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06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YES!”我们三个大喊着重新抱在了一起,自己球队就是牛逼!我们甚至都要跟身后的人交融在一起了,这现场看球的感觉真是太爽了!
  “嘘!”随着裁判的一声长哨响起,比赛结束,2比2。
  老九冲下看台,可能是想要拥抱一下最后进球的功臣,我跟老九坐下身子,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
  “九哥,你看人家巴西,这小孩踢球都比咱国足那帮子大人强。”我随便找了一个话题说道。
  “嫩妈老二,算算,这次得弄多少钱?”老九没有接我的话,眼睛里赤裸裸对金钱的渴望。
  我也一脸的兴奋,想着一会拿到手好几万块钱该怎么去花呀,是先去看脱衣舞,还是先去吃人体盛?
  “九哥,咱买了2万主队赢,1万客队输,现在比分2比2,也就是说我们能,”说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刚才有什么事情不对了。
  “我草!九哥,这比赛平了!我们忘了买平了!”我把脸扭了过来,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嫩妈!啥玩意?”老九气愤的拍了一下大腿,表情比葬礼上的死尸都难看。
  “哎呀呀,小龙,给我照个相!”大厨搂着进球的“功臣”,冲我大喊道。
  “嫩妈打他!”老九指着大厨怀里的黑孩,面目狰狞的喊道。
  “九哥,算了算了,他还是个孩子。”我用力拉着老九,生怕他真去做什么傻事。
  “嫩妈,裁判呢,裁判去哪里了,我要打这个狗日的,这球越位了没看到吗?”老九拨拉开我的手,四处张望着。
  “哎呀呀,这球没越位,真没越位。”大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用一个主队球迷的口吻反驳道。
  “刘叔,你别吱声了行吗?”我在一旁小心的提醒道。

  “哎呀呀,这个越位是接球球员比倒数第二个防守球员离球更近,哎呀呀,刚才咱们主队的小孩跑过去的时候,”大厨像一名专业的足球评论员,给我们讲解着越位与反越位之间的层层联系以及他对本场比赛最后一个争议进球的点评。
  大厨认真谈起一件事情的样子并不是很让人讨厌,如果不是因为忘记买比赛打平,我或许会崇拜他好一阵子,而现在
  “嫩妈!我让你反越位!”老九从看台上跳了下去,一把推开大厨搂着的功臣球员,把大厨按倒在地上,右手变成铁拳,高高举起。
  “九哥,九哥,不打自己人,不打自己人。”我跟着冲了过去,抓住老九的手腕。
  旁边的巴西人都惊呆了,一个个的热泪盈眶,这华夏人他妈的才是真球迷啊!球赛打平了都能打起来,这要是输了还不直接就爆头了。

  “九哥,九哥,这事儿不怪刘叔,真不怪。”我小声的劝道。
  “唉!”老九高叹一声,连嫩妈都没有说,愤愤的坐在了地上。
  “哎呀呀,我们不是跟主队一伙的吗?不是跟主队一伙的吗?”大厨眼睛里透着惶恐,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竟然让老九这么愤怒。
  “刘叔,比赛平了。”我提醒道,心想大厨你可千万别说话了,现在大家别说看人体盛了,连吃披萨的钱估计都没有了。

  “打平了我知道呀,2比2么,我也曾经是半个职业足球运动员呀,这比赛平了没有什么特殊含义呀!”大厨现在已经学乖了,他没敢说话,自己在偷偷琢磨着我那句话的意思。
  “嫩妈走吧。”老九站了起来,拖着颓废的身子,慢腾腾的往外走。
  “哎呀呀小龙,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大厨脸憋的通红,足球是大厨唯一比我跟老九精通的东西,可惜智商的短板让他还没有意识到出了什么问题。
  “唉!刘叔,走吧。”我摇了摇头,想着到手的美女,到手的波涛汹涌转眼间就不见了,这下可算是省心了,不用为兑奖而奔波了,可是内心的痛苦不亚于看到李皮庆手里拿着老朱的钱箱子。
  还好信用卡还有些个位数的余额,老九刷了几包烟,就这样痛苦的一老一少,带着一个不知所措的厨子,踩着阿雷格里落日的余晖,消失在地平线。

  虽然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爱迪脸上还残留着欢愉过后的红晕,可见二人当时大战的激烈程度,爱迪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看出了三人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太乐观的事情,但没有说破,老九取代了菲勒犬坐到了破鞋上,大厨和狗此时都被自己的同伴抛弃,人兽合一坐在高尔夫的后座上缠绵,我没有驾照,也不会开车,只能坐在副驾驶上,等着爱迪给我们安排司机。
  “下午好。”席尔瓦打开高尔夫的车门,笑的很拘谨。
  “下午好,下午好!”透过后视镜,我看到自己的脸笑成了一朵菊花,儿童联赛的阴霾一扫而光,这爱迪应该高估我们几个在撸耶心中的地位,居然上赶着巴结我们,自己还有自己的狗献身了不说,还给我整一女神司机。
  老九有爱迪,我有席尔瓦,大厨有狗,毒蝎小寡妇,纯情幼女,人兽狂魔!天那,这是多么美的一副画面呀!
  矮胖的巴西男已经在撸耶的别墅门口等候多时了,对了他叫考尔比,这名字让我产生了无限的遐想,在国内如果起这名的一看就是小三生的。
  撸耶还没有回来,应该还在处理工作上的事情,看来这个地区的黑老大也不是那么容易干的,爱迪不知道对席尔瓦说了什么,她居然一改先前的忧郁,露出了与自己年龄格格不入的荡笑。
  老九跟爱迪从破鞋出来之后就消失不见了,大厨牵着菲勒犬在别墅后面的草丛里玩耍,席尔瓦可能被爱迪威胁要好好陪我,但她又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我也有些恼怒,这直接滚床单吧不是我的风格,我是要留情不是留精的,培养感情的最好办法莫不是压马路交流交流,但是这个时间在巴西压马路,我俩都有可能被先奸后杀,这TM的可怎么办呢。
  “我觉的,”“我觉的”俩人突然同时说起话想打破尴尬,没想到说了同样的话让气氛更尴尬了。
  “你先说。”我保持了自己的绅士风度,想着这妞万一桑巴心态上来了,给我整个热情似火,我岂不是就要顺水推舟了。
  “你给自己的家人打过电话了吗?”席尔瓦掏出手机,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还没有。”我如实回答,忽然感觉自己好孤独,都不知道电话该打给谁。
  “你正在跟爱迪做生意吗?”席尔瓦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不不,我是一名海员。”我骄傲的抬起头,胸脯挺的很高,这可是在巴西呀,海员这份职业是备受尊崇的,要知道葡萄牙当年就是靠几个海员,几艘破木头船殖民了整个巴西,不过在华夏我肯定不会这么骄傲的,在华夏人眼里,海员就是低等人群,人生三大苦,撑船大铁卖豆腐么。
  日期:2017-09-03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