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5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的,一言为定。”
  “不见不散。”
  挂了雅娟的电话,她看着江帆说道:“邢雅娟,她明天回亢州。”
  江帆已经听出来了,就冲她点点头。
  丁一再次附在他的身上,说道:“也不知道她跟钟书记还有联系吗?”

  江帆搂着她,给她盖好被子,说道:“这不是你操心的事。”
  丁一笑了,说道:“我是为雅娟操心,不为钟鸣义。”
  江帆轻轻地拍着她,说道:“知道。”
  钟鸣义去北京学习后,江帆不但主动给他打过电话,有一次去北京办事,特地把他从党校叫出来吃了一顿饭。钟鸣义比头来北京学习时明显瘦了很多,也苍老了许多,花白的头发没染,完全像一个衰老的老人,如果在街上见到他,保证不会认出这是钟鸣义。
  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那个雷厉风行,工作大胆的钟鸣义吗?江帆竟一时间有些恍惚,难道,权力,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的形象和气质?
  钟鸣义说,他最近什么都不想,一心一意学点东西,研究一些问题,一些社会主义现阶段改革中出现的问题。江帆本想把亢州的工作跟他念叨念叨,谁知他却说:“江市长,那是你们的事,亢州已经和我没有多大关系了,我有可能回不去了,你该争取要争取。”
  江帆笑了,说道:“你就是回不去,我也争取不下来,我资历尚浅,那么多有领导经验和工作经验的干部呢,轮不上我的。”

  钟鸣义漠然地看着他,没有说话,兴许,他认为这的确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了。
  想到这里,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听到他的叹气声,丁一摸着他的胸脯,说道:“不想他们了。”
  “嗯。”江帆答应着,就歪身把她抱在怀里,说道:“不想他们了,说咱们……”于是,就吻住了她的唇……
  他们就这样黏在宾馆里,除去吃饭,哪儿都没去,似乎他们彼此都感到了像这样的时刻,以后很难有了,所以,就疯狂地彼此索取着,挥霍着这短暂相处的时光,无休止地做,床上、浴缸、桌子上……直到丁一筋疲力尽,昏昏闭上眼睛……

  第二天上午,他们才拖着疲惫的身子返回亢州。
  江帆找彭长宜去了,丁一回单位等雅娟。
  她坐在宿舍的写字台前,拿过一把小镜子,就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憔悴的容颜,从周五晚上,到现在,她都和江帆黏在一起,享受到了惊心动魄、刻骨铭心的xing爱,她不知道等在自己前头的是什么,但是她相信江帆,完全相信他,只是需要的是时间和等待,耐心的等待。
  想起江帆痛苦的表情,她的心里也疼痛,这是个让倾其所有爱恋的男人,她把自己完全交给了他,她相信他不会让自己失望,因为,他是如此地深爱着自己,这些她能够感到,他是个有责任心的男人,是个可以托付的男人,这一点,她深信不疑。
  她掏出钥匙,开开了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片药,就着一口水吞下了,这是她悄悄预备的药片,要说,一个女孩子的抽屉预备这种药是很不可思议的,是江帆反复告诫她,并且从别处给她买了几盒,以备不时之需用。
  这两天,是她的危险期,她不能不做这种预防工作。
  简单化了化妆,不然一会雅娟看到自己又会东问西问的。
  快到中午了,雅娟才给她打来电话,说自己已经在金盾一楼的那个两座的小雅间里等她了,丁一本不想去那个地方,熟人太多,既然她已经到了,自己只好说马上就到。
  她刚下了出租车,就见彭长宜从前面的车里出来,彭长宜这时也发现了她。
  丁一就笑着迎了上去,说道:“有客人啊?”
  彭长宜说:“是,就我和市长。你们都有谁?”
  丁一说:“雅娟。”

  彭长宜想了想说:“方便的话你就跟我们。”
  丁一说:“还是两便吧。”
  彭长宜盯着丁一看了一会,尽管她化了淡妆,但还是难掩憔悴和疲惫,说道:“你瘦了。”
  丁一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冲他笑了一下。
  丁一走在他的后面。
  别过彭长宜,丁一径直来到了那个小雅间,雅娟早就点好了菜再等着她。
  雅娟说:“我要了红酒,咱俩喝一点。”

  丁一看了看座位上的两杯玫红色的高脚杯,就点点头。
  丁一记得,这是雅娟走后第一次回来,就端起杯说道:“雅娟姐,我敬你。”说着,就跟雅娟碰了一下杯。
  雅娟笑着跟她碰杯,两人都喝了一小口。
  丁一说:“你没什么变化?”
  雅娟摸着脸说道:“外表没有,因为我们还不算太老,但是内心已经是千疮百孔、饱经沧桑了。”
  丁一此时听了这话也是感慨万千,她说:“你留给我的信,我看了。”
  雅娟说:“那天走的很匆忙,来不及跟你告别,就给你留了那样一封信。你没怪我吧?”
  丁一摇摇头,说:“没有,我一直保存着那信,你说的太好了,都是肺腑之言。”
  “可以说都是我的经验之谈,我不希望你重蹈我的覆辙。”
  丁一不想跟她讨论自己,就说道:“雅娟姐,你真的不回来上班了吗?”
  雅娟说:“是啊,我请的是长假,单位只给我保留公职和一些福利待遇。”
  “雅娟姐,钟书记走了,去党校学习去了,如果他调走不回亢州了,你也不回来上班了吗?”
  雅娟低下头,想了想,抬起头说道:“小丁,我现在和他没有关系了,他的去从不会再影响到我,亢州,本来就不是我的亢州,而且,我也没办法在这个地方混了,我只不过是一只寄居蟹,是依附别人得以生存的,我要开创属于自己的生活。”
  丁一说道:“对不起,我不该在你面前提他。”

  雅娟理了理自己漂亮的卷发,说道:“没关系,我的事也没有瞒过你。前几天,我见着他了。”
  “他老了。”雅娟低头转着高脚杯,继续说道:“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想起了一句话,影响过气,就跟美人迟暮一样,当时就是这种感觉。原来他在我眼里是独一无二的英雄,是我崇拜的偶像,这个偶像占据了我将近十年的内心,我把女孩子的一切美好和青春梦想,都寄托在了这个男人身上,直到我的爱不再纯粹,直到我的梦想破灭……”
  雅娟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那天,是我第一次有距离地打量他,花白的头发,衰老的褶皱,完全没有了当初时候的气宇和风度,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我不知道我怎么竟然要死要活地爱了他那么多年?后来,我发现,男人一旦没有了自己纵横驰骋的政治舞台,他就像被抽掉了筋骨和灵魂一样,和普通人没有两样。说白了,权力就是男人的春yao,没有了权力,他们什么也不是了。”
  丁一的心跳了一下,说道:“你这话太刻薄了。”

  雅娟说:“那是你从来都没有研究过一个官场中的男人,你仔细研究他们,就会发现我这话尽管刻薄,但却是一针见血,实事求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