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5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把喝剩的酒寄存在吧台,就回房间了。江帆再次把门扣好,并将房门上的防盗锁链扣上。
  江帆说:“洗个澡吧?”
  丁一点点头,说道:“我先洗。”
  江帆笑了,说道:“可以。”
  丁一没有带来多余的衣服,她没有想到会到宾馆来,她从架子上拿下一件浴巾,缠在自己胸前,把短发吹干后,就走了出来,发现江帆仰面躺在趟在床上,脑袋枕着双手,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他换好了自己带的睡衣。旁边还搭着自己一件衬衣,估计是给她预备的。
  丁一解开浴巾,穿上了他的大衬衣,就轻轻地上床,小心地掀开被角,紧挨着他趟了下来。江帆侧过身,睁开眼看了她一眼,他的眼睛很红,可能是刚才的一杯红酒的原因,加上他这段睡眠不好,所以导致的眼睛红肿。
  江帆伸出长臂,把她抱进自己怀中,一条腿就压在她的身上,再次闭上了眼睛,并且很快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躺在江帆的怀里,身子被他的腿压着,她不敢动,唯恐惊醒了他,渐渐地,自己也闭上了眼睛。
  等丁一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然到了半夜。
  她发现江帆早就睁着眼在看着她,那对深邃的目光里,早就没有了困意,她想起他的失眠,说道:“醒了?”
  江帆点了一下下颌。

  丁一说道:“是不是又睡不着了?”
  江帆又点了一下下颌。
  丁一伸出手摸着他的脸,说道:“你睡得的太少了,长此以往下去身体会垮的。”
  江帆握过她的小手,放在嘴上亲了一下,说道:“我今天没有失眠,睡得跟猪一样,这样一个美女在去身旁我都顾及不到,你说我还能失眠吗?”
  江帆说的是实情,这几天他的确很困乏,且不说袁小姶的频繁骚扰,就是光工作上的这点事也够他累的了,头天晚上没睡好不说,今天下午从亢州到阆诸,又辗转北京,刚才喝酒的时候就感到头疼头晕,终于可以有了短暂的静心时间了,所以,在丁一去洗澡的时候,他换上睡衣后困意就袭上心头。
  睡了一会后,他就醒了,毕竟脑袋里需要思考的事情太多了,一旦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怀里的丁一倒是睡的很安静,像个小猫一样枕在自己的臂弯里,小巧的鼻子里,呼出轻匀的气息,带着她淡淡的清香,有几根头发耷拉在她的鼻尖,每次呼吸,都随着气流微微颤动,江帆很想把头发给她扒拉到一边,又怕吵醒她,正在盯着她看的时候,她的嘴动了动,恰在这时,她醒了,睁开了眼睛。

  丁一换了个姿势,脑袋从他的胳膊上移开,说道:“压麻了吧?”
  江帆没有又抱过她,仍然让她躺在自己的臂弯里,说道:“一点都没有,这种感觉很幸福。”说着,低头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丁一笑了,在他的怀里伸了个懒腰,说道:“继续睡,困。”
  江帆说:“你睡,我看着。”
  “你也睡。”
  “我怎么能睡得着?”
  丁一以为是他又失眠了,就说道:“你总失眠,该看看中医,好好调理一下。”

  江帆说道:“中医也没有办法。”
  “有这么严重?”
  “当然,你想,怀里抱着人,这种情况如果有人能睡着的话,估计只有一个人能做到,恐怕就是柳下惠了。”
  丁一笑了一下,捏了一下他的脸蛋,脸就有些潮热,,便低头扎在他的腋下。
  江帆看着她脸上布满红晕、羞涩动人的样子,泛起满足的笑容,就有些动情,给了他一个深情而绵长的热吻。说道:“我最喜欢看你穿我衣服的样子了。

  她的脸更加灼热。
  尽管他们早就以身相许,但是也有好长时间不在一起了,不知为什么,无论是江帆还是丁一,似乎都感到有一种很悲壮的气氛萦绕在他们两人的周围,那夜,他们做得惊心动魄,荡气回肠,后来每每想起,都是那么刻骨铭心……
  直到第二天他们被一阵电话吵醒。
  江帆本能地去拿手机,不是这个,又去拿另一个,这个早就关机了,他这时才发现声音是从她的包里发出的,就下了床,从她的包里把手机给她掏出。
  丁一睁开眼睛,接过手机,她刚喂了一声,从里面就传出一声嫩声嫩气的声音:“姑姑,怎不回家?”
  丁一一听,是小侄子的声音,她赶忙坐起,说道:“乖,今天姑姑不回了,告诉妈妈和爷爷说,姑姑小周再回。”
  “我回来了,你不回来看看我。”是陆原哥哥的声音。
  丁一冲江帆伸了一下舌头,说道:“哥,你回来了,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就知道你会这样倒打一耙,我是昨天夜里回来的,来北京出差,领导让我顺便回家看看,怎么,你回不来呀,你要是能回来,我和小虎还有一一去接你。”
  “我……”
  “你看这两个小家伙,一说去接你,一个是摇头摆尾,一个是摇头晃脑,看来你受欢迎的程度比我还高。哈哈。”
  丁一看了江帆一眼,想了想说道:“哥,我小周再回吧,手头上有工作,走不开。”
  “周六日还加班呀,你们局长可真会使人。”
  “呵呵,我们领导早就说了,不加班不叫电视人。”
  “呵呵,那好吧,你没事往家跑勤点,替我回来多尽尽义务,听见没?”

  “遵命,首长。”
  “哈哈。好,你忙,我挂了。”说着,陆原就先挂了电话。
  丁一合上手机,江帆给她放在床头柜上,一伸胳膊,就把她抱在胸前,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说道:“我占用你回家团圆的时间了。”
  丁一的脸贴在他结实的胸脯上,闭上了眼睛,说道:“我其实是个没根的人。”

  江帆一愣,停止了拍打,半晌,他才捧起她的脸,然后挺起上身,吻住了她的唇,手里,似乎又潮湿的东西,那是她刚刚流出了眼泪。
  江帆一激动了,把她放在床上,俯身看着她,说道:“你会有根的,你的根在这里。”说着,攥着她的手,摸向自己的胸膛。
  丁一笑了,点点头,“嗯”了一声,泪水流得更欢了。
  江帆不停地给他擦拭着泪水,越擦越多,他索性低头吻住了她,她的唇有些颤抖,他说:“对不起,对不起,让你跟着我担惊受怕了。”
  听了他这话,她的泪流得更欢了,她喃喃地说道:“我愿意,我愿意……”
  这时,丁一的电话又想了,江帆再次递给了她,她接通后,刚喂了一声,立刻惊喜地叫了一声,:“雅娟姐,我以为你失踪了。”
  雅娟说道:“我没有失踪,一直还在,只是换了手机号。”
  “你好吗?”丁一坐了起来,江帆把衬衣给她披上。
  “呵呵,好,我很好,你好吗?”

  “我也好,给你打电话打不通,我还以为你出国了呢。”
  “呵呵,小丁,你是在单位还是在家?”
  “哦,我这会哪儿都不在,你有事吗?”
  “我明天回亢州,跟你呆会,你有时间吗?”
  “有,有,你什么时候到?”
  “头中午吧。”
  “好的,我等你,你头到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去车站接你。”
  “不用,你在单位等我就行,我去单位找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