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5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的心疼了一下,他尽管没有深入研究过官场中的男人,但是她爱过,朦胧的暗恋和明目张胆的爱,她都有过。但是她在想,如果江帆和彭长宜就是不当领导了,作为男人的魅力应该不会减,他们跟钟鸣义不一样,她丁一也和雅娟不一样,她是因为爱才爱,但是,似乎雅娟也是因为爱才爱。
  她的脸红了,说道:“也可能吧。”就心虚地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酒,又说道:“雅娟姐,告诉我,你后悔了吗?”
  雅娟苦笑了一下,说道:“你说呢?”她看着她说道:“如果我说我后悔,你可能会看不起我,如果我说我不后悔,一点都不后悔,那是假话,真的。凡是说爱过就不后悔的,那都是歌里唱的,是歌词,是人们美好的借口。我跟你说实话,我后悔,非常后悔,但是没办法,后悔也得自己扛着,因为当初是自己选择的,没人把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就范,我甚至是用了心机让他这个县委书记爱上我的,现在,我的肠子都悔青了。”

  丁一愕然地看着她,她的话的确出乎自己的意料,她原以为雅娟会说不后悔的,没想到她不但是真的后悔,而且还坦诚自己的后悔心情。她喃喃地说:“哦,是这样啊——”
  “所以,我没有跟他见面。”
  丁一睁大了眼睛看着她。
  雅娟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我只是站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静静地注视了他半天,然后就走了。既然已经这样了,既然我也感到后悔了,就让故事彻底地结束吧,我不想延续我的后悔,所以,我就走了,把他一人晾在咖啡厅,我给他买了单,毕竟他没少帮我,帮我这个家。再有,他不当书记了,钱包难免会羞涩,因为他的工资老婆会一分不剩地领走,多少年都是这样,据说从他们结婚就是这样。买单的时候,我多付了钱,就是他再点别的也够,而且富富有余。”

  说到这,雅娟低下头,握着酒杯的手有些颤抖,尽管她说结束了,她说后悔了,但是丁一发现,她在说这话的时候,内心还是很激动,说明这段感情尽管结束了,但是留在心里的记忆是抹不去的,也许,随着时间的流逝,留存在心里的记忆肯定都是美好的了,那些不愉快的也许就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她无法想像钟鸣义没有见到雅娟,但却在暗处被雅娟注视了许久,并且给他买了单后是什么样的心情,但是她能体会到雅娟这样做时的心情。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就这样结束了,望着那个曾经的心目中的英雄,而眼下已经是过了气的偶像,她内心的酸甜苦辣或许只有自己知道。
  她看着雅娟,喃喃自语道:“结束了?”
  雅娟用手弹去已经滴到腮边的泪,说:“结束了。”
  “他后来没有再找你?”
  “是啊,她都沦落到我给他买单的份上了,他还有什么自信和勇气再来找我,他就是离婚了,我们都没有这种可能了,我刚才说了,他已经没有魅力了,过气了,就跟人老色衰的美女一样。”
  尽管她嘴上这样说,但是丁一感到她对钟鸣义还是有感情的。丁一的眼泪也淌出了泪水,她端起酒杯,哽咽着说:“雅娟姐,我敬你……”
  说完,和着泪水,喝干了杯里的红酒。
  雅娟也干了。她镇静了一下,拿起酒瓶,给丁一和自己的杯里又倒上了红酒。说道:“小丁,其实我一直都在琢磨是谁往你采访本上写的那句话,我不是好奇你的私生活,我是担心你。”
  丁一点点头,说道:“我懂。”

  “今天,我发现你的状态一点都不好,感觉你还不如我,还记得我们在一起时说过的话吗?女人一旦真正地爱了,就笑不出来了,我看你现在就是这样。”
  丁一非常佩服雅娟的敏感,但是她不会承认的,把自己的故事说给她倒是没什么,因为她们毕竟是多年的好朋友,好姐妹,但是她不能拿江帆的政治生命开玩笑,尤其眼下在袁小姶的白色恐怖之下,她更不能暴露江帆,永远都不能。
  想到这里,她就说道:“雅娟姐,我没有,只是听了你们的故事很伤感,真的,爱一个人,为什么要那么难?”说着,眼里就又浮现出了泪水。
  雅娟认真地看着她,说道:“爱一个人并不难,难的是不该爱上你却爱上了。告诉我,那个人是彭长宜吗?”
  丁一立刻惊恐地说道:“雅娟姐,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可千万不要这样说,那样是要出人命的?”
  “我跟他在一个科室的时候就听说,他老婆说过,一旦发现他有外遇,就吊死在市委大楼里,你可千万千万不要这样说,没有的事!”
  雅娟破涕为笑,她说:“我信你的话,但是,事实是已经有人在爱你了。”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丁一搪塞着她。

  “嗯,这样好,如果刻意去寻找去探究反而不好,说明你渴望。”雅娟又端起酒杯,说道:“记住,千万不要让自己受伤。”
  丁一这才松了一口气,跟她喝了一小口。
  雅娟又说:“不过,她老婆那话明显就是威胁,他跟省报记者的事,也没见他老婆上吊呀?”
  丁一吃了一惊,说道:“你怎么知道?也可能是瞎传。”
  “呵呵,我知道,我听钟鸣义说过。”
  “哦。我不知道。”
  雅娟笑了,说道:“我们说点高兴的事吧,让他们这些臭男人占据了我们宝贵的时间。”
  丁一勉强笑了一下,说道:“你是不是发财了?”
  “发财到没有,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并且生意做得的不错,我要抓紧挣钱,帮着哥嫂还账。”
  “也别光顾别人,多考虑一下自己吧。”丁一劝道。
  雅娟说:“平静一段时间再说吧。小丁,我这次回亢州是来要账来了,原来还有两个饭店的酒水钱未结,你知道,人走茶凉,这两个饭店总是拖着不给我结。我刚才分头找了他们,他们今天应明天,明天应后天,我不能总往这里跑,北京那头还有一摊子事呢?”
  “哦,是什么时候的事?”
  “还是嫂子出事前铺的酒。我的意思是你给我盯着点,过几天你就给我催催。”
  “嗯,好的,没问题。可是,你怎么才要呀?”
  “那个时候假酒的事就弄得我们焦头烂额了,谁也就没顾上,我头走的时候想要着,后来急着走就没要,如果钟鸣义在他们也不敢了。”
  丁一发现,在雅娟的心里,还是很崇拜权力的,可能当初就是钟鸣义的权力才让她飞蛾扑火吧?
  此时,在二楼的一个包间里,江帆和彭长宜也正在进行着谈话。没有别人,就他们两个人。
  江帆回来后,先去的自己住处,刚进门,袁小姶就尾随而至。
  江帆没搭理她,就去洗脸,等他出来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的袁小姶不阴不阳地说道:“大战两天两夜,一定是累了吧。”
  江帆没有理解她话的意思,就坐在书桌前,刚打开樊文良捎给他的字帖,就被袁小姶一把夺去,就见她恼羞成怒地说道:
  “江帆啊江帆,真看不出,你可够花的呀,那个姑娘,应该比你小十多岁,你可是真不嫌损!”
  江帆不动声色地看着她。
  袁小姶继续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去了阆诸,然后看到石广生你又退了房,如果是你一个人,你心虚什么?我知道你的车里还坐着丁一。”

  江帆一皱眉,说道:“石广生跟你说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