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8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过几分钟,听到门外有敲门声,很轻也很有规律。杨秀峰估计是滕丹等人过来看看的,也就斜坐在沙发上,似乎就有睡着的意思。周叶这才站起来去开门,见门外果真是滕丹和龙韶华两人,周叶招呼后,表示领导回来后也就有些醉酒,躺在沙发上小睡,问两人是不是进去坐坐。滕丹从门口处见到杨秀峰确实是斜躺着,自然不会进房间里去。
  第二天,杨秀峰提出分两组到乡镇去,不肯要县里的人跟随,说是要看看乡镇里真实的一面,对今后经济建设工作中,农村的经济工作怎么做才具有更切实的规划。滕丹等人就算不愿意,可也不会强行拍人跟着,知道杨秀峰这个领导会毫不客气地直接将耳光打在脸上的,没的自讨没趣。
  田文学经过昨晚的事情,也不肯留在县里,经滕丹做了工作之后,也就到市里去见领导,要将杨秀峰在溪回县怎么以权压人的做派要跟领导们说说。其他的事且不用管,但要让自己在领导面前认可自己,还要让今后杨秀峰在市里有更多的敌手,步步艰辛才好出一口气。
  到折坳镇后,杨秀峰先在镇里看了看,镇长也是突然才知道常务副市长是选择了折坳镇。迎接时,自然镇委书记张为也会露面的,就算张为在镇里给打压,和停职反省没有什么区别,但镇长却知道是怎么进行操作的,县里在田文学的主使下对张为所进行的动作,要是给市里得知反为不妙。前一天,杨秀峰在溪回县里对田文学所作的打脸行动,在县边界的打脸行动,也都在各乡镇里悄然传开。对这一瘟神一般的领导到县里进行调研,自然是从县里到下面,人人自危的。将这样的事情传开来,让下面的人得知,那么,常务副市长下到乡镇里,下面的干部才知道要怎么做而少出一些纰漏。

  市里的人会不会为此而处理了谁,在溪回县的上下领导说来,认识自然不会一致的,县里的人只是要警示乡镇的人,要他们自己多小心慎微为上,免得牵连出一大串来。滕丹等人自然不会将杨秀峰的态度过于放在心上的。
  下面的领导对市里的情况自然不会太了解,对常务副市长这样一个市委常委的主要领导,就像巨无霸一般的存在,哪会不胆战心惊?折坳镇镇长见杨秀峰等人突然而至,也不知道要准备什么,自然之友小心翼翼地应对。张为也给叫出来,这时,要应对市里主要领导,他更加靠谱一些。
  到镇里,先在小镇里转着看了看,折坳镇的地理位置很不错的,如果今后要该修高等级公路,必然会从这里经过。杨秀峰知道折坳镇在张为的主持下,利用小镇这一垄难得的平整的良田,改种了大棚蔬菜。这两年来,向县里和省城都有销售,使得镇里的经济就比其他的乡镇要强。但田文学却借口说张为将基本农田侵占了,违反国家政策,所以要对张为进行组织上的追究。
  站在镇口,见前方是一个接一个的大棚,杨秀峰也没有问前面的镇长。看一会,让周叶跟镇长回镇里去,与市里其他的组员一起,处理好镇里的相关调研的数据。这些数据,间接地反应了镇里的工作情况,杨秀峰在交待众人时,很巧妙地将镇里的工作和数据直接地挂钩,回市里后会在总结里表现出来,同时也表示折坳镇这几年做的不错,看能不能成为全市镇一级的榜样来。在这样的关键时刻,镇长自然就不疑有他,得会镇里主持好工作,才能将他的功劳好好地体现出来。

  等这些人都走了,就留下张为配在杨秀峰身边。从表面上看镇委书记陪着主要领导也很合理的,张为在杨秀峰面前也不肯多说话,神情不定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杨秀峰见他这样,也就知道他心里在矛盾着。当然,洪峰到镇里来张为知道是为什么,但这样的举报信是不是让杨秀峰得知,张为却未必就知道。
  两人就这样默默地站着看远处的一排排大棚,杨秀峰似乎察觉到张为几次想说话,却有都放弃了。使得两人之间就有些诡异,杨秀峰说,“不说点什么吗?”
  “市长,我……”张为心里很乱,对于常务副市长的事情也听说过,这是龙韶华在县里打电话来的,目的是在稳住他不想张为乱说话的。张为在镇里所作的工作和所取得的成绩,作为一县之长的龙韶华,自然也是欣赏他的才干,但在县里却没有他多少空间,特别是田文学到后更是如此。虽想对滕丹等人进行反击,可市里领导却要他顾全大局,不要将眼光总盯在溪回县这一块上。张为虽不知道县里和市里之间的事情,可却听到领导说过这样的话,就算田文学将他给免了职务,那也得服从,不要因为自己的那点小小的事由而使得县里在市里丢分,这个大局必须要服从的。

  张为知道杨秀峰下来调研时为经济建设的,也觉得自己在镇里做这些工作有着不错的业绩,但县里不站在这样的角度上,他又能够证明跟领导说?说县里的不对,那是不过大局,说自己的错以及介绍大棚蔬菜的发动到栽植到管理最后到销售,这些工作都不一定是对的。对于政治路线的问题,作为一个镇委书记自然没有更广阔的视野,这也很容易理解。
  “走吧,去看看大棚。”杨秀峰说着就往前走。离开小镇,走在前往大棚的小车道上。路很窄,看得出,是修大棚时临时弄得一条路,之后,从大棚那边运菜出来也是走这条小车道了,只能走一车过多小车道,也就成为大棚的运输枢纽。路上坑坑洼洼的,但行车不会有障碍。
  两人走了一百多米,走在小路上后张为也就能够体会到这位常务副市长对所修建的大棚是有兴趣的,心情也就放松一些。市里有支持,领导说一句好,今后田文学这个县委副书记也就不好公然再用这事来打击自己了吧。
  “这条路怎么不再维修维修?”杨秀峰说。
  “市长,”张为稍停下后才说,“镇里拿不出钱来……”折坳镇虽说经济情况算是不错的,但要修路涉及到的问题就很多,镇里的矛盾又无法解决,这种事情就办不下来,但这话却不能跟领导直接说的。
  “向县里要一点嘛,镇里筹一点,大棚有收益,让各家也出一点,他们不会不舍得吧。”杨秀峰说,这只是一种方案,市里那边的资金目前还没法就动用,但折坳镇这边的路肯定得修。能不能引进一个老板来投资,将这些大棚再扩大规模,改良产品,也是一种思路。
  张为不说话,估计是对这事没有把握的,县里如今还在以大棚占基本农田为由找他的错,哪会支持资金来修路?大棚能够保住就算不错了。杨冲锋又说,“当初怎么想到要建这些大棚的?”
  “市长,县里的蔬菜一直就很紧缺,从镇里往省城走,虽说路远,但也就几个小时的路程。如果产出比较多时,自有商贩到这里来收菜的。这一垄田产粮虽说也不差,但做起大棚之后的收益就比产粮番几番。”张为说到大棚,自然是他内心里的一种成就,如今做大棚的人家见到他,都有种亲切和发自内心的尊重,这种感受让他受用不已。
  “有不错的经济眼光,视角也不错。”杨秀峰点评一句,“谢谢市长。”张为说,有些激动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