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房东阿姨同居的日子里,房东女儿才是美女尤物》
第1245节

作者: 康宗宪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看见高若诗的时候,眼睛都湿了。

  可是高若诗突然一下子看到我们,眼神竟然是陌生的,吓了一跳的她,赶紧撒开小脚,跑到了沙发后面。
  有些怯懦地看着我们。
  很明显,这个还没有开始记事的孩子,已经忘记了林若是谁。
  “你……”
  林若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这是多么悲伤的一件事情,自己的女儿不认识自己了。
  我赶紧拉了一把激动的林若,心中也是深深一叹。

  你可怜。
  这个孩子何尝不可怜……
  这是我的亲生女儿,可因为小呶呶的死,让我对她一直亲热不起来。但不亲热不代表仇恨。她应该是属于高世松的。
  既然林若离婚了,最好还是和高世松保持距离。
  因为高世松这样的人,绝对会再结婚。
  哪怕只是形婚,也必须重来一次。
  可我没想到的是。
  高世松穿着一身睡衣,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时候,看到高若诗这个样子,跟着笑了一下:“这是你妈妈,快叫妈妈。”
  我浑身一震。
  林若也不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高若诗奇怪地看着林若,似乎在搜寻着自己的脑子里对眼前这个女人的所有印象。好像终于记起来一些什么,才有些不确定地喊了一声:“妈,妈……”
  “哎,宝贝,宝贝!”
  林若低下了身子,激动地把孩子抱在怀里,再也不肯放开。
  “妈妈带你出去买好吃的,乖!”
  林若很快就把孩子带走。
  因为她知道,高世松可能有事情要和我说。
  果不其然。
  两人一走,高世松就坐在沙发上,似笑非笑看着我,那眼神之中,说不出的“情深意切”……

  艾玛。
  我被吓了一跳。
  自从知道了高世松的性取向之后,我都不敢和他对视了。
  总是感觉高世松对我实在有“另眼相看”的意思。
  被他看得有些浑身不自在,我只能尴尬一笑:“老板还好吗?”
  我发现他头上有了几根白头发。他的气质还是那样的淡然儒雅。
  高世松淡淡一笑:“能有什么好不好。从省长到证监会主席,本来就是一个养老的营生。”
  我一脸歉意:“是我连累您了。”
  高世松摇了摇头:“没有谁连累谁的。这是我自己愿意的,不是吗?”
  他深深看着我。

  艾玛……
  我又觉得菊花一紧,但我能说什么,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哈哈,别怕。”
  高世松喝了一口茶,随意坐在沙发上,突然看着我道:“这次天泉医院上市,阻力很大。”
  “什么?”
  我脸色没有变化,因为我知道这是正常的事情。

  高世松呵呵一笑:“很多人表示医院刚刚易主,情况还不稳定,不符合上市标准。”
  “可是我们天泉有实力啊!”
  我皱了皱眉头。
  高世松看着我:“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在哪里得罪了滕老?”
  我苦笑一声。
  果然还是滕老的鬼。
  不过这也在我预料之中,滕老不会眼睁睁看着我在魔都立足。
  他知道我不敢把那个黑资料拿出来,他对我也一定会斩尽杀绝。
  他太了解我是一个怎样纠结的人了。
  我不会那种因为自己,就把所有跟着我的人,都一起带到深渊的人。
  “这件事情可以不说吗?如果说出来,事情就更大了。那这些阻力……”

  我深深吸了口气,还是没有说出来。
  高世松理解地笑道:“毕竟我才是管事的,他们再多阻力,有什么用?”
  我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看着高世松。
  心里真的太感动了。
  我知道高世松在这件事情当中,顶着多大的压力。
  “那您这次过来……”
  这就是我的老板,我的鼻子都忍不住一酸。
  在我遇到事情的时候,他总能帮我解决。
  高世松悠然一笑:“我来帮你们上市。把这件事情彻底定性。”
  他身体微微前倾,拍了拍我的手:“三天之内,必须要把上市的所有事情搞定。不管遇到多大的阻力。你能保证吗?”
  我顿时豪气冲天:“只要有您的帮忙,我这边都已经准备好了。”

  高世松点了点头:“第二件事,帮我照顾好孩子。记住,他叫高若诗,不叫刘若诗。”
  我霍然起身,脸色剧变看着他:“老板您是什么意思……”
  高世松嘴角泛起一丝微笑,那双深邃的眼睛中流露过一丝的柔色:“傻瓜,你这么聪明,真看不出来吗?这件事情,我必须要顶住所有压力,无视证监会其他人的意见,违规操作,才能保证你们三天之内上市。而一旦我违规操作,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
  “什么?”
  我浑身一震。
  我没想到,高世松对我竟然如此情深义重!
  他竟然要用自己的前途,来换取天泉医院的上市!
  这……
  我愣住了,我真的已经哽咽到一个字都很难说出来。
  高世松笑吟吟看着我,突然柔声说道:“能再帮我按摩一次吗?”
  “老板……”

  我再也忍不住,眼泪狂飙。
  第850章:生死存亡
  我再也忍不住的眼泪,流了下来。
  这一辈子我流泪的机会其实很少。
  自我从监狱那个人间地狱出来之后,我以为我已经开始心硬如铁。很难再有什么事情能触动我的内心。

  可我发现我还是错了。
  李猛死的时候,我哭了。
  今天面对高世松的大义,我再次流泪了。
  我没想到高世松能做出这样让人无法理解的选择。

  因为我只不过是他曾经的一个小弟而已啊……
  情深义重,夫复何求?
  这一辈子,我欠高世松的实在太多,穷极一生恐怕都没法偿还。
  第一次,他因为我和李猛之间的股市斗争,想办法调回了京城,调到了证监会,在那段时间里,他严密监控着天泉集团资金的走向,帮我减少了大量资金的损失。
  这一次……
  他更是打算为了我,不惜把自己的前途赌上,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候,在所有人都盯着他的时候,公然违规操作。

  毫无疑问的是,连他自己都明白的是,这件事情之后,他一定会遭遇牢狱之灾。
  这绝对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然而,他却没有一点犹豫!
  “老板……”

  其实我想说,真的没有必要。哪怕这次天泉不上市,我都不愿意让他做出这样的牺牲。
  可他却是轻轻摇头,笑道:“刘毅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矫情的人了?如果这次天泉集团不能在魔都立足。空有大量资金又能如何?你别忘了,你们的产业都在国内。你们不是那些互联网公司,没法在国外上市的。”
  我顿时语塞。
  这就是我们天泉集团的硬伤。
  我们受到某些体制的制约太大了。
  “可是……”
  我眼泪依然止不住,在这一刻,我真的很是心疼高世松。
  他凭什么?
  他为什么?
  因为我这样做?

  他完全没有必要的。
  高世松没有再说话,悠然起身,此时的他看起来,身上似乎轻松了很多。好像是突然要离开这尔虞我诈的官场,离开这勾心斗角的地方,他整个人都精神焕发一样。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