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5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今,作为政府秘书长的曹南,当然能够意识到眼下江帆面临着什么,他必须想到别人想不到的事情,如今,他的职责不光是协助政府一把手管理机关日常工作,安排政府领导的日常工作和活动,协调政府领导及下属各单位的日常工作及关系,还有联系同级的丨党丨委秘书长,协助丨党丨委秘书长协调丨党丨委和政府的日常工作等等,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就是协助江帆顺利上位,尽管没有任何人赋予他这个责任,但是对于是江帆这条线上的人,他有这份责任和义务。一切阻碍江帆上位的人,都是他曹南敌对的,哪怕是江帆的妻子也不行。

  这几年,曹南和江帆合作的不错,江帆在政府班子内部的地位非常牢固,当然彭长宜也起到了主要作用,但和他这个秘书长的配合也是不无关系的。
  曹南比任何人都希望江帆上位,他就是依托江帆才又今天这个位置的,没有江帆,兴许,他还在苏乾手下受气呢?他和江帆的关系同样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江帆和妻子的事他是知道一些的,作为男人,他非常同情江帆,江帆过着的是苦行僧的生活,这对于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来说是残忍的,所以当时温庆轩来政府要丁一的时候,曹南不愿意放,他看出江帆喜欢丁一,他当然希望江帆工作的愉快,但他没想到江帆根本就没有挽留丁一。这一点令他曹南很是佩服。

  江帆身上有许多的可贵的品质令他佩服,他要竭尽所能,做好他应该做的一切工作,辅佐好江帆。上级可以不任用江帆,但如果是因为他这个秘书长没做好辅佐工作,让一些不利的因素影响了江帆上位,或者是这中间江帆出现了什么闪失从而影响上位的话,那就是他的失职,尽管没人会追究他的责任,甚至可能都不会有人想到他这里,但那他也会内疚一辈子。
  官场中人,能不能升迁,不完全取决于你的能力,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取决于你最开始依附的那个领导,如果这个领导不断升迁,你也会不断升迁,如果这个领导停止进步,估计你的仕途之路也差不多到头了,官场习惯划线,你是这个线上的人,他是那条线上的人,如果这条线上的领头人强大,那么整条线上的人都受益,曹南深知这个道理,但是从他本意来讲,还是江帆具备一个优秀领导者的各种能力,是个不可多得的德才兼备的领导,为这样的领导做什么他都心甘情愿。

  他把龚卫先叫了进来,说道:“市长的妻子昨天找到宾馆去闹了,估计她还会来这里,你说我们怎么办?”
  “又无理取闹了?”龚卫先说道。
  “我没看见,听小金说,市长昨天可能又失眠了,刚才进来时眼睛都是红的,眼圈都青了。”
  龚卫先说:“他们夫妻的事,咱们能怎么管?市长自己都管不了。”
  “我是担心市长,一是他的安全问题,二是他的精神问题,不行的话就让他换个地方住。”
  龚卫先说:“也行,住我原先的部队去吧,那里的招待所条件很好,而且是军事重地,闲杂人是进不去的。”
  曹南说:“还得跟市长商量,看他的意思。再说,即便他躲进部队,但在单位是躲不开的,她如果总是到单位来闹也是不好的。”
  “那您说怎么办?”
  “我也没有好办法,要有好办法就不叫你来商量了。”
  “我看他那个老婆不但有暴力倾向,而且精神也像受了刺激,别再出点事。”
  “我也是担心这个,所以让小金和小许从今天开始,不离他左右,晚上轮流在他那值班。”
  “市长完全可以打官司离婚的呀?”
  曹南看了他一眼,说:“他不傻,能做的事肯定都想到了,这个我们就不要操心了,我跟你说的意思就是你也在这方面也要多留意,尤其是他那个老婆来了,最好别让他们单独相处。”
  “她刚闹了走的,估计再来就得等几天了。”
  曹南说:“别这么说,说不定今天还会来,昨晚那么晚,她肯定还在这里。我们为市长做不了别的,但是保证他安全还是能做到的。”
  果然让曹南说中了,下午刚一上班,袁小姶就来了,她进江帆的屋里没多长时间江帆就出来了,然后她就尾随着江帆去了,但是没见金生水跟着。曹南立刻命小许和龚卫先驾车跟了出去,以防万一。
  江帆接到金生水的电话后才知道袁小姶在跟踪自己,但是他绝没想到的是袁小姶的后面居然还跟着龚卫先他们。龚卫先看着前面的两辆车,就跟小许说道:“你有办法让他老婆的车停下来吗?”
  小许笑了,说:“那怎么没办法,用损招呗,女同志驾车不行。”
  于是,小许和龚卫先就紧盯着袁小姶的车,跟着江帆转了一圈后,小许感到市长似乎要往西开,就在下一个红绿灯到来之前,一不留神便插到了袁小姶的车头前,袁小姶一惊,急忙减速,让过了小许开的2020,小许一直压着袁小姶的车,任凭袁小姶在后面急地摁喇叭,他也不急,直到他再也看不到市长的影儿了,又赶上了一个红绿灯,他才一打方向拐上了另一条路,这样,袁小姶就不会认出自己了。

  龚卫先不放心地说道“你能确认他找不到市长了吗?”
  小许说:“我不能。”说着,他又调转车头,沿着国道快速前行,他特别关注了一下广电局路口左右前后,没有市长的车后,这才放了心,说道:“估计尾巴被甩掉了。”
  其实这个时间,江帆早就到了万马河南岸的沙滩上了。
  别人为江帆焦虑,江帆自己也为自己焦虑,同时,他也为自己身旁的那个人焦虑,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给予他该给予的东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才能过上一个男人正常的生活?
  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赌徒,把所有的东西都押在了三个月上,前程未卜。现在还有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一切还都不明确,已经有许多人暗暗地努力,渴望取代钟鸣义,坐到亢州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了,都在削减脑袋四处托关系,有的已经托到了省里。
  昨夜,他尽管换了房间,不再担心袁小姶,但被她折腾得加上乱七八糟的事,他就失眠了,刚才想起女儿又掉了眼泪,所以现在眼睛是干涩涩地疼,他不停地用手揉着眼。
  丁一看在眼里,就有些心疼,她从包里掏出一小片化妆棉,又拿起江帆的保温杯,从里面倒了一点热水,把化妆棉浸湿后,说道:“你只管看前面,我给你擦擦眼睛。”
  江帆点点头,就稳稳地驾着车,任她把温热的化妆棉敷在自己的右眼上,他伸出手,说道:“还是我自己来吧。”说着,接过她手里的化妆棉,轻轻地擦着眼睛。
  丁一又弄了一块,江帆再次擦了擦了双眼,使劲眨巴了几下,说道:“嗯,好多了。”

  丁一看着他笑了,说道:“一会到了家,我给你做做美容,你看,脸皮都松了,人也瘦了。”丁一说着就伸手摸了摸他的脸。
  江帆很享受这种感觉,说道:“你回哪个家?”
  “你来了我就回老房子呗。”
  江帆一惊,扭头看了她一眼,就见她的脸红红的。
  “你要带我回家过夜?”
  丁一娇嗔地看了他一眼,说道:“要不你就去住宾馆。”
  “等等,我住哪里不要紧,你先说那个老房子安全吗?”
  “安全,很坚固的。”

  “哈哈,调皮,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丁一说:“安全会安全,有的时候也就是嫂子带着小侄子还有乔姨过来收拾一下,通通风,晾晒一下被褥,小侄子喜欢在那里玩。”
  “哦,那就不安全了,明天是周末,他们肯定还会来的,我还是去住宾馆吧,但是你得跟着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