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8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刘庆基他们寒暄完毕,我抬头看着徐林,带着讥讽笑意,开口道,“阁下便是徐会长了吧?能搬运龙气,庇佑一方安宁,徐会长的手段着实让人惊叹。”
  此时我已换了相貌,又隐匿了自身修为,徐林根本无法认出我。听到我的话之后,他才注意到我,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一些,略带警惕的看了我一眼。没有接话,而是转头对张书记问道,“这人是谁?”
  张书记还没来得及回答,刘庆基连忙起身,笑着对他介绍道,“这是我的一位小友,同样也是玄门中人,莫看年龄小,来历可不俗,乃是先秦张仪之后,鬼谷一脉的传人,修为相当不俗。”
  “张仪之后?鬼谷一脉传人?”徐林原本看我的目光还颇为谨慎,但听了这话,反而面色轻松起来,嘴角微微一挑,带着几分嘲讽之意。
  他虽然修为不高,但玄学上的见识可不是刘庆基能比的。这所谓的“张仪之后、鬼谷传人”,且不论历史上有没有这一脉,倘若真的有,能绵延至今,至少也是不逊于龙虎山的庞大势力,以徐林的见识,怎会闻所未闻?这种名头也就是骗骗刘庆基这种门外汉,对徐林这种玄学界的老油条来说。根本不可能相信。
  “原来是鬼谷一脉,失敬失敬。”徐林嘴上说着失敬,但脸上可没有半点尊敬的意思,说完之后继续问道,“鬼谷一脉至今,怕是绵延两千余年了。不知如今在何处开宗立派,宗内又有多少弟子?”
  我微微一笑,答道,“在下这一脉一向隐世修行,传至今日,只余我一人,倒是谈不上开宗立派。”

  “竟然只余一人!”徐林故作惊讶,叹道,“看来这两千年的传承着实不易啊,不过就算仅存一人,这位道友……应该是张道友吧,你也要守紧门户,不要让别的什么阿猫阿狗来冒充你这一脉,以免沾污鬼谷先生之名。”
  他话里讥讽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听他说完,不等我回答,刘庆基便插口道,“哈哈,两位有话可以以后聊,今天我找徐大师来,可是要处理深圳龙气一事,徐大师,那小鼎应该是已经温养好了吧?”
  说完,刘庆基还转头歉意的看了我一眼。显然是希望我不要生气。
  徐林这种小丑一般的人物,我自然不会放在眼里,更不会生气,只是呵呵一笑,冲他拱了拱手,也没说话。
  见我退缩。徐林这才鄙夷的看了我一眼,转过头去,看着刘庆基,换了副热络的表情,点头道,“自然是温养好了。否则我怎么敢今日过来见二位?不过搬运龙气,需要在龙脉节点处才行,在这里却是没有办法做法的。”
  我有些诧异的看了眼徐林,这人倒也不是完全信口开河,居然还知道龙脉节点,证明他还是做了些工作的。
  不过转念一想,我也明白了,刘庆基是什么人?那可是广东一省的二把手,从徐林的表情上就能看出来,他还是很讨好刘庆基的,虽然不知道他为何做这个小鼎的文章,但欲要取信于刘庆基。他至少也得拿出点真本事才行。
  刘庆基听了他的话,连忙点头,“那是自然,一切听徐大师安排。只是不知那龙脉节点在何处,徐大师有没有寻找到?”
  徐林捋了捋颌下短须,颇为自傲的开口道。“那是自然,不做好万全的准备,我也不敢夸海口能解决这件事。”
  听他说的笃定,刘庆基大喜,慌忙道,“此事宜早不宜迟,咱们这就出发吧。”
  两人说定之后,便急匆匆的一道出门,因为我们人多,张书记叫了一辆政府用的小型中巴车,我们一道乘车出发了。
  我饶有兴趣的看着徐林的小丑行径,也不开口点破。倒不是因为无聊,而是因为他说的没错,龙气搬运的确需要在龙脉节点处进行,便是我想解决这件事,同样也得去龙脉节点,倒不如先跟着他过去。看他找的地方对不对。此外,我还没弄清楚徐林觊觎这小鼎的目的,说不定他真对这小鼎有所了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不枉这次深圳之行了。
  出发之后,徐林指挥着路线,一路朝城外开去,没过多久,我便看明白了,他指的方向,正是早先果园案的案发地,也就是余福达的那片果园。
  我转头看了一眼徐林,这家伙还真不是草包。起码这个龙脉节点处,他算的没错。这一点连我都有些自愧不如,我知道此地是龙脉节点,乃是当初在那果园地下,燕南天曾告知于我。如果让我自己推算,就算能算出来。估计也得颇耗时日。
  果不其然,车子行驶到果园附近时,徐林叫停了车子,说是到了地方,带着我们全部从车上跳了下来。

  下车后,徐林手里拿出一个木制罗盘。嘴里念念有词的嘀咕半天,最终伸手往前一指,“节点就在这果园内,咱们一起进去吧。”
  我对他指的地方不奇怪,但刘庆基和张书记却转头对视了一眼,目光之中都有些疑惑,但因为果园案并未对外公布,知晓之人不多,所以他们并未开口说话,只是彼此点点头,便跟着徐林继续往前走去。
  不一会儿,到了果园门口处,走在最前面的徐林猛地停住脚步,伸手指着果园大门,疑惑问道,“这门上怎么贴着封条?莫非这里发生过什么案件不成?”
  张书记呵呵笑着,走上前把封条撕掉之后,才开口道,“这件事我知道,这里涉及一桩刑事案件,因为案情比较严重,现在还在处理期,不过特事特办,咱们今天做的事情更重要些。倒是不用顾虑这个封条。”
  有他的话,我们自然无需顾虑,一行人举步走了进去。跟先前一样,依旧还是徐林拿着罗盘走在最前面,我们跟在后面亦步亦趋。
  果园的面积极大,我们七拐八绕的走了十几分钟,徐林才停住脚步,猛地出声道,“就是这里了,龙脉节点就在此处!”
  我抬头一看,这里并非当初那个地窖入口处,而且相距颇远。不过这并非徐林找错了地方。而是因为那地窖下面的洞穴极大,太岁化作真龙脉那个祭礼仪式也并非就在入口正下方。
  我闭上眼,体内逸出一股道炁,于四周盘旋一番,静静感悟,没多久便确定这里的确是龙脉节点处。也就是说,当初在地穴内见到的太岁和真龙脉,就在我们脚下。
  “两位在这里稍候,我这便做法,搬运青铜鼎内龙气,注入这龙脉节点之中!”徐林确定方位之后。倒是没有耽误事,立刻转头对刘庆基二人说道。
  两人闻言自然大喜,慌忙点头,“那一切就拜托徐大师了。”
  徐林微微点头,未再答话,而是转过身去,伸手打开随身携带的木盒,将冀州鼎从内取出,然后嘴唇开合,似乎念动着什么法诀,未几,一道莫名气场从他周身逸散而出。
  我看的眉头一皱。他周身升腾而起的莫名气场,自然便是道炁了,只是他修为不过识曜而已,周身溢出的道炁本应有限,但瞧他此时气势,周身的道炁怕不有天师修为了。

  这绝非徐林本身的道炁。
  可若不是他的道炁。此处又无外人,这多出的道炁又从何而来?
  日期:2017-05-01 10: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