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100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魏忠贤嗝屁,这银矿里头有很多他的私人财物,一时间来不及转移,就被埋藏在附近的某个地方,据说那可是非常庞大的财富。我爷爷辈经常会说,我们这哪哪哪有一个很大的宝藏,说的就是魏忠贤藏宝之地,不过这也无非是一个传说而已,没多少人会当真,只是却留下了那一句:“银矿落,银矿落,银矿里头有金窝窝。”
  日期:2017-09-03 11:09:19
  我刚打开车门,身后的老汉突然来了一句:“你们是来看朱建斌的吗?”

  我转过身子,诧异的看了看他。
  张尚彬说疯子有时候正常,有时候疯癫,你搞不清楚他的脑子想些什么,也是,就好比现在,他瞪着我,问我们是不是来看朱建斌,这种神情,这种语调,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疯子。
  老汉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泛黄的牙齿,他说:“朱建斌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了,医不好。”
  我说你怎么知道,邵立品嘲笑我一番道:“你还和疯子较真起来了。”
  这一句话被老汉听到,只见他站起身子,吹胡子瞪眼,指着邵立品道:“你才是疯子,你全家都是疯子。”
  也是惊的他吐了吐舌头,兀自爬上车子。
  老汉冷冷的看着我,让我给他一支烟,我从怀里掏出,继而整包都扔给了他,他看了我一眼说:“我要一支,你给我一包干嘛,看不起我啊。”
  果真是疯子,有些让人抓狂,我本以为他会有骨气的拿上一支,把余下的还我,谁知道,他说是这么说,但结果抽出一根点上之后,把余下的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他朝我吐了口烟丝道:“我有钱,整个银矿都是我的,别说一包烟,就是一个卷烟厂我都能买下。”
  车上的邵立品催促着我,问我有完没完,尽和一个疯子墨迹,我无奈的笑笑,转身上车,启动了车子。
  临走的时候,老汉大声嚷嚷道:“我有钱,我能救朱建斌。”
  对于疯子说的话,我的两个发小没在意,可是我却隐隐间觉得,这个老汉没那么简单,心头开始有一丝好奇开来。
  日期:2017-09-03 15:06:25
  回到家中,上官青和母亲已经在忙着做晚饭,趁着这个时机便去隔壁三爷爷以及四爷爷家中逛了一下。
  我爷爷四个弟弟一个妹妹,如今只剩下三爷爷以及四爷爷,还有早些年因为工作分配的问题就一直待在县城的五爷爷。

  每次回乡下我都会抽点时间去看望一下他们,三爷爷去了城里女儿家里玩,我又辗转去了四爷爷家里,见我到来,也是异常开心,嘘寒问暖。
  我给他点上一支烟,闲话家常的聊了一会,有意无意的提起朱建斌那个村子银矿的故事,这些事儿从他们嘴里说出来,更让人觉得有那么有些平淡却又充满玄乎的感觉。
  四爷爷今年82岁,体格还相当不错,就是耳朵有点背,我和他说话都要扯着嗓门,要不然他压根听不见。
  我问他认不认识下面那个村子的疯子老汉,他皱眉思考,继而说道,认识,哪能不认识,他说那个疯子叫蓝溪贵。我问他这人是怎么疯掉的。
  他说,五十年前,那时候蓝溪贵才二十来岁,大队里头赚公分,去后山挖番薯,去了十几个人,那片番薯地就在一个矿洞附近,期间口渴,到旁边的小山沟喝水解渴。
  四个人一起去的,那小河沟的下头有个深潭,连着矿洞,一直以来就很神秘,深潭的水永远不会干涸,曾经用几台抽水机一起抽水,几天几夜,那水都不会浅去。
  那深水潭大概也就两个井口大小,深不见底,经常会有野兽掉进里头,然后溺死,也发生过淹死人的情况,蓝溪贵他们喝了水,解了渴,趁着乘凉的片刻,走到这深潭旁边,顿时觉得凉意逼人,特别畅快,他是个胆子特大的家伙,不由分说,脱掉衣服,扑通一声扎进了水潭,旁边的人也是惊的连忙吼吼,让他赶紧上来,说这水潭不干净。
  蓝溪贵哪里会害怕,在水潭泡着,笑嘻嘻的,还时不时的扎进水中,旁边的人忧心忡忡,忽的只见他整个人被什么东西拽到潭底,之后再也没动静,那些和他一起来的人连忙回去喊人救援,可结果蓝溪贵这一沉入水潭就再也没有浮上来过。
  第二天当所有人认定他已经溺死,就等着尸体浮上来,替他收尸的时候,他居然从一个矿洞当中走了出来,也是惊的众人吓了一跳。只可惜,他人是回来了,却不再正常,有人说他疯了,傻了,老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而他也就自认是疯了,时间过的很快,他这一疯就疯了五十年,如今就剩下他一个孤家寡人。

  日期:2017-09-03 15:22:43
  在家里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下午开着车子回城里,途径朱建斌的那个村子,突然的马路旁边窜出一个人来,挡在马路中间,等我看清楚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人居然是疯老汉蓝溪贵,我摇下车窗,他就站在一旁,指着我的鼻子,深邃的眼眸暗藏着岁月的年轮,我客气的喊了一声蓝爷爷。
  他嘟囔了一下嘴,放下手来,而后整个人依靠在我的车身上,为了防止意外,我赶忙挂了停车挡,我问他有什么事情,他勾勾手,让我给他一支烟,我哭笑不得,拿出一包没有拆过的香烟,全部都给了他。
  “我跟你说,老汉我不是抽不起烟,一个卷烟厂我都买的起。”
  他一边说,一边利索的拆开香烟,还让我给他点上,我也是乐得效劳。
  他就这么的站在我旁边抽完那支烟,期间也没说话,而我也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他忽的看了看我,扔掉烟屁股,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红纸包起来,约莫三分之一个手掌大小的东西递给我说道:“小娃娃,你人挺好,昨天给我一包烟,今天给我一包烟,老汉说过,不是买不起烟,你给我的烟,我就当是向你买的。”
  我不知道那红纸里头包着的是什么,也没好意思拿,他却一把将那东西塞在我手里,然后转身大摇大摆的离开,一边嘴里还喊着:“银矿落,银矿落,银矿里头有金窝窝。”
  我无奈摇头笑了笑,把他给我的那个东西放在一侧,开着车子离开,上官青问我他是谁,我说只是我们这的一个老疯子,上官青嫣然一笑道:“我觉得他并不疯。”
  也许吧,他确实不是疯子,只是他比别人怪异一点,所以别人就认为他是疯子了,开了半个小时的路程,马上要到城区,突然前面横着出来一辆电动车,吓得我一个急刹,对于这些马路杀手,我也真是无语。
  突如其来的刹车,导致中控室上放着的那个老疯子给我的东西掉在上官青的座椅下面,上官青弯起身子捡了起来,握在手心,一边说道:“这什么东西啊。”

  当她拆开外头的红纸之时,我撇头一看,两人不免倒吸一口凉气,震惊万分,这红纸里头包着的可是,金灿灿的物事,如果我没看错,这可是金疙瘩啊!
  日期:2017-09-03 15:48:24
  回到出租屋,我手里握着沉甸甸的金疙瘩,和上官青两人面面相觑,从外形上看,这块金子不像是近代的,倒像是古时流传下来,联想到疯老汉跟我说的那些话,说什么他并不是买不起香烟,继而给了我这块金子,我开始愈发相信,这个疯老汉没那么简单,更不是别人所谓的疯子那么肤浅。
  可是无论如何,这份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要,我必须还给他,上官青也同意我的做法,于是,稍微休息了片刻,我又一个人开着车子折返回去,打算把这东西还给疯老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