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7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笑笑,感觉他这个秘书有了一些进步,最起码能客观认识问题了。他又嘱咐了一些他离开后的事项,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响了,是陈乐。就听陈乐在里面说道:“县长,我是小乐,我想一会去看您,估计下午下班的时候我就到了。”
  彭长宜说:“你别来了,我一会就回家了,明天去省里报道。”
  “哦,您要去省里开会?”陈乐说道。
  “不是,去党校学习,二十天。”彭长宜补充道。
  “哦,那也行,我在家等您。”
  “好。”彭长宜挂了电话,继续收拾东西。
  等彭长宜到家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中途上,陈乐已经给他打了两次电话了。老顾说他晚上就不陪他了,让彭长宜自己开车去,他要回家吃老伴儿的炸酱面。彭长宜不勉强他,毕竟好多天不回来了,他把老顾送回家后,驾着车,直接往陈乐说的桥头饭店开去。
  陈乐早就在饭店门前转悠,他见彭长宜来了,赶紧给他让出停车的地方,等彭长宜停稳后,就给他拉开车门,彭长宜下了车,活动了一下四肢,笑着说:“小乐,干嘛这么急着见我?”
  陈乐说:“咱们屋里聊。”
  进了饭店,陈乐先跟彭长宜去了洗手间,等彭长宜出来后,他便领彭长宜来到了二楼一个雅间,这里很清静,当陈乐给彭长宜推开房门的时候,里面有一个人立刻站了起来,彭长宜看了看,小伙子长得很标致,也很魁梧,黝黑的脸庞,两道剑眉下是一双英俊的眼睛,他不认识。
  陈乐进来后介绍道:“县长,这是我在省厅集训时的战友,褚小强。”
  彭长宜伸出手,握住了褚小强的手,笑着问道:“现在在哪儿供职?”

  “三源县公丨安丨局。”褚小强操着一口三源本地的口音说道。
  彭长宜一听,手就僵了一下,随后松开了褚小强的手,坐了下来。
  褚小强看了一眼陈乐,就有些尴尬,陈乐示意他坐下,就说道:“县长,小强刚由副中队长提拔中队指导员,现在他又去省厅集训去了。”
  彭长宜看了陈乐一眼,心想:假精神。他又看了褚小强一眼,说道:“你是哪个中队的?”
  “四中队。”褚小强仍然站在刚才的位置上。
  彭长宜示意他坐下,等褚小强坐下后他又问道:“四中队负责哪个区域?”
  褚小强看了一眼陈乐,就如实地回答道:“黄土岭矿山。”
  彭长宜的眉毛不由一皱,心说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都跟矿联系起来了?就不动声色地说道:“在省城培训什么?”
  褚小强规规矩矩地答道:“主要是刑侦业务方面的知识。”
  “今天是放假还是特意从省城赶来找陈所喝酒来了?”彭长宜进一步问道。
  陈乐似乎想说什么,褚小强看了他一眼,就说:“陈所,上菜吧,彭县长肯定饿了,赶了半天的路了。”
  陈乐看了彭长宜一眼,这才起身叫服务员上菜上酒。
  彭长宜看了一眼褚小强,心说,这个小伙子还挺有性格。他随后联想到陈乐要去三源连夜找自己的事,感到这个褚小强特地从省城来,肯定有事。但是褚小强也很聪明,并不急于说什么事,而是让陈乐上菜遮掩过去了。
  连着喝了几杯酒后,彭长宜对这个干练但不失诚实的干警有了几分好感。因为他断定这个褚小强找他,肯定跟矿山有关系。就不想让双方喝很多酒,他放下筷子,看着褚小强说道:“褚队,说吧,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褚小强正准备夹菜,听彭长宜这么单刀直入地问自己,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他看了一眼陈乐,也放下了筷子,有些腼腆地说道:“县长,我今天……的确是有事来找您,但是您放心,我一不是为了升迁,也不是为了得到您的照顾,我是……为上次矿难的事来的。”
  彭长宜嘴角就露出了一丝不易被察觉的微笑。
  褚小强继续说:“黄土岭牛洼矿的事故是您处理的,有些事您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这里面有重大漏报瞒报的嫌疑,也有重大的渎职犯罪。”
  他说到这里,观察着彭长宜脸上的表情。
  彭长宜不动声色地说道:“说下去。记住,要有证据,类似这样的话我听得多了,如果没有证据就不要说了。”
  果然,褚小强卡壳了,他憋了半天才说道:“我本来是想找到证据着,可是在矿难发生的第三天,就把我送走让我去省里学习去了。”

  “哦,为什么?”彭长宜觉得有些蹊跷。
  “就因为我在会上说了死亡人数和实际人数不符,就被送去学习了。”褚小强委屈地说道。
  “这个,你有证据吗?”彭长宜逼视着他。
  褚小强往前倾了倾身子,说道:“县长,这个我敢拿脑袋担保,保证能找到证据,只要找到那个工头,我就能找到证据,因为当天下井的人数都在工头的掌握之中,可惜,工头被送进医院后,很快就把他转院了,他的家属当时都不知道他在哪里住院,后来我再一打听,才知道这个工头去外地打工去了。县长,您想想,刚从死神那里逃出来的人,不和家人团聚,出来就到外地打工,可能吗?还不是怕他泄露了什么吗?”

  彭长宜端起杯,跟他示意了一下,喝了一口,说道:“你说得不错,有道理,但是光有推理不行,再合理的推理都不能作为陈堂证据,只能作为推理小说中的情节内容吸引读者。这一点,你比我更清楚。”
  褚小强挺直了胸脯,坚定地说道:“只要县长支持我,我就一定能找到证据。”
  彭长宜想了想问道:“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褚小强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庄重的神情,他认真地说:“为了这样的惨剧不再发生,为了能将真正的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我不说这是我们每一个干警的责任,我只能说这是我的责任。”
  “哦,为什么只是你的责任?”彭长宜故意发难。

  “这个……”褚小强想了想说:“您可能有所不知,公丨安丨局从上到下几乎都被收买了,我不能指望别人能跟我一样。”
  彭长宜听褚小强说公丨安丨局上上下下都被收买了,就饶有兴致地说道:“此话怎讲?”
  “这个,您有机会调查一下就清楚了,但以党性保证,我是干净的。”褚小强坚定地说道。
  彭长宜试探着说道:“是不是因为你干净,你才说别人都被收买了?”

  褚小强的脸红了,他刚想争辩什么,就被陈乐打断了。
  陈乐在一旁急忙说道:“我替他回答吧,他是第一个被收买的人。矿难发生后,最先赶到现场的就是他们这个刑警中队,那个时候他还是副队长,在第二天的汇报会上,就因为他对矿难提出质疑,第三天他就被派往省城学习去了。”
  彭长宜看着褚小强说道:“你真的想调查这件事吗?”
  “想!”褚小强坚定地说道。
  “不怕被打击报复?”
  “你跟矿主有什么冤仇吗?”

  褚小强说:“我不但跟矿主没有冤仇,而且……家父跟葛家的关系一直很莫逆。”
  “哦,你父亲是谁?”
  “褚荣。国土局副局长。当处被提拔还多亏了葛兆国的大力帮助,因为他已经过了提拔的年龄杠。”
  “哦,那你这样做……”
  褚小强正色地说:“我刚才说了,是出于一名刑警的职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