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6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看着彭长宜说道:“我就怕到时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对于这个问题,谁都怕,但是没有办法,毕竟命运和前程不是自己能左右的,人,恐怕一生大部分时候是在这种无望的等待中耗费掉了。
  彭长宜不知道怎么劝他,在他面前,自己的语言是乏力的,江帆一直是他的楷模和偶像,是智者的化身。所以,他只有猛灌自己的酒,才能转移江帆的注意力。
  江帆终于发现彭长宜喝了不少的酒了,他一人就快一瓶了,他们已经喝了将近两瓶酒了,就急忙拦住了他,说道:“长宜,你干嘛,我苦闷,你喝得哪门子闷酒啊?”

  彭长宜睁着醉醺醺的眼睛说道:“市长,您可能不知道,您在长宜心目中是这个。”他竖起了大拇指,“长宜自从认识您的那天起,就拿您当偶像崇拜,您对长宜的帮助和提携实在是太大了,看到您痛苦,我也不好受,但是我才疏学浅,无法用语言和道理规劝您,所以,只有喝酒,才能分享您的痛苦。”
  江帆的心一热,眼睛就湿润了,他伸出手搭在彭长宜的肩膀上,说道:“好兄弟,谢谢了,我们不喝了,不喝了,你放心,我刚才的确很痛苦,自己苦不说,还得搭上一个。不过请你放心,以后不会了,我会按既定目标走下去的。”
  彭长宜说道:“刚才,我进来的时候,看见小丁跟雅娟在这,原先那个水灵灵的小人,变得憔悴清瘦了,您哪,又是这样一种状态,说真的,我的确有点不放心啊。”
  江帆的眼睛更加湿润了,他伸出双手,捧住脸不住地搓了几下,掩饰住自己的伤感,这才看着彭长宜说:“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她......”
  正在这时,江帆接到了曹南的电话,江帆告诉了曹南自己在金盾跟长宜在一起喝酒,他如果没事的话可以过来喝几杯。放下曹南的电话,江帆走进了洗手间,洗了洗脸,又用梳子拢了拢头发,等他再次出来的时候,除去眼睛和脸有些红以外,刚才那种颓废的表情便不见了。
  彭长宜头有些晕,按说一瓶酒是放不倒他的,可能是受了江帆的影响,他感觉这酒喝的不痛快,就有些难受,第一次跑到卫生间吐了酒。
  曹南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两人都有些醉醺醺的样子,彭长宜踉跄着刚从卫生间出来,曹南一见,就说道:“长宜,市长,你们……喝了多少酒?”
  江帆支着下巴说道:“不多,两瓶。”

  彭长宜也说:“不多,两瓶。”
  曹南拿起两只空瓶,看了看其中一瓶还有酒,他就倒在了一个空茶杯里,放在自己面前,意思是他们两个谁都别喝了。
  哪知,彭长宜天生就是好搅酒的人,他一见,就说:“干嘛,这个饭店有的是酒,服务员——”
  曹南笑了,就把那只空杯放在他的面前,说道:“这样,你们一人都喝了一瓶,我自己单要一瓶。”说着,就出去要酒。
  曹南的酒量他们都清楚,他如果喝一瓶酒的话估计马上就得去医院了,江帆说道:“曹大秘,你把那点酒喝了就行了,别要了,今天不在状态,头晕得难受。”
  曹南说“不在状态你们还一人喝了一瓶,这要是在状态还不得一人两瓶。”
  彭长宜摆摆手,说道:“曹秘书长,今天的确不行了,我什么时候出过酒,今天出了。”
  “哦?”曹南看着他。
  彭长宜说:“哎,没办法,看着市长心情不舒畅,我也就……”
  曹南明白江帆为什么喝闷酒了,就说道:“市长,我正要跟您说,我让卫先在海校基地给您安排了一个住所,那里戒备很严,您去那里住会踏实一些。”
  彭长宜的酒也醒了,他睁着眼看着江帆。
  江帆想了想,说道:“我哪儿都不去,就还在中铁。”
  曹南刚想说什么,江帆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老曹,听我的,我谢谢你的一片心意,我不能搬家。”

  曹南看向彭长宜,说道:“长宜,你说呢,市长这段严重失眠。”
  彭长宜想了想说:“各有利弊,不过如果市长搬了家,有人想找而找不到他,就会更加的变本加厉,我同意市长的意见,还是不搬,眼下不宜激化矛盾。”
  “对,不搬,我就在哪儿,这堆这块,谁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江帆这会倒是洒脱起来了。
  这时,王圆从外面进来了,他笑容可掬地说道:“我听说几位叔叔在这里,就过来了,这样,我敬叔叔们一杯酒吧。”

  曹南说道:“你还是别免了吧。”
  彭长宜问曹南:“为什么?”
  曹南笑了,说道:“这个应该问雯雯,雯雯现金禁止王圆喝酒,现在的年轻人讲究优生优育。”
  “哈哈。”江帆和彭长宜都笑了。
  王圆说:“没事,我背着她偷偷喝两杯没事。”
  彭长宜说:“既然这样,你还是用饮料吧,我们要保证部长的孙子健康优质。”

  “哈哈。”江帆和曹南都笑了。
  王圆说:“饮料也不能喝,饮料有防腐剂、稳定剂,我现在只能喝水。那我就以茶代酒,敬各位叔叔们。”
  放下杯,江帆问王圆:“小圆,去锦安着吗?”
  “去了,宋主任没跟您汇报吗?”
  江帆说:“还没有。”

  王圆说:“玉琼经理似乎还有些犹豫,她不想跟我合作,说我是私人企业。”
  彭长宜:“一开始我就跟她说了企业的性质了,怎么这么长时间她还在犹豫?”
  江帆说道:“嗯,咱不勉强,愿意就干,不愿意就拉倒。”
  王圆说:“是啊,另外我听说他们公司的钢结构在别处出现了质量问题,被投诉了。”
  江帆点点头没说话,其实,他早就隐约感到玉琼可能不愿意跟金盾公司合作,尽管一开始她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不过似乎她又没有道理不和金盾合作,看来问题应该出在翟炳德这,因为樊文良的关系,翟炳德对王家栋是有偏见的,也是有提防的,所以才导致玉琼后来的不热心了。
  彭长宜当初要人防办跟王圆合作也是有深意的,市长想讨翟炳德欢心,但是在参观了这个项目后,彭长宜就感到如果合作成功,就等于给亢州引来一个“老祖宗”,还是一个没人敢惹的老祖宗。但是他不能驳江帆,江帆这样做肯定也是有着某种目的的,再说,亢州跟翟炳德搞好关系,对全市的发展都会有利的,他其实也是冒了个险,把金盾跟玉琼连在一起,如果合作成功皆大欢喜,如果不成功亢州也没有损失什么。后来钟鸣义兴办实体经济的热情逐渐减退,作为人防办具体负责人的宋向前对这事就不再认真了,所以这事也就拖了下来。

  其实,平心而论,如果从积极的意义上讲,这个项目不来,对江帆在亢州的执政是有好处的。撇开积极的含义,亢州对这个项目也做到了仁至义尽,所以江帆才说不来就拉倒的话。
  曹南没再让江帆和彭长宜喝酒,剩下的他一个人喝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