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96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天晚上刚回到家,上官青板着个脸坐在沙发上,闷闷不乐,我慌忙上前献媚道:“我的姑奶奶,谁惹你了。”
  她煞有其事的瞪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方金水,老实交代,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我左思右想,一头雾水道:“啥意思啊,我哪敢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啊,天大的冤枉,你是不是听到什么风言风语了。”
  上官青眯着眼,直勾勾的瞪着我,似乎想从我的神情当中寻找蛛丝马迹,可是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她叹了一口气,突然的又改变了脸色,笑盈盈的说道:“哎呀!做了就做了,我又不怪你,这也算不了什么。”
  我被她这话说的更为疑惑,趴在她的大腿上,心急如焚的说道:“我的姑奶奶,你有什么就直说吧,究竟什么情况。”
  后来上官青跟我说了,原来许姑娘下午来找她,一直和她道谢,说什么最近老有人做好饭菜挂在在她门口,都是她爱吃的,思来想去也只有我和上官青和她走动的多,其他人都是关上门就不认识的,不至于那么好心给她做吃的。
  所以她认为是我和上官青因为知道她男朋友的事情之后,看她这番消沉,所以做了好吃的偷偷挂在她门口。
  上官青刚开始也是一愣,后来一想就认定这事情是我干的,她一直都知道,我是那种善良到骨子里的人,而且和许姑娘也算聊得来,所以瞒着她,给她做好吃的。
  得知这情形后,这活雷锋我还真不愿意做,因为确实不是我干的,上官青也是狐疑,还一个劲的说,这没什么,让我承认了,她也不怪我,我一番苦口婆心的解释,说真的不是我干的,最后两人不免质疑,到底是谁呢?
  直到有一天我出门的时候,发现楼道上一个身影鬼鬼祟祟的在许姑娘房门口挂了点东西以后,我才知道,这个身影是谁,原来就是对面一栋楼,新搬来的那个吹萨克斯的家伙,这倒让我有些好奇起来,难道是看上许姑娘了,不论如何,这也不是坏事,我只是欣然发笑,没想到好事他来做,这美名却被我背了过来。
  日期:2017-09-02 17:32:11

  这一天,堂哥又给我联系了一单活,是去杭州殡仪馆拉一具尸体,我初时一听,有些疑惑,这到了殡仪馆的尸体我还能拉的出来吗?
  老实说,据我了解,每个地方不管发生什么,只要尸体到了当地殡仪馆,一般来说就要就地火化,不可能给你拉回去的,我一再确定,堂哥让我去拉就是了,还说保证没问题。
  于是第二天早上6点左右就起床下楼,发动了车子,这时我的电话想了起来,接了之后,原来是那具尸体的亲属,说随行一起出车去杭州拉尸体,我和他说了地址,让他自己过来,之后就在车上等着。
  后视镜里头看到楼梯上走下来一个身影,大清早的提着个行李箱,走近一看,是许姑娘,我摇下车窗喊了她一声道:“许姑娘,你去哪里呢?”

  许姑娘朝我笑了笑说去杭州培训,要呆一个礼拜呢?我说挺巧的,我也去杭州,本来准备让她顺路搭我的车去,可是再一想我这车子是拉什么的,就作罢了,许姑娘似乎看出我的尴尬,抿嘴笑道:“我买好车票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啊!你要在杭州有空的话,到时候我请你吃饭。”
  我点点头说:“好的。”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心里有那么一些说不出的滋味,可是片刻之后我又看到另外一个身影尾随着她,仔细一看依旧是那个吹萨克斯的家伙,心里开始泛起嘀咕了,这人究竟什么意思呢?
  正疑惑的时候,车子旁边站了一个人,他问我是不是方师傅,我点点头,他说他是去杭州拉尸体的家属,我打开车门让他上车,系好好全带之后,缓缓的驶出。
  这人也是健谈,上了告诉之后,就开始和我闲扯起来,一个劲的叹气,还和我说起这具尸体的情况。

  他是死者的表哥,说起表弟的死,他也是眼泪婆娑,一个劲说想不到,想不到。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他表弟叫石文辉,一年前按揭买了一辆价值20万左右的车子,首付连同杂七杂八的手续费交了9万左右,余下的十一万分三年按揭,每个月大概三千多一点,前两月因为资金窘迫一时交不上按揭,连续两个月的按揭款没有交上,结果担保公司通过定位强行拖走了他的车子。
  之后担保公司让他一次性结清余下的车款,才能把车子还给他,而且还得支付违约费,违约费按贷款的百分之20支付,也就是说,石文辉贷了十一万,就要支付两万多的违约费。
  后来通过调停,好说歹说,担保公司让他先把车子的尾款8万块左右结清,然后再支付8千块钱,就把车子还给他。石文辉没有办法,所有的亲戚朋友借了个遍,把按揭尾款全部结清,之后去杭州担保公司取车,顺便把说好的八千块钱给担保公司,可是这个时候,担保公司变卦了,死活就要百分之二十的违约金,而且还有各种停车费,各种听都没听过的费用,加一起大概要四万块左右。
  石文辉哪里有那么多钱啊,什么好话都说透了,担保公司就是不还车,连续几天,去他公司商谈,担保公司就给少了两千块钱,再之后,少一毛也不行。
  石文辉一时间气上心来,有些激动,却遭来担保公司的人一顿毒打,然后石文辉回到了乡下,和大家说起这个事情,亲戚朋友都说报警!可是咨询过相关的人,都说担保公司其实是按照规矩做事,若真要说起来,其实他们也有合约在手里,也没有什么办法,总之这种事情很为难。

  石文辉彻底无奈了,本来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来这些钱,就想着车子拿回来之后,卖掉车子,把钱还给他们,如今想要拿回车子,却要凭空多交四万块钱,这无疑让他没了方寸。
  过了几天,石文辉再一次去杭州的担保公司,可是这一次去,他却没有再回来,他先是找到担保公司,最后一次洽谈,担保公司依旧不予理会,无奈之下,就在担保公司的办公大厅里头,掏出一把匕首,抹了脖子自杀身亡。
  这下出了人命,算是把事情闹大了,家属赶过去,尸体不让化,而且要担保公司给说法,最终谈来谈去,究竟如何不知道,只是昨天的时候接了个电话,说让家里的亲属找找看,有没有那种拉尸体的车子,能把死者拉回来火化,而且据说,这也获得了杭州方面的允许。
  日期:2017-09-02 17:55:52
  到杭州殡仪馆的时候是早上十点来钟,死者的尸体放在停尸房内,他们的家属此刻迎面走来,一个个眼眶通红,总共四个人,一个是死者的妻子,一个是死者父亲,还有两个他们的亲戚。
  我停好车子,和他表哥向他们走了过去,他表哥开口就问谈的怎么样了。
  死者的妻子隐隐的抽泣,他父亲一脸忧伤的说道:“变卦了。”
  他表哥诧异的问什么变卦了。
  他的一个亲戚说道:“昨天担保公司说赔偿十万,然后警方也考虑到一些因素,允许我们把尸体拉回老家火化,可是今天担保公司居然说赔偿没有,只负责死者的丧葬费,然后免去车子的违约费。”
  他表哥忍不住骂了一句:“妈拉个巴子的,人都死了,还在拿车子违约费的事情说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