,说道:“你就继续趴会吧,要不我给你揉揉肚子。”
  彭长宜笑了,说道:“不用。”说着,就坐了起来。问道:“你爸爸真同意你出去了?”
  “同意了。”叶桐高兴地说。
  “你还回来吗?”
  叶桐听他这样问,就站起身,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挂在衣架上,然后坐在彭长宜的对面,看着他,想了想说道:“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因为太遥远,我先要申请学校,下一步就等着录取,然后入学,打工,毕业,工作,等等,离你说的那个问题还很远、很远。”
  叶桐的眼里,也不全是爸爸同意她出去的喜悦,也有一抹忧伤浮现出来,彭长宜感到尽管叶天扬同意她出国,尽管她表现的很高兴,但是,并不像是发自内心肺腑的高兴。这也许是叶桐从小就被娇生惯养有关。越是不让她做的事,她越是要去做,一旦让她去做了,可能也就失去了做的兴趣。
  他打趣地说道:“别告诉我动摇了?”
  叶桐很深沉地笑了一下,说道:“不会,我不会动摇的。”

  彭长宜看着她,说道:“国外的那个人,就那么让你放不下?”
  叶桐低下头,眼里的忧伤就有些加重,她说道:“这个问题我也不止一次地这样问自己,也深刻地剖析过自己,也许,我不是放下也放不下的事,而是不知道如何放下,现在我知道,其实,有些东西是你根本就无法掌控的,不是你不去放下,而是你根本就抓不住。”
  彭长宜第一次听叶桐说了这么有哲理的话,他有些惊讶,叶桐居然也会玩深沉,就说道:“呵呵,你就是个百变女郎,一会像孩子,一会像疯丫头,这会又像个智者,我知道是什么把你变成这样的了,按照你们女孩子的说法,这应该是被爱情折磨的结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