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6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说,就说道:“不过他们有个条件,所有的打井费用他们出,不用我们管,但是从勘探到施工到出水,这一切过程不许地方参与。”
  邬友福说:“不参与就不参与,只要能吃上水就行。”他又习惯性地整了整头上的假发。说道:“长宜,不错,开局不错,不管事大事小,办成了一件事,很好,你也辛苦了。”

  彭长宜说:“不辛苦,只要您坐镇指挥我支持我,我工作起来就没有顾虑,就只顾往前给您冲。”
  彭长宜说着邬友福喜欢听的话,不过,他并不觉得自己说这话的时候有多低,因为从常理上来说,邬友福比他大那么多不说,他毕竟是班长,是盘踞了三源多年的地头蛇、土皇上,在言语上、行为上,给他足够的尊重,也是应该的,没必要逞口舌之能、匹夫之勇,慢慢地适应三源的政治气候,同流不合污,顺应不顺从,只有这样,才能站稳脚跟,才能施展自己的抱负。周林、徐德强已经给他交了学费,他可不想做第二个“他们”。

  邬友福笑了,说道:“长宜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人多么不好合作呢,你来了这么多天了,看出我有什么难以相处的地方吗?没有吧,咱们同心同力,共同做好三源的事情,你下一步还有希望,我呢,估计就在这个地方退休了。所以我什么追求都没有了,唯一的追求就是希望三源的人民能一天比一天生活得好。”
  彭长宜说:“您的境界太高了,我要好好向您学习。”
  这时,秘书抱着一个保温桶进来了,给他放在桌上,打开盖子,从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个蓝花白瓷的小碗,用里面的一个小羹匙往碗里舀了一碗汤,放到他的前面,然后就出去了。
  邬友福说:“你吃早饭了吗?”
  彭长宜说:“吃了,吃了。”
  “我有个习惯,早上吃不下别的,只能喝碗清汤,多少年都改不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喝汤养生啊,不像我,早上油条,最毁胃的了。”
  彭长宜这样说着,就想起小庞跟他说的“三大怪”其中的一怪就是“邬书记的酒”,他说是邬书记每天早上起来都喝一杯自己泡制的保健酒,但是这分明是一碗冒着热气的清汤啊。不过,随着香味的扩散,彭长宜渐渐闻到,这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清汤,有着一股浓郁的肉香味,但又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肉香味。
  这时,里间的电话响了,邬友福放下羹匙,就走进了里面去接电话去了。趁这功夫,彭长宜赶紧起身,打开保温桶的盖子,晃了晃,就发现这分明是甲鱼汤,有龟甲骨还有小爪子,有枸杞和参片,难道,他十多年来,每天早上喝得都是这甲鱼汤!难怪他比实际年龄显得面嫩,真会保养啊!

  彭长宜重新给他盖好盖子,坐回到原来的位置,打开自己的水杯,喝了一口。就听邬友福在里面小声地温柔地说道:“好了宝贝,我现在还有事……”不一会,就从里面出来了,他发现自己的门没有关死,就说道:“我的小孙子,我昨晚没回家,早上就给我打电话来了。”
  彭长宜笑了一下,从他的口气中听得出,刚才分明不是跟孙子在说话,就说道:“您真幸福,天伦之乐。”
  “呵呵。”邬友福高兴地笑了,脸上更加显得有光韵,有神采。
  彭长宜站起身,说道:“你赶紧喝汤吧,我不打扰了,我还没去我办公室呢。”彭长宜特地强调了一下自己是直接到他这儿来的。
  邬友福笑着站起来,他非常满意彭长宜这样做,就起身把他送到了门口。
  彭长宜刚才就让老顾把车开回去了,自己从小门洞走了过去。他不知道徐德强为什么不走这个门洞,是因为进这个门洞时要低下头吗?低头怎么了,低头就能说明你向某种势力屈服了吗?不能。彭长宜忘记是看了谁写的一篇回忆录,说当年毛主席赴重庆谈判,他下了飞机,就看到许多被国民党收买来的人高呼“蒋主席万岁”,向***示威,向他示威。据说他当时急中生智,也跟着诙谐幽默地喊了一声:蒋主席万岁。喊了又怎么样,照样把你赶到台湾去!在当时那个险象环生、步步惊心的时刻,喊了你万岁,就能说明是屈服于你吗?不能,只能说是智者的权宜之计。既然是怀着诚意来谈判,就要顺应某种形势,但在原则问题上丝毫不让步,这才是政治的大智慧,而不去计较许多小节。

  他从门洞走出来时,就看见齐祥、小庞和老顾站在门口说话,看见他来了,小庞往前走了一步,接过他手里的水杯和手包,齐祥就跟着彭长宜上了楼。
  来到办公室后,齐祥坐下,说道:“您头走时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妥了。”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顺利吗?”
  齐祥笑着说:“往出送钱还有不顺利的?办得非常顺利。”
  齐祥说着,就从兜里掏出一张清单,这上面列着捐款的单位和数目。还有接受捐赠的单位和个人的签字,红手印等。
  原来,彭长宜头走的时候,交给了齐祥一项秘密任务,那就是处理沈芳收的那些现金和礼物。

  这个问题的确难住了彭长宜,他之所以这么久才处理这件事,实在是想不出好的办法,所谓的好办法就是既保全了送礼人的面子,也不使自己被动,还要把送礼人对自己的怨恨和不解降到最低限度。
  他先后想过好几个方案,开始想大义凛然地退还礼物,但这样做的直接后果就是自己尚未站稳脚跟,就会和这里的各种势力结怨,也有些不近人情,做事要给自己留后路,也给别人留后路;后来又想把现金上缴财政,像在亢州时樊文良那样,不公布送礼人的名字,但这样仍然不好,因为他还不了解这里的情况,更不了解邬友福是怎么对待送礼的,自己刚来就这样做显得有些另类不说,还有为自己树碑立传的嫌疑;他后来想以这些送礼人的名义捐出去,捐给学校或者是在矿难中失去亲人的家属,这样做也不好,等于强X了这些人,尽管保住了他们的脸面,但是他们心理仍然会不痛快。

  通过上周下基层巡视这一圈后,他感到,三源的农村太穷了,两大问题显而易见,一个是山区的吃水问题,一个是教育问题,解决根本问题就是需要钱。他想了想,决定还是采用最后一种想法,因为没有一种办法是两全其美的,就冲夜玫在梁岗的晚上,理直气壮地问自己“回家着吗”,就说明他们低估了自己,小瞧了自己。利用年底这个契机,以这些送礼人的名义,把收到的现金,捐给自己走过的几个乡镇的学校,把收的那些营养品保健品什么的捐给了县城一个敬老院。在被捐赠者中,他临时改变主意,没有捐给一例与矿难有关的家庭,他不想涉及矿难这件事。

  在他走后的这几天中,齐祥和小庞秘密地做了这件事。
  彭长宜看了看清单,说:“老齐,辛苦了,谢谢。”
  齐祥说:“彭县长,您别这样说,我很乐意去做这件事,在做这件事的过程中,我的思想也得到了升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