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78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领导对县里的工作倒是没有一句批评的,但却是句句都在骂人,还让人无可回避与分辨。
  第一次工作总结,也就让从市里跟来的那些人知道了到县里后要怎么样来进行工作,县里的人也明白了这个常务副市长和其他领导有着完全不同的风格,不会给谁留下脸面的,而且,打脸根本就不看时机,也不会管对方能不能受得了。房间里沉闷,随着龙韶华自我批评之后,杨秀峰也不当回事,将这一次的总结打了句号。
  滕丹自然要将气氛营造一下,不会因为领导的批评就对其他人都不理睬的。当下说到时间差不多了,该解决饥饿问题的。杨秀峰暗地给周叶示意,周叶也就主动到滕丹身边,提出了晚餐就标准的工作餐周叶的规格。滕丹对周叶笑了笑,知道杨秀峰这个领导是这样子,市里的其他人也不会将怨气撒在县里,自然会按领导的意思去做。
  县政府和县委也就相邻而建,县政府有接待用宾馆,杨秀峰一群人也都住在县政府宾馆里。宾馆有餐厅,餐厅有一个很大的厅,这个餐厅以及承包给外面对老板经营,对外也开放。之外,还有一些小厅,小厅里可容三桌的客人。晚餐也就在二楼的这种小厅里吃饭。
  溪回县的领导过来不多,但今天到参与工作接待的干部也都到了,县里主要领导除了滕丹和龙韶华之外,还有几位。副副书记田文学也在其中,此外,还有县政府的两三位副县长。双方加起来,也就有了不少的人。但桌上只是放了四菜一汤,四菜做得丰盛,又分别用两盘子盛放,桌上也就有八盘一盆,但杨秀峰见了也不好怎么说。

  就位后,滕丹就请示,说每一桌上一瓶酒,随即解释说五十元以内的瓶装酒,领导要是有不同看法,那就让他这个主人自己出钱来请。话说到这一地步了,杨秀峰也就不再坚持,说,“这样吧,今天大家都辛苦了,喝口小酒去去乏,还是我来请吧。”
  田文学之前在介绍时就和杨秀峰握手了,只是杨秀峰对他似乎不搭理,此时,他就站在滕丹身边,听了领导这样说,就将话接过来,说,“市里领导的风范就不同了,杨市长,说句本情话,在基层里做工作,不喝酒那工作就难顺畅。大家也都习惯了在吃饭中将工作就解决了。”
  滕丹听他这话,本想拉住他不让他说,可这样做又太明显也不好看,只得说,“市长,这次在溪回县您就不抢着请吧,下次到市里,我带几个人您再回请,成不成?”
  酒杯很小,第一杯大家合饮,第二杯是滕丹敬,随即是龙韶华敬,杨秀峰也都喝了。按说轮到田文学了,他端着酒杯走过来时,却见杨秀峰已经端起饭碗在吃了。
  田文学从外貌上看,显得帅气,才三十六岁。不胖,很精神的样子,只是脸上似乎在发福将那脸皮衬得很紧。但仔细看,就看得出他眉眼之间有着一股得色,甚至可说是跋扈之气。就算有杨秀峰这个市委常委在场,他也带着一种“平等”的味道。白天的一些事情,田文学是挺到说一点的,而杨秀峰在市里的一些事也听说过,不过,对此都没有往心里去。在南方市里,谁能够真正站住脚谁才是说话算数的人,他就有不同的看法。

  之前在李润身边,已经尝到太多的甜头,到溪回县里手里的权力更直接一些,特别是对县里的人事升调,在他手里就有一块不小的蛋糕,可任由他指支使。而溪回县里,有他介入之后,在格局上就完全是一边倒了。在县里只要给一个人的脸面,那就是滕丹这个一把手。龙韶华在市政府那边的工作,田文学很少发言,但对龙韶华所用的人,都在慢慢地挪动,将更重要的一些位子空出来。这样才能进行下一步的操作,滕丹见他才到县里,两人除了之前的情感外,又都是陈丹辉阵营里的人,李润在退休之前又跟滕丹直接招呼过,也就能够容忍田文学在县里的那些做法。

  田文学的性子是在跟着李润最后那几年里养成的,在领导面前很难过作态,特别是在李润面前,对李润的心态揣摩得最准,每一次帮李润办事都让李润高兴,也就对他越来越赏识和看好。在市里时,陈丹辉面前也走得勤,对陈丹辉和李润之间的利益往来基本上是他在经手。得到领导这般信任之后,田文学在领导面前和背着领导就完全是两回事,两种做事的面孔和心态了。
  见过领导们怎么样玩弄权术,对田文学说来也就深深地体会到权力的那种深入血骨里的美味。在给李润做秘书之际,就在市里只要有操作的机会,都不会放过。手虽伸得长,但他对李润、陈丹辉等主要领导却舍得本钱。得到领导的信任之后,在市里也就可说是呼风唤雨,而他的胆子也就越来越大。
  在市里,除了黄国友等少数领导他有所顾忌外,大多数领导面前,田文学就如同是南方市里最有权势的人物,最能够玩转的人一般。大家知道他和陈丹辉等人的关系,也知道田文学在这些主要领导面前能够说得上话,也都对他退让几分,对他的意思和要求的,也都尽量去做,如此一来,田文学的嚣烟也就更狂。
  在田文学眼里看来,杨秀峰不过是一个没有任何根底的浮萍,就算是常务副市长那又怎么样?溪回县就是陈丹辉最看好的,也最得意的所在,不会由着杨秀峰胡乱动的。如果杨秀峰知趣,今后在市里自然会顺利一些,要不然,有陈丹辉将他压得死死的,省里还能够直接出面来为他说什么不成?他也没有脸面向省里去哭诉的。
  端着酒,见滕丹和龙韶华两人已经敬过酒了,田文学在这种大场面里也不会自乱规矩,抢在两人面前,何况给杨秀峰敬酒也就是一种应酬而已,他不会将杨秀峰的态度放在心上的。走到杨秀峰身边,见他已经端起碗来吃饭,也曾听说过杨秀峰喝酒不行,最多也就肯喝三杯。但到了县里后,可不能够由着他了。之前就说过,在基层里,工作就得和大家打成一片,喝酒就是最好的交流方式。在市里,其他市里主要领导之前他走过去敬酒,也都没有谁给直接推托过的。

  “杨市长,两位领导都给您敬过酒了,我虽说位子低微,也厚着脸皮来给领导敬一杯。来来来,请将酒瓶递过来,我亲自给领导满上,是我的敬仰之情。”边说着,要其他人将放在桌上的酒瓶给他递来,要给杨秀峰的酒杯里倒酒。
  杨秀峰吃饭很快,此时已经将碗里的饭吃下,转着圆桌要将那盆饭转到自己身前好盛上,对身后的田文学说话浑然没有一点感觉。周叶不在这桌,身两边是滕丹和龙韶华分坐左右,随行调研的各组负责人也在着一桌。龙韶华见杨秀峰这样子,也就知道他的意思,帮着将桌上的饭转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