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03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中午有时间吗?我第一次来阿雷格里,你能不能帮忙做一下我们的导游?”我按照老九的思维对席尔瓦说道。
  “我对阿雷格里也不是特别熟悉,很抱歉……”席尔瓦拒绝的很委婉。
  “你好,我是nine,很高兴见到你,在我们华夏,再过几天就是华夏新年了,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我们却意外的来到了巴西,远离自己的亲人。”老九面色凝重的看着妞,
  我去,老九这是要做什么?怎么扯上过年了?
  席尔瓦的兴趣也被提了起来,她不解的看着老九。
  “我的父母已经变的衰老,在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里,我却在异国他乡,见不到面,我很想打电话给他们,可惜我只买到了手机,所以小姐您能不能带我们去办张手机卡?”老九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居然就是为了让妞陪我们去买电话卡。
  席尔瓦被老九的话感染到了,她欲言又止,爱迪说过,她也是最近几天才从买过来的,我怀疑她这忧郁的样子是不是想家了。
  “我很想念我的妈妈。”老九深情的说道。
  “好吧,我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席尔瓦有些为难的说道。
  “嫩妈老二,九哥只能帮你到这了,卡给你,两个小时。”老九把信用卡放到我的手里,郑重的样子就好像朝鲜战争结束时双方正在互换停战协定。
  爱迪公司的制度很人性化,每个模特都有自己的经纪人跟助理,席尔瓦跑去跟自己的助理小声商量着请假。
  “九哥,这妞咋样?”我眼睛随着席尔瓦的轻盈在飞。
  “嫩妈老二,你看看别的妞,随便选一个今晚差不多就能造人了,你挑的这个不行,就你那水平最少得三个月。”老九掐着手指头计算道。
  “九哥,你意思是三个月我就能跟她造人了?”我稍稍有些惊喜,这种女神级别的我自己一般是把时间卡在一年左右的,老九这么说我还低估了我自己了。
  “嫩妈三个月她能答应陪你一起吃饭就不错了,老二,这个妞不一般呀,嫩妈这气质我从来没见过。”老九平静的看着我。
  “嫩妈老二,在我老九看来,男人就只有两种,一种是留情不留种,一种是留种不留情,嫩妈我老九是前者,老刘是后者。”老九接着说道
  我去,老九说的这话太特码有哲理了呀,不对呀,老九跟大厨已经把世界上唯一的两个人种占据了,那我属于哪一个分支?
  “嫩妈留种不留情的男人属于下流,留情不留种的属于风流,男人可以风流,但是不能下流。”老九还是一脸的郑重。
  “九哥,我属于哪一种?”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嫩妈,你属于单相思,啥也留不着。”老九朝我摆摆手说道。
  老九的一番话像是二氧化碳灭火器,把我心头燃起的熊熊烈火消灭的一干二净,我想起了曾经跟我发生过关系的几个姑娘,我似乎真的没有在她们的人生轨迹里留下什么东西,大家只是一时的性起,顺其自然的发生了人性最原始的生理关系,愉悦过后留下的也只是淡淡的回忆,或许能成为酒桌上的谈资,但那又如何呢?她们根本不会爱我,也不会为我生下孩子,情种都没有留下,只是平静的水面上略起的一丝波澜,波澜过后又回归平静。

  老九的超市购物袋里还放着几瓶不知名的饮料,长时间的性神经蹦起让我一时有些口渴,葡萄牙语的说明根本就看不懂,幸好商标还能稍微告知一下这是什么东西,我拨拉了一下,商标上画的不是一头鹿就是一头黑熊,看来这些都是老九寻觅来的灵丹妙药,我拿出一头鹿来,想着这个东西应该能温和一点,旋开瓶盖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嫩妈老二,这是鹿鞭酒,你悠着点。”老九伸手夺过我手中的瓶子。
  “九哥,你看这画的鹿是头母鹿,母鹿哪来的鞭,这玩意儿我估计是鹿牌的饮料。”我指着画上的鹿角对老九说道。
  “嘿,我们现在走吗?”席尔瓦已经换好了便装,普普通通的牛仔短裙配着白色的蕾丝边的上衣,像一个邻家女孩般轻盈可爱。
  “好的,谢谢你。”我微笑着点头说道。
  大厨跟狗还在走廊里缠绵着,老九将一整瓶的鹿喝光,又喝了半瓶熊,把购物袋放到大厨的身边,我拆开两个苹果手机,塞进口袋里。

  席尔瓦开的是一辆菲亚特很老的车型,启动的声音像是一头发情期的公牛,席尔瓦的腿很长,踩离合挂档的时候不停的换来换去,晃的我有些眼晕,心中的死灰有些复燃,老九的鹿鞭酒此时也发挥了功效,席尔瓦挂档握档把子的动作让我有些想入非非,我的手情不自禁的握了过去。
  “嘿!你在干什么!”席尔瓦慌乱的把手抽出来,有些愠色的看着我。
  “对不起,对不起!”我涨红了脸,不知所措的道着歉。
  “他妈的这拉美姑娘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我有些气愤的骂道,按理说这桑巴女人的热情应该连档把子都不能放过才对,怎么对我这么一个赛潘安的帅小伙无动于衷呢,难道我真要陷入老九所说的单相思行列?
  巴西有6家比较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类似于中国移动的巨头是巴西VIVO,当然这个VIVO不是步步高的手机,而是跨国通讯大鳄西班牙电信与葡萄牙电信合作的产物,我记得在国内有人说过如果通信不被移动联通电信垄断的话,资费会降低一半,但是在巴西这是行不通的,几家运营商之间的大战都让你匪夷所思,几家公司分别有自己的地盘,就好像这个VIVO,在阿雷格里很好用,可是到了我们上次去的萨尔瓦多,几乎完全没有信号,更不用说网络。同样的,资费也飙高。在阿雷格里当地办的卡,接听免费不说,打电话也很便宜,到了外地就会变成接听也要高昂的费用。同一家公司的两张卡之间打电话非常便宜甚至可能免费,但是不同公司间接打电话就会十分昂贵,我用VIVO的电话卡打别的运营商的号码,一分钟大概要4块钱人民币。

  我擦!4块钱一分钟啊!我都有些怀疑席尔瓦是不是因为给远在戈亚斯州的妈妈打不起电话而这么忧郁。
  席尔瓦用自己的税号办理了一张电话卡给我,她的不热情让我的兴致有些低落,手里拿着无限刷的信用卡却寻觅不到一个拜金女,总不能让我自己买辆破鞋给自己开吧。
  席尔瓦的时间很宝贵,档把子的尴尬一直延续到爱迪的公司,期间我又从她那里得到了一些有价值的基本信息,16岁,没有男朋友。
  重新回到公司,爱迪的巴西狗毛被大厨薅掉了一半,爱迪跟老九在三层,应该是进行伟大的中巴文化交流,席尔瓦重新回到玻璃房里,加入了其他模特的行列,她们好像在进行基本功的培训。
  “刘叔,别薅了!在薅这狗就成皮蛋了!”我用手拉了一把大厨,把他从梦里拽了回来。
  “哎呀呀,小龙,你回来了呀,老九呢?”大厨平静的对我说道。
  我去,这大厨不会是让这帮子美女刺激成正常人了吧,竟然没有说胡话。
  “刘叔,老九在三层呢,你没事吧?”我拿手背摸了一下大厨的额头,想着这哥们不会是回光返照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