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5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然,没过几天,锦安一家大型企业老总路过亢州,带来了樊文良捎给他的临摹贴,而且还送给他几只毛笔和一摞宣纸,江帆知道樊文良送他笔和纸的含义,就是希望他真正动起来。这天晚上他突然心血来潮就想练书法,才知道这些东西放在了办公室,于是就给金生水打电话,让他从办公室把这些东西给他送过来。
  在等待金生水的时候,他放了一首音乐给自己听,是“一路平安”的曲子,这支曲子是他和丁一都喜欢听的,于是就把当年丁一拿给樊文良看的那幅小字拿出来,细细品味,看着小字,想着写这个小字的那个女子,不由地笑了。
  这时,传来了敲门声,他以为是金生水来了,就开开门,哪知来人不是金生水,却是袁小姶。
  他脸上的笑容立刻荡然无存,双道眉毛皱在一起,说道:“怎么是你?你来干嘛?”
  袁小姶从他的旁边挤进去,故意晃动着肩膀说道:“我不能来吗?我还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吗?我们现在还是合法的夫妻关系,一个妻子到丈夫的屋里,还用得着问干嘛来了吗?”说着,就一松手,很潇洒地把手里的小坤包丢在沙发上,然后转身,面对着江帆,眉毛一挑,看着他。
  江帆没有说话,而是来到桌子旁边,就把桌上丁一的作品小心地折起,刚要收到抽屉里,袁小姶一步上前,“噌”地一声,就从他手里抽走了那卷纸。
  其实袁小姶就是找茬来的,她也没想到这居然是丁一的作品,更没想到丈夫晚上不睡觉,居然对着一幅小字看,等她看清了落款是丁一的时候,她的脸就突然白了,立着眉毛说道:“原来你们果真有一腿。”说着就要撕那幅字。

  江帆的脸也在刹那间白了,他眼疾手快,就从她的手里抢过了那幅字,然后呵斥道:“你撒什么泼?”
  这话居然把袁小姶说愣了,她的眼里就有眼泪要出来,想当年,袁小姶也是淑女名媛,再怎么让江帆刻意贬低她,也不会用“泼”这个字眼形容她。谁都知道“泼”的后面跟着“妇”字,这可不是她袁小姶原有的形象,那么,又是什么把这个名媛淑女变成泼妇的了?
  她咬住下嘴唇,含着眼泪说道:“你可是从来都没有这么评价过我?”
  江帆没有理她,而是把那幅字折好,放进了抽屉,就背靠在那个抽屉的位置,双手抱在胸前,看着她,说道:“你究竟干嘛来了,如果是为了折磨我,不让我安生的话,那么我告诉你,你做到了,因为我已经严重失眠,既然你达到了目的,现在可以走了。”
  袁小姶看着这个既爱又恨的男人,心也在滴血,她知道,自己也没有好过他多少,本来自己做了有悖夫妻关系的事,就心存着一份愧疚,但是爸爸就是不同意他们离婚,说世上没有不闹意见的夫妻,慢慢就会好了。其实,她现在也不想离了,比较来比较去,江帆还是很靠谱的男人,比起那个尤增全要可靠不知多少倍,她身边也的确有几个围着她转的小男人,尽管有对她表示爱慕的,但那都是孩子,更加靠不住,她也的确不想把现在的江帆拱手送给别的女人,即便自己不能重新得到他,也是要毁了他,他的前程是袁家给他铺就的,他不能忘恩负义。所以,她在父亲的劝说下,到亢州就来得勤了。当然,来是来,大小姐的架子还是要端的,尽管这样做自己有些外强中干,但是还得这样做,于是,她迎着江帆的目光说道:

  “你立刻给我办调动手续,我需要你,需要男人。”
  江帆把头扭向一边,没有理她。
  袁小姶忍受不了他这种轻蔑的态度,如果不是袁家,说不定你江帆在哪儿转悠呢?她上下打量着他,然后轻轻走到他跟前,伸出燃着红色的指甲的手指,捏住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正向自己说道:“想想看,你有多长时间不尽丈夫的义务,今天我就是冲着这个来找你的。”
  袁小姶说着,手就离开了他的下巴,去解他的睡衣。
  江帆的上身,只穿着一层绒睡衣,袁小姶慢慢地一颗一颗解他的扣子,他木然地注视着她,扣子已经全部解开了,袁小姶伸手抚摸着江帆的胸脯,然后手一下子就伸到了他的睡裤下面,江帆一激灵,猛地推开了她,转过身,提好裤子,就开始系扣子。
  袁小姶从后面一下子紧紧地抱住了他,喃喃地说道:“帆,让我留下吧,我会让你舒服,让你满意的,想想以前,每次完事后,你都会称赞我是……”
  正在这时,门被推开了,金生水走了进来,他说道:“市长,您怎么没关门,东西我拿来了。”
  江帆刚才有意没有将门关死,他知道金生水用不了多久就会来。

  突然闯进一个人,袁小姶一惊,知道江帆是故意不把门关死,就恨得银牙紧咬,但是她并没有松手。
  江帆转过身,就往外推她,但是她仍然死死地抱住他。金生水把东西放在茶几上,见市长没在客厅,这才撩开卧室的帐幔,看到了市长夫妇正黏在一起,但是显然市长不是情愿的。
  金生水的脸一红,赶紧低下头,说道:“市长,我走了。”说着就要往出走。
  “金秘书,你回来!”江帆叫道。
  也许是市长这话过于严厉,金生水立刻站住,但是他没敢往这边看,而是定定地冲着门口原地站着,不知如何是好。
  “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怎么就想走?还想不想干?”江帆严肃地说道。
  金生水低着头,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他们那边一眼,在心里暗暗叫苦,不敢吱声。
  袁小姶知道江帆在演戏,就拥着江帆走到客厅,柔声细气地说道:“小金,我们夫妻有事,眼下不需要你做什么了,你去忙你吧。”
  金生水慢慢转过身来,偷偷地看了一眼江帆,江帆狠狠地瞪着他,他便不敢走了,站在那儿抓耳饶腮,不知如何是好。
  江帆用力推开袁小姶,一边系扣子一边说道:“那个材料我看一下。”
  金生水一愣,显然市长没有吩咐自己去拿什么材料,他看了一眼袁小姶,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就故意转回身,说道:“那个材料我放您办公室了,这些我给您拿来了。”他指着茶几上的东西。
  江帆扣好扣子,便坐在沙发上,翻着茶几上的一摞东西,拿起一本临摹帖,说道:“小金,这些你都看了吗?”
  金生水知道市长的用意,就也坐在了市长对面的沙发上,并从旁边拿过一叠稿纸,从兜里掏出笔,煞有介事地说道:“嗯,看了看,对了,您对那份材料还有什么要求吗?我记下,今晚回去改。”
  江帆用眼瞟了一下袁小姶,见袁小姶丝毫没有要走的样子,就说道:“等我去穿衣服,那个材料今晚咱俩就定下来,明天还要用。”说着,就向里面的卧室走去,他套上了羊毛衫,就要换裤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