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8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叶知道领导的意思,说,“请老板放心,我知道要怎么做的。”在县里和田文学冲突自然不会有什么好处,今后离开了溪回县,他要想找自己麻烦却也未必就能够做到。周叶如今跟在杨秀峰身边日子虽还不长,但也是有自己的人脉关系的。

  两人上楼梯,周叶一直都在注意着四周的情况,整栋楼也都安静着,而留在餐厅里的人也都没有出来。知道就算跟在杨秀峰身后送他回房间,也未必会有好脸色,还不如干脆写,按他说的自个继续吃饭。这样做看起来有违官场里的规则,可用在杨秀峰身上却是不错的。等杨秀峰走后,田文学自己到前台处取了两瓶五粮液到桌上,也不看谁,开了用大杯子喝。滕丹和龙韶华两人也都不参与,其他两桌的人虽说嘴馋着那五粮液,却也不敢贪嘴,怕给杨秀峰知道后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做。万一要自己付账掏钱,那可真冤死了。

  五粮液好喝,但要用公款结帐喝着才开心,自家掏钱,那是自找罪受,痛心那钱啊。
  见周叶似乎有些紧张,杨秀峰说,“此时,田文学也不敢做什么的。”周叶也知道,田文学不可能实现就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会不会等他们出来后,用电话安排人手来陷害他们?这种手段对田文学说来却不一定就做不出来的。
  走到房间门口,杨秀峰没有立即开门,而是在门上敲了五次。门却自动地开了,周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宾馆的主要通道设有监控器,但走廊通道却没有安装,这样做是不是怕将领导的一些隐秘之事给暴露出来?这层楼主要是用来接待领导的,或县里主要领导休息之所,宾馆的用意也就不难琢磨。
  门开了,见房间里的人是洪峰,让周叶暗地吃一惊。随即也就想到老板之前就布置好了,今天在餐厅上闹一闹,也是让溪回县的人不能跟上来吧。在门口处,周叶也就站下,他的房间在楼下。洪峰在房间里自然是要给老板汇报案情的,自己能不能就进去?
  杨秀峰见周叶犹豫,说,“进来吧,一起听一听。”今后具体的工作,也是要周叶来联系各方面的,早些了解到案情,对今后工作起来也就顺手些。
  洪峰等杨秀峰进来,说,“市长,情况还是不容乐观啊。”
  “先说说看,不管怎么样,这样的案子也得查出来,才能让我们心里安稳些。”杨秀峰说,知道洪峰等人在溪回县才几天时间,人手又少,没有太多进展那是很正常的,“辛苦大家了。”
  “目前最关键的就是我们无法进入看守所里,也就无法见到死者的父母,得不到他们的证言证词。这个太关键了……”洪峰说。
  “先将你们所查出的情况说说,然后再想办法吧,实在不行,请省里的人下来。”
  房间里就三个人,周叶对整个案子都还没有听说,杨秀峰之前却看过了举报信,对案子的大体脉络有所了解,只是想得知洪峰在三天里又得到多少细节方面的事情。对案子的进展有多少有利的一面。
  “我们查过,着案子和举报信里所说是吻合的……”洪峰说。
  几个月之前,田文学到溪回县出任县委副书记。到任后,李润还没有就退下,田文学借助这条和李润的关系,又一直被陈丹辉等人看好。在县里和滕丹的关系之前一直就不错,帮过滕丹好几次忙。这时,到县里了滕丹自然会回报于他,将手里的人事权也就放出一些来,有田文学控制着。

  到任前一个月他还是很守规矩的,在这一个月里,李润退下去,田文学也就一有空就回市里将自己的工作给陈丹辉汇报,也请滕丹帮他在陈丹辉面前说好话。此时,两人之间的关系更增加一分。随即也就制定出要挤榨龙韶华权力空间的决心,田文学提出后,两人联手,让今后龙韶华在县里只有打工的份,县政府那边也就做一做具体的工作,至于人事权等方面也就最大地削弱掉。
  有了这决心后,田文学也就进行操作,借着下乡镇进行调研的借口,对县里乡镇和县内局级主要领导进行考察和考评。考评中,对龙韶华的人都进行了打压,找到一些由头,当即免了两个人。随后,又将一些跟滕丹不紧的乡镇干部也下了两人,这样,不仅仅将一些位子空出来了,也使得乡镇的干部紧张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免去任职的文书就递给了自己。
  如此一来,为了保自己位子的干部和在这动荡情况下找进步机会的人,也都纷纷行动起来。该送钱的送钱,该托关系的托关系。当然,最直接最管用的还是要到田文学那里去认门。一时间,溪回县也就进入那种状态里,而获益最大的也就是田文学。有了第一个人交钱稳定下来,其他的人也就知道要怎么做。田文学得到甜头之后,在县里就公然地开出价码,标明什么职位多少钱来。
  收到这些钱后,田文学却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不会将滕丹就抛开,反而是在陈丹辉面前表现得更好,在滕丹那里也将自己所得到的,分出大部分来交给滕丹处置。滕丹对他所作,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于捞钱花钱,在跟李润身边时田文学就经手太多了,只要不是大宗的利益往来,李润基本上就是要田文学去办这些事的,使得田文学不仅知道李润更多的隐秘,也让他那胆子肥得超出人们接受的极限。

  到溪回县的第三个月,田文学对县里这些操作就摸得很透,在乡镇里始终空悬着几个位子,让人们都产生一些想法,之后才能调动起人们的那种念想。这样的手段很浅显,只要有那胆子去做就足够了。不仅在钱才上,田文学身在升职的主要关口坐镇,自然就会有下面的人请客。休闲娱乐,吃喝之后种种安排和享受也都经历过了,随之就觉得这样还不过瘾,也就打起乡镇或局级里的一些女干部的主意,不论是**还是年轻的女子,只要看中了也就会公然地说出来,不能够得到的目标那是少而少之。

  折坳镇副镇长滕会也是心思动念之人,四十岁了,还是一个副科级,觉得目前有机会,也就想将自己多年的积蓄花出去。不说别的,只要能够进县城做到县局主要领导,对自己今后的生活也就会稳定多了。对于他说来,能够混到这一步,也就算是不错的结局。自己的积蓄,加上再借一些钱,和自己所知的进城价码也就相差不多,在当面求一求情,就很有可能做成功的。
  滕会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在家里就和老婆佳慧商量。佳慧平时在镇里很少将心思放在工作上,对打麻将之类的、唱歌跳舞之类的活动更关注一些,平时对自家男人总是有些不满意,觉得都四十岁了,才是一个副镇长,还有什么前途?女儿已经十四岁,在镇里中学读书,成绩不错,人又生得相貌出众,有些佳慧的那种韵味却又更显得有美女的潜质。佳慧的另一个心思,就想让女儿到县城一中就读,女儿的学习不错,要是有一个好的学习环境,一定能够更上一个台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