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6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窦的鼻尖冒出了汗珠,羚羊般的眼睛就有了惊恐之色,但是她平定后仍然说道:“是一个学生家长,这个学生的爸爸是挖煤的,是这次出事被困井下的工头。”
  彭长宜立刻警觉起来,他想起了那个不知去向的工头。
  小窦紧张地说:“县长,如果你不想听我可以不说了。”
  彭长宜想了想,小窦一个女孩子,一个小学校的志愿者,应该不会和矿难有什么厉害关系,想到这里,他却问道:“先告诉我你是哪儿的家?”
  小窦脑袋一歪,说道:“反正不是这里的。”
  彭长宜见她不说,就没再往下问,而是说:“你可以说了。”
  小窦说:“您还记得那天我画像的那个小男孩吗?”
  “是他的爸爸。他的爸爸是出事那个矿的工头,后来事情发生后,他爸爸就被转院医治去了。再后来,他的爸爸就莫名其妙地到外地打工去了,就被矿上派到外面去了,是那个小男孩到家跟他妈妈说您来学校视察了,她就晚上找到我,跟我说想让您想办法帮助查查,她担心有什么闪失。”

  彭长宜一皱眉,说道:“为什么找我?”
  “她说您是个好人,几天几夜在救援现场,一心一意地救里面的人。”
  彭长宜的思路不在这上面,就说:“她担心她男人能有什么闪失?”
  小窦想了想,有些为难地说:“县长,我把她跟我说的话全告诉你吧,她也没什么根据,只是猜测,您知道就行了。”
  “你说。”

  “她听其它的工友们说,他男人说过,说还有三四个工友下落不明,他怀疑……”小窦迟疑了一下,看着彭长宜,彭长宜冲她点点头,鼓励她说下去。小窦继续说:“他怀疑这几名工友也遇难了,但却没在遇难者的名单中,他怀疑是矿上悄悄处理了,也没有家属来闹,估计是用钱封住了他们的嘴。”
  彭长宜拧紧了眉头,徐德强也是这样怀疑的,眼下死去的人他顾不上,他要顾活着的人,如果有人因此再丢了性命,那他就有责任了,就问道:“那个工头始终都没回来过吗?”
  小窦说:“出院后就回来了两天就被人叫走了,说是矿上的人,又有人说他到外面打工去了。那个学生的妈妈担心他男人出什么事。”
  彭长宜在脑子里快速地转着,十有八九,这个工头是被什么人控制起了,因为他掌握着矿工的人数,肯定有人瞒报了死亡的人数,又怕工头泄露出去,就把工头软禁了起来。

  小窦继续说道:“事故发生后,被困在矿井里面的工友们出院后,好多人都去他家谢他,说是这个工头救了他们,让他们坚持到最后,等来了外面的救援,才得以活命,如果没有他,他们也许早就渴死饿死了。”
  “这个工头为了让他们保存体力,让他们静坐不动,并且教给他们一种功夫,就是吞咽功,在滴水未尽的情况下,时不时地吞咽自己的唾液,这样保证了身体内脏不受大的损伤,并且一直在鼓励他们坚持,只要坚持才能活命。他们几个人结下了生死之交。出院后,就都赶往工头家,但这时工头已经被人叫走去了外地。”
  彭长宜站了起来,来回地在屋里踱着步,最后想了半天说道:“小窦,我交给你一项任务,你回去让这个学生的妈妈去找到那些获救的工友,让他们给这个工头写一封感谢信,最好写得生动一些,然后送到报社,电视台,想办法让他们报道。你只让他们做这些就行了,你千万不要出面,也不要跟这个学生的家长说找过我,你就说你没有找到我,懂吗?”
  小窦看着他,点点头。
  “你记下我的电话,尽快把这事落实,办好后告诉我。”
  彭长宜说着就从桌上拿出一张名片,小窦就想伸手去接名片,彭长宜又把手缩了回来,说:“这样吧,你记住电话号码就行了,名片就不要拿了。”
  小窦掏出本,就把彭长宜的电话号码记下了。
  彭长宜笑着说:“我看看你记的是什么。”
  小窦递给他本子,就见她写得是:学长。
  彭长宜笑了,说道:“不错,你是个鬼丫头。”

  小窦笑了,说道:“你也怕吗?”
  彭长宜看着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说道:“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这是战术问题,战术,你懂吗?”
  小窦用力地点点头,说道:“我不懂,但是我知道你肯定是对的。”
  彭长宜看着她,说:“呵呵,这么信任我?”
  “信任。”
  小窦脸红了,说道:“就凭你给走时给学校的钱,老校长说你把口袋都掏光了,就剩下了一点零钱。还有,我是学画画的,如果要想画好一个人,首先要画好他的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见你的窗户跟别的领导不一样。”
  彭长宜又是一愣,她这话不像一个小学校志愿者说的话,就说道:“你才来几天,就能观察出我的眼睛和别的领导不一样?再说了,你认识几个别的领导?”
  小窦想了想,调皮地说道:“不告诉你。”
  彭长宜说:“你对三源了解多少?”
  “这个,以后有机会再告诉您,现在不说。”小窦故作调皮地说道。

  “呵呵,这两个问题我等于没问,不对,是三个问题,加上刚才的那个。”
  “刚才的哪个?”小窦眨着羚羊般的大眼睛问道。
  “你的家是哪儿的?”
  “呵呵,这个呀?不错,是三个。”小窦开心地笑了。
  送走小窦之后,彭长宜把小庞叫了进来,跟他说了工头的吞咽功和鼓舞工友生存下去的事迹,要他关注一下,另外跟羿楠联系,要报道一下。他特别强调了别跟羿楠说是自己布置的这事。
  小庞点了点头,然后跟他说道:“县长,您还有时间听汇报吗?”
  “什么汇报?”彭长宜问道。
  卫生局、农业局的三个局长都打来电话,问您什么时候有时间,他们要过来跟您汇报工作。”

  其实,彭长宜只走访了教育局、民政局、广电局、公丨安丨局,这四个局,就是不去省委党校学习,他也不准备去转了,确切地说,从前,没有人主动来跟自己汇报工作,自从葛兆国来汇报工作后,现在汇报工作的人排着队,想到这里,他就对小庞说道:“你跟他们解释一下,我的确没有时间了,还要回家处理一些事情,等我学习回来再说吧。”
  小庞就点点头,说:“好,我一会告诉他们。”
  彭长宜想了想说:“你最近见过羿楠吗?”
  小庞摇摇头,说:“没有。”
  “有机会的话多做做她的工作,开导开导她。”
  “她的性格跟徐县长一样,倔强,认死理,做事不会周旋,尽管是女同志,但是为人非常耿直,爱憎分明,一点都不柔弱,她手上的那支笔,从来都不会婉转着用,因为这一点,报社主编经常被领导批评,要不是因为徐县长赏识她,我估计她早就被调离记者岗位了。”这是小庞第一次这样评价他们的前县长。
  彭长宜笑了笑,说:“倒是当记者的好料。”
  小庞说:“是啊,我也这样说她,说她应该到大报去当记者,咱们这小地方不行,吃不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