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6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后备箱的东西是给老吉带的?”老顾问道。
  “可不是吗?赶紧贿赂贿赂他,真要把我赶出去我真没撤。”
  “呵呵,不会的。”老顾笑了。
  “我知道不会,但是也要堵住他的嘴,让他少说几句。”彭长宜坏坏地说道。
  “哈哈,还是你有办法。”

  老顾说得后备箱的东西,是一袋子五香花生米。上次他回来的晚,吉政委也没睡,夹着一瓶酒,来到他的房间,没有下酒菜,彭长宜就拿出一包从家里带来的五香花生米,吉政委非常高兴,他说道:“三源没有这样风味的花生米,都是用盐炒的,只有咸味没有香味,不像亢州的五香花生米这么香脆,吃了一粒还想吃一粒。”彭长宜就说下次回家给他带点回来。
  所以,这次花生米是万万不能忘带的,全指望这花生米公关呢!昨天中午他跟江帆喝完酒,把他送回住处后,彭长宜就开车来到了炒制花生米的回民胡同,买了二十斤花生米,还到亢州有名的酱肉铺里买了猪脸、猪蹄、猪耳等各种酱肉。
  他们穿过三源县城,向北山上的海后基地驶去。
  彭长宜坐在后面闭目养神,等穿过两道岗后,又走了几分钟的上坡路,才停在宾馆的那块平地上,老顾说道:“县长,你看。”
  彭长宜睁开眼一看,心说,倒霉,怎么第一眼就看见他了。
  就见吉政委双手叉腰,站在宾馆的门口,像一尊门神一样,紧绷着脸,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

  彭长宜跟老顾说:“把车停边上,离他远点,我从偏门上去,你走正门,我先不理他。”
  老顾咧嘴“呵呵"地笑了两声。
  车子停在远离正门口靠近偏门的几棵松树中。彭长宜下车,故意没往正门口那边看,就跟没事人似的拎着一个旅行包就下了车。
  老顾问花生米怎么办?彭长宜说:“咱们留一小点自己吃,剩下的和那些酱肉什么的,都给他。”
  老顾就开了后备箱,清理出一个空纸袋,把一袋子花生米往这个纸袋倒出了一点,剩下的扎好就拎了出来。

  彭长宜低头就朝旁边的那个偏门走去,他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吉政委没有亲手接老顾给他的东西,而是让旁边一个年轻的军官接了过来,并且在往他这边张望,彭长宜就加快了脚步,刚要上石台阶,就听背后传来一声大吼:“彭长宜。”
  “到!”
  彭长宜立刻答道,他有心理准备,他故意高声应道,同时站在原地不动。
  吉政委走出了门口,说道:“你准备躲我到什么时候?”
  彭长宜赶紧冲他嬉皮笑脸地说道:“我看见您了,我是想先把东西放屋里去,在下来陪您喝酒,我特地给您带来了花生米和李记酱肉,花生米是五香的,买的时候刚出锅,又香又脆,一个是一个的,您吃了一个想下一个,李记酱肉您应该不陌生,那是一百多年的老汤酱制的,一个字,还是香,一会咱们花生米、酱肉,烧酒,怎么样?”
  吉政委故意忍住没笑出来,说道:“你少跟我来这一套!快点下来,有账跟你算!”
  彭长宜依然嬉皮笑脸地说:“好好好,我马上就下来。”
  吉政委说完,瞪着眼睛看着彭长宜上了台阶,进了小门,他还想说什么,这时,老顾给他抓出一把花生米,递到他的手里,说道:“您尝尝,是不是还是那个味道?”
  吉政委看了看老顾,他就是有天大的火气,也是不好跟老顾撒的,就捏起一颗,放进嘴里,嚼碎,说道:“就是不一样,好吃。”他说着,边不停地往嘴里扔着花生米,跟那个年轻的军官说道:“把花生米给我收好,别着潮。那些酱肉放冰箱里,一样切一点。一会我要单会彭长宜。”

  那个年轻的军官说:“主任也定了餐厅的包间,他也有客人。”
  “哦,那把这些东西给他们送一份,也让他尝尝。”
  “好的。”年轻的军官拎着这些东西就走了。
  一会,彭长宜就嘻嘻地下来了,吉政委一把花生米也吃完了,见了他,没说话。彭长宜就说道:“怎么样,好吃吧?”

  吉政委白了他一眼,冷着脸说道:“东西放哪儿了?”
  “房间呀?”彭长宜答道。
  “谁的房间?”
  “我的呀?就是我原来住的那个那间呀?”
  “哦,我没把你铺盖扔出去吧?”
  彭长宜赶紧摇着头,说道:“没有,没有,那种事您做不出,打死您也做不出,一般像我这种人才能做得出。”
  吉政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荆条呢?”
  “什么荆条?”
  “你不是负荆请罪吗?”

  “我可没说!”彭长宜矢口否认:“我说是背着山上的野草请罪,荆条不敢背,抽人能疼死了。”
  “哈哈。你呀!”吉政委用手就给了他一拳。
  彭长宜呲牙咧嘴,揉着肩膀,瞪着眼说道:“真使劲呀?那么大的首长也记仇呀?”
  “废话,仇,谁不记呀?今晚,不醉不睡!”
  他们进了包间,桌上早就摆好了彭长宜带来的花生米和各种酱肉,还有两三个炒菜。吉政委打开桌上的酒,咕嘟咕嘟就倒了两个杯,彭长宜一看,就说道:“得嘞,手下留情,我中午喝了不少了,现在酒气还没下去呢。”
  “少来,今天不醉不许出这个屋。”

  正说着,基地主任带着两个军人过来了。彭长宜一看赶忙站起,跟主任打招呼。
  主任的年纪比吉政委大几岁,他手里也抓着一把花生米,说道:“彭县长,花生米好吃呀,听说带了不少,下次再回去弄它一二百斤来。狼多肉少,花生米一上,没人吃菜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这个老师傅不多炒,一天最多炒二十斤。保证天天是新鲜的。您爱吃的话我可以提前预定。”
  主任坐在正中位置上,其余两个人也都坐下了,他说:“这样行不行,我派人去跟他学艺,要不我买两千斤生花生米,把他接来,到咱们这里炒,我给他工钱。吉政委啊,我估计这口,肯定北京那些老首长们都喜欢吃,你说我这主意怎么样?”
  彭长宜不等吉政委说话,就说道:“您这主意行不通。冬天储存几十斤还行,如果到了夏天,必须吃现炒的,花生米是油料作物,夏天容易变质,再有,您还几千斤的炒,最后我估计就会倒给老鼠吃了。”

  “哈哈,有道理。”主任笑着说道。
  彭长宜赶紧讨好地说道:“既然大家喜欢吃,我每次回来多带点就是了。如果有首长来,我可以给家里打电话,让家里人给我送过来,或者咱们去取也来得及吧。”
  “嗯,但是我春节就想买它个几百斤,怎么办?”主任说道。
  “哦,那得提前打招呼,这个老师傅是手工炒制,所以您看这上面的包衣都没有破坏,如果要是用炒炉的话,上面的包衣就不完整了,颜色也不好看了,味道也就差多了,所以每天他才抄的很少。”

  主任端详着一粒花生米,说道:“是啊,我下来统计一下,然后你在给我预定。来,感谢你的花生米和酱肉,冲这,那井,我们也打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