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4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说:“我回去摸摸,再有,这次下去有些想法,等我考虑成熟后,再给县委报个成型的东西。”
  县委是谁,县委就是邬友福,邬友福就是县委,彭长宜之所以不直接说给他报,就是让他更自然地接受自己的这份谦逊和卑微,果然,邬友福高兴地说道:
  “好啊,好啊,彭县长年轻有学问,整出的东西肯定有新意,咱们共同研究。”邬友福又说:“快到年底了,你也要利用这个机会多去下边转转,不同的单位,不同的层次,要为年后的人代会打些基础才是。”

  在跟邬友福说话的时候,彭长宜始终都是看着他的眼睛,以显示出自己的认真;在听邬友福说话的时候,彭长宜始终都是看着他的嘴,以显示出自己的真诚。
  据心理学家分析,当你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话的时候,说明你此时是心口一致的;当对方说话而你看着他嘴的时候,目光是微微向下的,最能体现你的真诚,是用心在聆听,再往下看或者是把头扭到一边,这些都容易给正在说话的人造成一种你此时是心不在焉的感觉。
  彭长宜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多转转,让大家尽可能地认识自己,也是为自己多拉些选票。通过这几天的下乡中,他就逐渐想明白了自己要做什么了。也许,他不知道三源的人大代表们满意什么、欢迎什么,但是他知道三源的老百姓满意什么、欢迎什么就行了,他知道老百姓需要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县长就足够了,选不上自己都没关系,大不了还回亢州去当他的副市长,本来组织上把他派到这个地方来就没有征求他的意见,如果让他在副市长和县长之间选择的话,他肯定还会选择前者,但既然到了三源了,就要认真对待这次重要升迁。毕竟,自己的人生又迈上了很大的一步。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皮椅上,他抬头就看见了江帆那幅充满生机昂扬向上的麦苗,心里就升腾出一种希望,他不由地笑了一下,又扭头看了看另一面墙上丁一的小字,尽管从这个位置望过去,他看不清那些蝇头小字,但是他不用看清,只要知道这些字在那里就行了,在那里,他就由衷感到了一种特别的温馨。希望和温馨,是他在三源孤寂的内心里最宝贵的东西。
  小庞给他送来了这几天的文件,他把这些文件和要看的信件装进了两个档案袋里,然后说道:“县长,您是不是要开两辆车回去?”
  “周一锦安的会您可别忘了,我跟老顾说了,让他记着提醒您。”小庞的工作开始变得细致起来。
  通过下乡这几天的朝夕相处,小庞对彭长宜产生了依赖,这个年轻的秘书,似乎看到了一种在徐德强身上看不到的希望。
  彭长宜说:“放心,有事电话联系。”
  “吃了中午饭回去还是现在回去?”
  “现在。”彭长宜有些归心似箭。
  小庞又说:“咱们走的时候,梁书记给了您两只野生的灵芝,我给您放到后备箱里,是一只红色的盒子,他说让您泡酒喝。”
  “哦?你没代我谢谢他?”
  “他再三嘱咐我,让我近期约您,去他哪儿喝酒。”
  彭长宜笑了,说道:“看情况。”
  彭长宜没有在办公室多停留,坐上老顾开的车回到海后宾馆,他让老顾把车停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说道:“你也收拾一下,我去拿换洗的衣服,马上就下来,咱们得快点走,不能让人看见我,我开这个车,你开那个车。”
  老顾笑了,他知道彭长宜眼下不想见吉政委,就把车掉好头后,下了车,把车钥匙交到他手里,就急忙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彭长宜抄近路快速上了自己房间的那层楼,迎面看见了第一天接自己的那个年轻的军官,他故意装作急匆匆的样子,只冲他点了一下头,没有说话。那个军官说:“首长回来了,吉政委说您回来的话到他那里去一趟。”
  彭长宜心虚地说:“哦,什么事?”
  “哦,我还有急事,拿点东西马上就走,你告诉他,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如果他等不及的话,我把房间的钥匙放在服务台,如果他做出什么决定的话,让服务台用电话通知我一下就行了。”
  年轻的军官显然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就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彭长宜担心“夜长梦多”,快步来到自己的房间,将换下来的衣服和床单床罩什么的塞进一个袋子里,然后关上门,迅速地走出房间,把钥匙放在了服务台,交给服务员,然后拎着袋子就跟做贼的一样,快速走了出来,开开车门,把袋子扔到车上,就坐在了驾驶座上,简单地调试了一下座椅,就发动着车,驶出了宾馆。老顾早就发动好车等着他,见他冲了出去,自己也尾随着他冲了出去。
  他们两辆车一前一后刚刚驶离宾馆门前的平地,彭长宜就从后视镜里看见吉政委和那个年轻的军官追了出来,吉政委还冲着他招了一下手,好像还喊了一句什么,彭长宜装作没看见、没听见,一踩油门,车子就逃似地绝尘而去,很快就下了坡道,看不见他们了。
  “哈哈。”他不由得大笑出声,心想,你就窝鸡大烧脖去吧,我走了,四天以后再见,那个时候说不定你的气也就消了,哈哈!他再次得意地笑了出来。
  因为他的车有了通行证,所以两个岗顺利放行,彭长宜还担心吉政委让岗哨拦截他呢。完全驶出营区后,彭长宜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拿起电话,给后面的老顾打了一个,问老顾到哪儿去吃午饭,老顾说随你便吧。彭长宜说那咱们就到Y县境内吃吧。老顾说没问题。

  下午将近四点种的时候,彭长宜他们就回到了亢州,老顾直接沿着国道回家了,彭长宜照例是直奔亢州市委市政府大院驶去,远远地就看见了门口那几棵熟悉的松树,快到门口的时候,他不由得的放慢了车速。心想,自己这是怎么了?家不回,妻女不见,居然先急着回这里了,毕竟自己是走了的人了,这样开着新车回去是不是容易给人造成一种衣锦还乡的错觉?
  想到这里,他的脚下就轻轻地踩下油门,车子就从这个他出入过无数次的大门口前滑过去了,他掏出了电话,给妻子沈芳打了一个。沈芳一听是他,而且已经到了家,就埋怨着说道:“你回来怎么不早点打招呼?我也好有些准备?”
  彭长宜一听,这种疑问的句式一辈子都可能改不了了,就坏笑着说:“我回自己的家还要提前请示呀?难道你有不方便的地方?”
  沈芳一听噗嗤笑了,说道:“别胡说,今天是周五,幼儿园放学早,一会你去接娜娜吧,我下班直接回家。”
  “好的。”彭长宜痛快地应着。
  彭长宜看看表,回家也没有什么意思,就开着车奔了幼儿园,在车里就开始打电话。尽管他不去大楼,但是电话还是要打的,第一个当然打给了部长,哪知部长没在家,在北京,他说马上赶回来,让他等。
  彭长宜说:“就您自己吗?”
  部长说:“还有儿子,儿媳,老伴儿。”
  彭长宜感觉有些不对劲,心想,不节不年的,怎么全家出动了?就问道:“您有事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