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8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将滕会放在镇政府里休息,佳慧扶着田文学到家里去。镇政府的宿舍楼比较近,中午时也不会有多少人注意着,回到佳慧的家里,田文学也就等不及了。家里很小,客厅显得旧,家俱等物件也都显现出这一家过得不算好。田文学自然不会在意这些,搂住佳慧就准备到客厅里办事。佳慧知道女儿偶尔会在中午回家的,镇中学离家里也就两里路远,来回也用不了多少时间。也就不肯在客厅里,两人进到房间,关着门在里面弄,弄过一回,田文学的酒劲上来,也就出一身汗。

  射出后觉得要冲洗凉爽了再来一回,这次在佳慧自己的床上,觉得比上次更带劲些,绝对不肯就此放过了的。佳慧也给弄得浑身酸软,加上有些酒上了头,也就摊在床上不想什么。田文学光着走出房间来,往浴室里走,却见门是关着了。也不管,用力地推。门是从里关着,但里面的人却以为家里没有人没有反锁。等卫生间的门开了后,滕会那十四岁的女儿滕雪在卫生间里冲凉,他已经有了小美女的胚子,这时也是给突然撞进来的田文学给吓傻了,蹲在地上不知道要怎么办。田文学见面前这样的一个漂亮的小女子,顿时**发作,扑上去将滕雪按住。

  女儿的尖叫使得佳慧下到了什么,急忙冲出房间去救人,田文学还没有得手,但佳慧冲进卫生间里要将女儿救走时,田文学凶性发作,在佳慧头上猛击一拳,登时将佳慧打晕在地上。滕雪自然无法逃过田文学的魔掌,随即,田文学将滕雪和佳慧两人都搬进房间里去,在房间里又弄了一回,知道佳慧醒过来。
  田文学做完后,佳慧见女儿遭了毒手,自然不会肯就这样算了,要和田文学拼命,但田文学早就有了准备,将滕雪的**和滕雪受辱的过程都给拍了下来。威胁佳慧,只要她们说出来,就要将她们用色陷害县委领导以求得升官的事情,告发到市里去,并将滕雪和佳慧的**全都印成册子,在县城里散发,让他们家无法生存。
  也不知道佳慧怎么样将女儿就劝下来的,但半个月后,田文学用车在镇中学门口将滕雪拉进车里,准备载到县城里去再行兽行,在半路上,滕雪乘田文学不注意,开了车门跳下车去。
  滕雪跳车后,将腿摔断,田文学见事情不能够顺利,弄不好还会暴露之前所做的事情,要秘书开着车,在滕雪身上反复碾压致死,才装进车后备箱里运走灭迹。
  洪峰将他所知道的案情简述出来,杨秀峰虽说现就了解了案情的,但举报信里所说和洪峰所说还是有一点点出入的。周叶之前却是不知道的,此时,听说这样的案子,两手就捏得死死地努力地克制着,免得自己冲出去将田文学当众给打了。若是之前还在秘书组里,听说这种时候,决然是不可忍的,但如今在领导身边,自家老板做了这些安排,自然会有后续的动作,却不能够因为自己的冲动而坏了全盘。

  “举报信是谁写的,能不能查出来?很多东西都应该从他那里得到实据。”杨秀峰说,洪峰对整个案情还没有讲述完全,但他插话打断了洪峰的叙述。
  “举报者目前还无法核实,直接找对方也不能够核对啊。杨市长,我们推测,这举报信应该是折坳镇的人所写,那么知道真象的人有几个?进一步推测,可能性最大的就是镇委书记张为了。但我们曾试着接触张为,没有什么收获。”
  “张为这个人怎么样?”杨秀峰说。
  “工作能力还是不错的,在折坳镇里也算得人心,只是,他说龙韶华提拔的人。没有龙韶华发话,也不会乱开口的。龙韶华在县里虽给压制得没有多少空间,但对于全市的格局说来,他这里的位子却很重要,在市里,黄国友只要他能够坚守住自己的位子,也就达到战略目标的。会不会真向田文学发难,这种期望不会大……也基于此,我们对张为做工作时就非常小心。”
  “既然是他写的举报信,那他的意图何在?”杨秀峰说,“是为了摆脱田文学对他的进逼,还是为了滕家的冤案?”
  “对于张为的出发点,目前确实还无法估摸出来,但张为的人品和办事能力,在镇里的反响还不错。基于此来判断,张为的品行是可信的,以此为依据,也就更相信他是因为冤案而想说话。但要他这样站出来,在南方市里可能性就小。”洪峰对南方市的人心态的把握更准确些,在这样的形势下,谁站出来那就会给其他的人都当作死敌来对待的。而在阵营里,不会有谁会来救你也不会看到任何希望的。就算张为是在龙韶华的阵营里,但对于全市说来,他不过是很小的一个角色,市里的双方争斗不休,但都不会容忍谁站出来进行告密的。

  “这一关,却是我们必须要突破的关键啊。”杨秀峰说。“市长,我再去跟他接触吧,争取做通他的思想工作。”
  “这样吧,先放一放。张为那边的工作还是我来做吧,将他的退路都安排好,他也就会有勇气站出来说话了。”杨秀峰说,脸上的坚毅之色显露出来,“他们将自己的一点点人性都消磨掉,这种人必须要拿下来。”
  洪峰继续介绍调查的案情。
  一天之后,佳慧才知道女儿给一辆车接走。自然就想到了田文学,追到县城里,身上带着一把尖刀,准备着要跟田文学拼死的。
  到县里后找了一天,都没有碰到田文学,滕会也就得知了情况,到县城里找佳慧。在夜里找到了田文学和其他人在喝酒,佳慧不顾一切地冲进去要刺杀田文学,却给人抱住挣脱不得,滕会倒是冲进人群里,还没有动手,就给田文学的秘书给打晕了。
  田文学当即以袭击领导为由,将滕会和佳慧两人都抓紧公丨安丨局里,而公丨安丨局那边的一个副局长是走田文学的路子才上位的,正好回报田文学的提拔之恩。弄了一份假口供,强行让滕会两人签了字,按了手印,之后就将他们关进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滕会和佳慧都受到不很多的折磨,按田文学的意思,是要在看守所里慢慢地将滕会夫妻俩弄死为止,这样才能够将他对滕会一家的事情都掩盖住。当然,在田文学说来,这不算什么的,这样的事情只是交待几句,自然有人去做。而田文学的秘书,更是其中的主要帮凶,看守所那边是他负责安排的,而对折坳镇这边,对滕会一家的存在更是让人匪夷所思。
  在镇里,不仅将滕会和佳慧的家给搬空,还将他们的所有痕迹都要抹去。对滕雪也是,将她从小到目前的初中,不仅将所有档案销毁,还要所有的老师和同学都不准再提这样一个人,就要当从没有这样一个人存在过。
  “当真是猖狂啊。”杨秀峰沉重地说。
  “市长,如今在镇里张为保持了缄默,对镇里的工作不说话,对其他的事也不说话,估计也是体会到他们的决心和巨大的压力。如今,折坳镇不知道怎么田文学他们怎么威逼所有的人,大家对滕会一家都不再提及,我们到调查时,每一个人都说镇里没有这样的人,从来没有。”洪峰说。
  “学校的老师也对滕雪的事情都不说话?”周叶觉得不可思议,行政里的人迫于压力,屈服于田文学等人,学校老师也会这样没有人性?连基本的做人原则都没有了?这种可能性应该不存在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