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6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二天,彭长宜和江帆一同前往锦安开会。这是彭长宜作为政府一把手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议,他遇到了孟客,孟客热情地祝贺他,并表示愿意给三源结对子。
  江帆说:“孟市长,亢州的马屁你也敢抢呀,我们早就跟邬书记说好了。”
  孟客说:“你们是书记之间的协议,我们是县市长之间的协议。”
  也可能孟客是无意说的,但是江帆立刻收住笑,说道:“孟市长,你想害死我呀?”
  孟客想了想笑了,说道:“对不起,这不是没有外人吗?就长宜咱们三个,说句过头的话您就别见怪了。”

  彭长宜说道:“关于结对子的事越多越好,两位市长可以回去跟群团部门打个招呼,我那里一摊子的困难,就等着两位市长去救援呢。”
  散会后,开会的县市长们都利用这个机会在锦安活动,无非就是联系关系,这些关系有同级关系,也有联系上级关系的。彭长宜自从上次从锦安跟着翟书记上任后,还没有来过,所以,他就给翟书记的秘书打了个电话,说如果翟书记有时间就去他办公室坐一下。秘书好像捂着话筒在跟翟书记商量,这时,话筒里就传来了翟书记的声音:
  “长宜,有事吗?”
  “没什么事,我就是向跟您汇报一下这段时间的工作情况,看看您有什么指示没有?”
  翟炳德说:“要是没有要紧的事就以后再来吧,我下午要去省里开会,你有事可以随时打电话,眼下你的任务就是配合好邬友福,做好年后召开的两会准备工作,我别的指示暂时没有。”
  “好,那我就不打扰您了。”说完,等翟炳德先挂了电话,他才挂。
  其实,彭长宜很发憷单独和翟炳德见面,唯恐他问老胡的事,不过最近一段时间,翟炳德还真没问起这事。他又给董兴打了个电话,说了同样的内容,董兴说中午跟江帆在一起,要不他也参加。
  彭长宜想,江帆拜见董兴,肯定有事,江帆也没邀请他参加,他是不便参与的,就说:“那我下次抽时间单独向您汇报工作吧。”说完,也是等董兴先挂了电话自己才挂断。
  他刚挂断电话,就有电话打了进来,是戴秘书长,彭长宜赶紧说道:“阿姨,您有什么指示?”

  “长宜,回去了吗?”
  “没有,还在锦安。”
  “中午有安排吗?”
  “没有,我听您安排。”
  “我给你联系了市旅游局的苏局长,他正在单位等着你,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跟他探讨一下。”
  “好,太好了。”
  “但是我中午不能陪你们,我还有任务,我把他的电话给你,你们联系一下看看在哪儿见面。”
  “好的好的,您说吧。”
  戴秘书长就跟他说了苏局长的电话,彭长宜对数字非常敏感,不用笔就记住了,谢过阿姨后,他就给这个苏局长拨了电话。待对方接通后,彭长宜就自报家门,苏局长热情地说道:

  “上午秘书长就给我下了指示,让我等你。”
  彭长宜说:“咱们中午找个地方聊聊,我就等着您给我定乾坤呢?”
  这个苏局长说道:“彭县长太客气了,这样吧,我们去锦江饭店吧,离你那个位置比较近。”
  彭长宜说道:“没问题,我这边就我和司机,您要是方便的话可以多带几个弟兄来。”
  苏局长想了想说:“好吧,我马上出发。”
  没能单独跟翟炳德和董兴汇报工作,但是约到了旅游局局长,也算没有白来。事情往往是这样,下边的干部来锦安开会,一定是不能单纯地开会的,散会后都会安排一些这样那样的活动,这也是下边和上边勾兑的重要手段之一。

  挂了电话,彭长宜坐上老顾的车,即刻赶往锦江酒店,这里,应该算是锦安比较高档的商务酒店了。彭长宜感到这个旅游局的局长很会摆谱。
  彭长宜因为不知道苏局长会带几个人来,他只点了酒水,是锦安市酒厂生产的一种比较高档的酒,他之所以不点茅台和五粮液,是因为没有必要,首先自己是从贫困县来的,而且是初次和这个苏局长见面,没有必要也不想点那么好的酒。点锦安本地的酒合情合理。
  不大一会,就进来一个胖硕、个头不高的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身后还跟着一位身材高挑、漂亮年轻的女士。这个男人进来就伸手跟彭长宜握,说道:
  “是彭县长吧?戴秘书长给我下了指示后,我中午就什么应酬都没安排。”
  彭长宜握着他的手说:“多谢苏局支持。”他跟苏局握完手后,就看着那个女士,那位女士也看着他矜持地微笑。
  苏局说:“这是我们局办公室主任,也姓苏,叫苏敏,你就叫她小苏好了,因为我是老苏。”
  彭长宜笑了,就跟苏主任握手,说道:“小苏主任好。”
  苏敏就伸出白皙的手象征性地跟彭长宜握了一下。
  彭长宜把苏局长让到正坐,苏局长推辞了一下就坐下了,小苏主任便坐在他的旁边。
  彭长宜说:“还有别人吗?”
  苏局长看了看表说:“我给你叫了一个老朋友,你们认识,他正在开会,可能会稍晚一会来。”
  彭长宜说道:“谁?”
  “市林业局的局长周林。”

  彭长宜笑了,说道:“太好了,好多年不见面,我还是想有机会去拜见他呢,谢谢您想得周到。”
  “呵呵,我们平常走的比较近,没有业务往来,就是喝酒,酒友。来时我跟他说认识你不,他说认识,所以我叫了他。”
  彭长宜笑了,心说,那怎么不认识。
  苏局长喝了一口水,又说道:“听戴秘书长说你想在旅游上做文章?”

  “嗯,有这想法。”彭长宜点着头说道。
  苏局长说:“我早就说过,三源要想真正富裕起来,旅游是一张王牌,那里,只有旅游业发达了,才能带动相关各个行业的发达,餐饮、交通、贸易,等等,而且那里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您说得太对了,所以我这次见着您就是要向您讨教妙招。”
  “具体妙招还要认真地考察和调研,现在咱们市的旅游资源就没有一个整体的规划,各唱各调,各打各的枪,要说真正的优势三源是具备条件的。”
  苏局长说了许多,渐渐地,彭长宜觉得这个局长估计是抓行政管理抓惯了,对于旅游,并说不出什么子丑寅卯来,甚至还不如江帆的思路开阔,后来一问,才知道他刚刚从下边县调上来也就是一年多的时间,对于旅游的认知,比他彭长宜强不了多少,也是个半瓶子醋。
  他在心里就有些怨戴秘书长不开眼,怎么给他找了这么一个人,从他那里不但讨不来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也开拓不了自己的思路,甚至他说的许多话都不能和彭长宜产生共鸣,所以,彭长宜也就跟他淡化了旅游这个话题,转到其它的话题上了。
  彭长宜问道:“我们老领导是不是很忙?”
  苏局长说:“所有的局就我们两个局最轻松,平时没啥事,除去喝酒就是喝酒。”
  彭长宜心想,天天就知道喝酒,工作上的事当然不会忙了,他说道:“您错了,如今喝酒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