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101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到村子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左右,我直接把车子停在他们村子旁边,刚下车,就看见村头站满了人,其中有邵立品和张尚彬,我向他们走了过去,见我出现,他俩也是一番惊讶,说我怎么又回来了。

  瞅着旁边很多人,议论纷纷,还有朱建斌的父母亲人,一个个脸上异常焦急,我问什么情况,张尚彬说朱建斌不见了,昨天出门以后一直没有回来过,此刻他的家人发动村子里的人帮忙找,平常时日,朱建斌疯疯癫癫这里去那里去,可是一到晚上就能回来,可是这一次,从昨天出去以后就没出现过。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既然遇上了这码子事,那我也总得加入搜寻的队伍,不过在此之前,我问他们村的一个人,疯老汉的家在哪里,那人跟我说,在村西头。
  于是找了个空档,我让张尚彬他们稍微等我下,按着那人跟我说的位置去找疯老汉,到了他家之后,喊了几声,推门而入,凌乱不堪,潮湿发臭的屋子里头居然没人,问了他的邻居,邻居跟我说,老疯子这里去,那里去,没人知道他的行踪,有时候在深山里头过夜,有时候在小河沟里头,总之很少在家,还问我找他什么事情,我没有细说,既然他不在家,那我只能下次再来,匆匆回到村头,和张尚彬他们集合,组织起一队人马,沿着一条山路,往后山寻找,除了我和张尚彬、邵立品,这一路人马还有两个朱建斌的族中叔叔,对于我们帮忙一起寻找,他们也是相当感谢,只不过其中一个叔叔却有意无意的说,找也是白找,与其这样疯疯癫癫的找回来,还不如就别被找到了,这样也好让他父母短痛一时舍了长痛。

  也就是自己人能说出这样的话,要是别人说这样的话,肯定被人说死,但是就因为是自己人,他敢这么说,也十足的分析了朱建斌这样疯疯癫癫的活着确实是一种累赘。
  日期:2017-09-03 15:59:17
  当天晚上的月亮极大,沿着山路,走到了他们家后头的山上,这一带我小时候也经常来玩,主要是这片山里头很多银矿的矿洞,我们小的时候经常会结队来这里捉迷藏之类的,这些遗留下来的矿洞经受着岁月的洗礼,可是却依旧拥有着它独有的历史韵味。
  早些年,县里也在这里立了牌,将这里保护了起来,可是光这样也没什么意义,其实村子里的人,都希望出现那么个大老板,能够把这一带借着银矿遗址的名头开发成旅游区。
  这样一来也能带动整个农村的发展,只可惜,还是那一句话,村干部是无能之辈,我记得前些年,有一个老板曾经看上这里说要开发这里,结果当时的村主任居然要让那个老板从某某某地造一条路到山上。

  原本啊,这也算是合理要求,可是后来老板就被吓跑了,为什么被吓跑,说出来不怕笑话,那条山路其实毫无必要修建,但是村主任之所以要他修建,是因为这山路建造好之后,他种植在山上的板栗就能很方便的运出山。
  说起来要是这条山路修了,能造福到大部分山里种有农副产品的乡亲,那也是不错的,可是偏偏这条路唯一能造福的就是村主任,而且这条路的造价极高,就因为这个原因,那个老板被吓跑了。所以说,这样的村干部有个屁用,啥事干不成,只会为了私利拖后腿。
  日期:2017-09-03 16:14:05
  惨白月光穿过重重树影,在黑墨无边的地面上映照出一个个浅白的斑点。路边萧瑟的树林,一棵棵屹立着,透着露水的湿痕,反射出月色的银白光。
  漆黑的夜晚,寂静阴森,风阴冷的嚎叫着,时不时可以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现在已经晚上9点,突然一个黑影掠过山坳,转瞬即逝,夜寂静的可怕,仿佛黑暗要吞噬一切。
  索性我们有五个人,倒也还好,不至于被吓破胆子,我们都知道,这一带是银矿旧址的集中地,老一辈传言,以前旷工死了都是直接找个地方掩埋,甚至还有百人坑之类的,头先几年,还经常有人在山上挖出死人骨头,骸骨之类,特别是我们脚下这块位置,经常发生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是夜半嚎哭,鬼影翻天等等,当然可能这些都是传言的比现实要来的恐怖,只不过不论真假,置身此地,多少让人心生惊悚。

  朱建斌的叔叔说,要不就此打住回去吧,邵立品说时间还早,要不再找一会吧,还说之前不是有一个村民说过,前些日子他在这一带,见到过朱建斌,兴许这一次他又摸到这里也不一定。
  张尚彬有些胆颤的问我们,刚刚有没有看到一个黑影划过,我心头一纠,心思着,能不能不要说的那么瘆人,正当我们疑惑的时候,突然的一声野兽鸣叫,我们寻声望去,突然看到一个黑影朝着左上方的矿洞奔跑而去。
  朱建斌的叔叔眼疾,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人影是朱建斌,他大吼一声,手一指:“是建斌。”
  心中一番雀跃,五个人加快脚步,追了上去,一溜烟的功夫,朱建斌已经钻进矿洞,我们几个也是尾随而入,打着手电,矿洞里寒气逼人,隐隐约约的还有瘆人的声响,我也是佩服,我们一人一盏手电都不够敞亮,那朱建斌居然什么都没有,可以那么麻溜的在这黑不溜秋的矿洞里头飞奔。
  日期:2017-09-03 19:25:34

  《插播广告:本书企鹅群:118479737,另弄了一个微信交流群,闲着无聊的可以加入,一起吹牛鬼话。》
  走进矿洞,我们没有直接朝里头追,朱建斌的叔叔让张尚彬和和邵立品两人回去喊人,就说在这个位置找着人了,让大家都来这里。
  他俩下山之后,就剩下我和朱建斌的两个叔叔,站在洞口,矿洞里头不时传来一阵阵呼啸的风声,里头一片乌漆墨黑,我偶尔用手电往里头照,也看不清楚个所以然。
  忽然的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沉闷的声音,仿佛一个人的呻*,我们三面面相觑,生怕是朱建斌在里头遇上什么意外,于是心照不宣的拿着手电,缓步朝里头走去,四周一片的寂静,我大气不敢出,向前走了大概十米左右,突然出现一个分岔路口,再之后,停下了脚步,不敢再继续往前。
  朱建斌的叔叔皱着眉头说:“还是等等吧,等会多来点人,我们再分头找,这矿洞以前来过,深着呢,一时半会也走不到尽头,既然建斌在这里头,那总是丢不了了。”
  我点点头,左看又看,隐隐的看到左边的分叉洞口,前头冒出一丝光亮,寻思着往前几步也没什么关系,于是蹑手蹑脚的向前,可是走了五米,我后悔了,骤然间整座大山一番抖动,来路居然塌方,将我堵在了里头,真是叫苦不迭。
  我隔着堵在身前的岩石嚷嚷着,对面朱建斌的两个叔叔也是惊惧万分,不时的摇动着手里的手电,索性还能从缝隙中看到光亮,说明堵的不算太严实。
  可是,似乎我天生倒霉,刚刚剧烈的抖动还未平复,突然的又一番颤抖,矿洞上头不断的掉下碎石,密密麻麻,我一边躲避,一边只能朝着反方向跑,咣当一声,来时的道路被倾泻而来的巨石堵了个严丝合缝,我喊着朱建斌的叔叔,可是却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回应,也瞧不见他们的手电光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