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60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随后赶来的“谷风”号并未发现茫茫大海上的两艘小艇,相宗等人就这样漂在海上等死。救生艇上有饼干、奶油、水和啤酒。相宗认为,在救生艇上同样“官阶高的享有特权”,因此他自己“略有些多吃多占”。他这种无意识的勒索行为导致愤怒的船员差点把他扔到海里去。在海上漂流了14天后,6月18日,他们被美军一架卡塔琳娜发现—此时众多卡塔琳娜正在四处搜救可能幸存的美军飞行员。赛马德立刻派出“巴拉德”号水上飞机供应舰赶赴现场,相宗等35人成为美军的俘虏,有4人在之前已经死去,另有1人当天就死在了“巴拉德”号的甲板上。他们终于成功登陆中途岛,不过是以战俘的身份。

  美国人对俘虏进行了审讯。相宗编造自己叫“荣造”,军阶中佐。他在战俘营里频频制造麻烦,不是阴谋暴动越狱就是绝食自杀。时间久了,在知道肯定不会有人来救之后相宗最终平静下来。那个自称“梶岛”的海军大尉无疑就是渊田的老同学金崎和男。后来他对渊田说,自己向美国人说的是假名字。这些人全部被用飞机转运珍珠港,然后转送至美国本土各地的战俘营。大家都不愿再回日本了,也不想让家人知道自己被俘的事,而是宁愿让国人相信他们已经陪着“飞龙”号一起遇难了。

  7时30分,大庭的电报传到了“大和”号上,山本和宇垣顿时目瞪口呆。宇垣迅速致电正在匆匆赶来汇合的南云:“‘飞龙’号已经沉没了吗?请报告具体情况和位置。”南云对此不敢断定,他在8时20分命令“谷风”号:“根据‘祥凤’号侦察机的报告,仍在燃烧的‘飞龙’号位于北纬30度10分、西经178度50分,舰上发现部分幸存者,请前往调查详细情况并拯救相关人员”。南云同时强调,如果“飞龙”号仍然漂浮在海面上,就发射鱼雷将之击沉。老酒倒认为既然蹩脚的藤田之前没有将活干利索,这趟苦差就应该派“卷云”号去。

  接到命令,“谷风”号立即脱离编队转向东方航行。几乎所有人都在尽力脱离战场,只有自己是迎着美国人而去,舰长胜见基中佐知道此行肯定凶险无比,很可能就回不来了。但军令如山,“谷风”号由此开始了一天漫长而危险的旅程,承担了姊妹舰“卷云”号犯下的错误,上演了一出近乎“赵子龙单骑救主”的好戏。可是等“谷风”号到达指定海域时,“飞龙”号已经在海面上永远消失了。他们也没有找到命令中要救的“阿斗”—相宗的那两艘快艇。

  4日午夜,美军第十六特混舰队一直在中途岛以北海域逡巡,准备于次日黎明时分到达该岛东北320公里“进可攻、退可守”的最佳位置。斯普鲁恩斯并未休息多久。清晨4时刚过,值班军官就叫醒了酣睡中的司令官:珍珠港发来电报说,潜艇“坦博尔”号在距离中途岛仅160公里处发现了一支敌军舰队。对这艘潜艇少将无疑格外关注,他的儿子小爱德华斯普鲁恩斯上尉此时就在那艘艇上。
  对潜艇提供的报告,斯普鲁恩斯是半信半疑。这日本人简直太猖狂了,竟敢在损失4艘航母和全部舰载机之后依然觊觎中途岛,也太不把我老斯放在眼里了吧?但这种可能性也不是一点儿都没,尤其是在附近海域可能还存在日军的第五艘航母。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纷沓而至的情报让斯普鲁恩斯颇感困惑。整个5日上午,他都在为选择合适的攻击目标左右为难。
  早上7时,中途岛方面发来电报说:一架卡塔琳娜侦察到了“两艘敌巡洋舰位于286度方向,距离174海里,航向310度,航速20节”。9时左右,珍珠港转来了两份更加详细的目击报告:唐纳德甘姆兹上尉的卡塔琳娜8时在中途岛324度、距离440公里处发现了一艘燃烧的航母,旁边有两艘战列舰和三、四艘巡洋舰,正以12节速度向西北退却。20分钟后,大卫西尔弗少尉的卡塔琳娜在中途岛方位角335度、距离460公处发现了另外一艘航母,航向245度。随后的报告显示,在中途岛以西240公里处发现敌军3艘“战列舰”,另外中途岛西北325度方向约370公里还发现了包括日军5艘驱逐舰在内的十几艘舰船,正以25节航速向西北疾驰。

  此时斯普鲁恩斯完全可以派出攻击机打击那两艘落魄的日军巡洋舰,但他牢记自己的首要的任务是防卫中途岛,其次他更感兴趣的是该岛西北方向是否尚存在敌人的航母,不管是“飞龙”号还是战前情报中预计的第五艘。那两艘巡洋舰距离中途岛如此之近,完全可以交给岛上的陆基航空兵去收拾。于是他下令舰队提速至25节,于9时30分转向正西,从中途岛正北90公里处驶过。期间因“莫纳汉”号驱逐舰严重缺油,斯普鲁恩斯命令它去营救一个意外落水的卡塔琳娜机组,之后加入“约克城”号的抢险船队。第十六特混舰队此时只剩下6艘护航驱逐舰,油量均处于警戒状态。

  到11时20分,在确认中途岛不会再遭到直接威胁之后,斯普鲁恩斯决定攻击那艘正在燃烧的日军航母—其实此时“飞龙”号已经沉没了。如果那艘航母保持报告中的航速和航向,目标应该在前方415公里处。他打算在下午15时放飞两艘航母上的俯冲轰炸机。参谋人员迅速在海图上进行定位,发现敌舰正好处在无畏式的极限攻击距离。虽然期间可以通过追击航行将距离拉近到350公里,但起飞过程朝东南逆风方向行驶将使出击航程再次扩大到415公里,这对挂载454公斤丨炸丨弹的无畏式来说无疑非常漫长。但参谋长勃朗宁认为,航母在放飞攻击机后立即调头高速驶往战场就完全没有问题。

  然而到14时20分,斯普鲁恩斯再次收到了珍珠港姗姗来迟的电报。返航的甘姆兹提供了“起火航母”截止9时30分的准确位置,并说附近还有并未起火的第二艘航母,此外还有战列舰2艘、巡洋舰3艘和驱逐舰5-10艘。尼米兹告诉斯普鲁恩斯,“这支舰队,特别是其中的航母是你最佳的攻击目标。”勃朗宁极力主张立即起飞所有俯冲轰炸机发起进攻,起飞过程的背道而驰将把出击航程拉大到500公里。勃朗宁依然认为,凭借25节的追击速度完全可以将返航路程缩短到无畏式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随后“企业”号上发生了非常不愉快的事情。从“约克城”号前来避难的肖特和沙姆韦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命令,他们请求领导加以修改,以使攻击后的飞机在理论上能够安全返航。舰长默里上校和飞行大队长麦克拉斯基少校闻讯后大吃一惊。尽管因伤不需参与攻击,但麦克拉斯基认为应该对自己的下属负责,前一天因非战斗损失牺牲的战友已经够多的了。在经过一番测算之后,默里带领三名队长冲进了编队指挥所。

  麦克拉斯基明确指出,无畏式带上454公斤丨炸丨弹攻击500公里之外的目标毫无生还希望,此行与自杀式攻击无疑。他请求布朗宁让飞机装载227公斤丨炸丨弹,推迟一小时起飞。载弹量小可以减少油耗,而推迟起飞则可缩短接敌航程。尽管麦克拉斯基的理由令人信服,但傲慢的布朗宁断然拒绝了他的请求,要求飞行员必须无条件执行命令。麦克拉斯基据理力争,但布朗宁固执己见,拒绝做出任何让步。麦克拉斯基质问参谋长,“你有没有驾驶过无畏式?”勃朗宁的回答是肯定的。麦克拉斯基继续追问,“你是否驾驶过老式的无畏式,装备有自动封闭油箱、装甲座椅、一颗454公斤丨炸丨弹和满载航空汽油的无畏式?”勃朗宁坦诚没有过。两个人的声音越来越高,争吵充满了公开的敌意。

  吵闹声惊动了不远处正查对标图的斯普鲁恩斯。在弄清事情缘由之后,他直截了当地告诉麦克拉斯基:“你们飞行员想怎么干,我就怎么干。”自尊心受到极大伤害的布朗宁跺着脚回到了自己的舱室,大声尖叫。直到特混舰队陆战队长朱利安布朗中校前来劝说,才吊着一幅寡妇脸悻悻地回到岗位上—快变成马来亚战役中的辻政信了。斯普鲁恩斯对勃朗宁头天的表现已非常失望,眼前的这一幕使他完全失去了对勃朗宁的信任。

  最终斯普鲁恩做出决定:出发时间不变,出击的轰炸机全部装载227攻击丨炸丨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