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4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知道女儿可能想学,就说:“只要娜娜想学,学什么爸爸都支持你,女孩子,就要多学知识,知识多了就懂得多,懂得多了许多道理你自己就明白了。”
  彭长宜想了想,娜娜在幼儿园这几年,的确没有报什么特长班,别的孩子不是学琴就是学美术,而娜娜什么都没学,这一点自己有责任。看来,这个问题他要和沈芳谈谈,不能总是跟着沈芳,学些不该学的东西。
  其实,彭长宜早就有心想让娜娜跟丁一学写字,但由于孩子小,还不懂得汉字的间架结构,上一年级后,老师就开始教他们写字,这样再跟丁一学习书法就容易了。

  他发现,最近只要一回亢州,丁一是他必然会想起的人之一,也不知道自己走的这些日子,她和江帆有没有进展?
  其实,彭长宜没给丁一打电话是对的,丁一果然跟江帆在一起,此时,她正坐在江帆的车里,他们是在去往阆诸的路上。
  最近江帆的确很烦,他到不是因为自己工作上的事烦,他烦的是妻子袁小姶。
  一个女人如果要想不让一个男人得到安生,可以有多种办法折磨他,袁小姶深解其道,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她是加紧了逼江的步伐,而且毫不手软。
  袁小姶几近变态,她拿折磨江帆当做了业余爱好,经常半夜三更地给他打电话,要不就突然出现在他的办公室。最近居然点名要丁一给星光集团做宣传,是有偿宣传,没想到丁一婉拒了她的要求,说是让她去请示局领导。
  袁小姶就有些恼羞成怒,她找到了温庆轩,告了丁一一状。温庆轩和颜悦色地给她解释道:“我们都有严格的新闻采访纪律,星光集团的项目是我市大事要事之一,类似这样的政府工程,电视台是不能随随便便宣传的,如果宣传,也是要请示市委或者是宣传部,别说是小丁,就是我也不能擅自对一个重点项目随意宣传,所以袁总您别介意,我把这个选题跟市里汇报一下,领导同意了我们再去采访,但是不一定是小丁去采访,因为他们也有严格的分工。”

  让电视台宣传星光集团的工程,本来就不是袁小姶的本意,她无非就是想找机会羞辱丁一,因为她在江帆的住处,意外地发现了丁一写的蝇头小楷,而且江帆爱不释手,这一点让他醋意大发,联想到江帆这么多年也没有别的女人,凭女人的直觉她断定江帆肯定跟丁一有事,这种“事”到了什么地步她也不清楚,但是她想起丁一在政府呆过这个事实,就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尽管侯青拍到的照片的确不只是他们俩人,但是当时从江帆看丁一的眼神中,她分明看出了暧昧的意思,丁一那娇柔的浅笑,也分明透出一股只有少女才有的那种甜蜜和爱恋,这种眼神是伪装不了的,因为当年自己也曾有过这样看江帆的目光,既然侯青能拍到他们也不是偶然,也说明了他们联系是比较密切的。想到这些,袁小姶就以做宣传的名义,甚至是有偿宣传,想方设法地接近丁一,只是她没有想到丁一居然不卑不亢地拒绝了她。

  但是听了局长温庆轩的解释后,她又无计可施了,只好表示尊重他们的采访纪律。
  那天从电视台出来后,袁小姶开着车直接到了江帆办公室,江帆办公室里有高铁燕和新来的一个副市长等人,袁小姶进来后,江帆就愣住了,沉默了一会没有理她,继续说话,哪知袁小姶却说道:“帆,你不把我给大家介绍介绍吗?”
  江帆皱了一下眉,没有理她,也没有把她给大家做介绍,只是跟高铁燕等人说道:“先这样吧,我有点事。”
  高铁燕等人就走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高铁燕不满地用眼白了一眼袁小姶,袁小姶已经来过几次了,她看见过她。没想到袁小姶居然很优雅地冲他们每个人点头微笑,表示歉意。
  江帆坐在座位上,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她见人们都走光了,关上了门,立刻就恢复了本来面目,说道:“我的事进行得怎么样了?”
  江帆已经习惯袁小姶的突然到访,就说道:“什么事?”
  “调动的事,我昨晚就跟你说了的呀?”袁小姶故意娇滴滴地说道。

  “这个不归我管。”他站了起来,背对着她,把书柜上那盆吊兰上的一片黄叶掐掉。
  袁小姶说:“我刚才去了电视台,去找你那个她了。”
  江帆心一动,依然不动声色,没有理他。
  哪知袁小姶一下子就窜了上来,一把就把吊兰拽了下来,连带着书柜顶上的花盆也被她拽了下来,咣当一声就落了地,碎了。

  江帆怒了,大吼道:“袁小姶,你要干嘛?”
  袁小姶冷笑着说道:“你知道我干嘛,你爱她是不是?”
  江帆懒得看她那张脸,走到沙发边坐下了。
  袁小姶也跟着他走过来,坐在他身边,继续说:“我去找她了,我告诉她说,你们市长对你可是魂牵梦绕放不下呀?”
  江帆厌恶地皱了皱眉,从沙发上起来,往办公桌走去。
  袁小姶也起身,跟着他走到桌旁,挑衅地看着他。

  最近经常造访江帆的办公室,不分时间场合,遇到江帆办公室有人她也不回避,而且还经常半夜给他打电话,弄得江帆到了宾馆后就拔掉电话线,关了手机,另外弄了一部手机,以应对突发事件使用。
  看来,袁小姶已经知道了江帆的软肋在什么地方,所以她才这样不择手段、忘乎所以地折磨他。
  江帆本想坐在皮椅上,他看了看地上破碎的花盆,心就一颤,他不想和她吵,现在,只要袁小姶来,连金生水都不进屋给她倒水了,还是老办法,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走。
  于是,江帆抓起手包,拿起车钥匙就要出门,袁小姶故意挡在他的面前,不让他走:“我一来你就走,你这是解决问题的态度吗?我真纳闷,翟叔叔怎么跟亢州人民选了你这么一个没有水平的市长?”

  江帆两只深眸看着他,平静地说道:“你可以去建议,让他把我撤了。”说完,便一闪身,躲过袁小姶,开门出去了。留下她愿意砸什么就砸什么,愿意怎么闹腾就怎么闹腾,眼不见心不烦,反正单位的人已经差不多都知道他有这么个没离婚的刁蛮的妻子了。
  他刚一出来,就跟金生水碰了个对面,金生水叫了一声:“市长,有事吗?”
  江帆往屋里示意了一下,夹着包就走了出去。
  袁小姶开开门大叫了一声:“江帆,你回来!”
  金生水赶忙把袁小姶让进屋里,关上了门,给袁小姶倒了一杯水说道:“阿姨,您喝水,消消气。”

  袁小姶说道:“小金,你跟阿姨说实话,阿姨不会亏了你,你们市长到底有没有人?”
  金生水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说道:“有什么人?”
  “情人。”
  金生水笑了,说道:“他哪里有那功夫呀?忙得团团转不说,我从来都没见市长跟哪个女的单独呆着过。”
  袁小姶瞪了他一眼,就抓起包去追江帆了。
  金生水没能拦住她,他急忙给江帆打了一个电话,告诉江帆袁小姶驾车追他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