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95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窗帘拉着,房门关着,房间里头一片漆黑,我按了一下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放些什么却也没有心情去看,只觉得这样会让我不那么孤单。
  整间屋子里,电视哗哗的响着,一切都是那么安静。忽然!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在荧屏上,慢慢的慢慢的一个穿着红衣的女人从电视里爬了出来。在地板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迹。不寒而栗,我的瞳孔不自觉的放大。指甲狠狠的插进手心里。
  那张苍白的脸蛋突然的抬头,我看清楚她的模样,是丽萨,心头一惊,一切恢复正常,可是依稀我看到地板上留下一串修长的血迹,隐隐约约的勾画成两个字—救我。再之后,血迹消散。
  我想到了丽萨,免不得拿出电话,想给她道个别,可是电话出现了盲音,挂完电话,回想刚刚一幕,心里头也是有些不安,这该不会预示着丽萨遇到危险了吧!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个令人嗤之以鼻的声音幽幽传来,他说:“金水哥,铁格格该死,小曼该死,下一个该死的是丽萨。”

  电话挂了,而我开始意识到了危险的降临,给我打电话的是凌阳。
  日期:2017-09-02 09:37:20
  看了看时间才晚上十点左右,下楼问铁霸天丽萨老家回来没有,铁霸天说昨天就回来了,我问去哪里了,她说去酒吧玩了,问是哪个酒吧,说是上回她过生日那个地方。
  铁霸天问我是不是准备和她道别,我微微笑的点了点头。

  开着车子来到那个酒吧,走进里头,一片嘈杂,人头涌动,男男女女。
  四下打探了一番,遇上了几个熟悉的脸庞,这第一个是上回来的时候,唱歌的盲女叶小茜以及她的男朋友,此刻正在舞台上准备唱歌,而舞台正对面的卡座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他旁边站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异常能打,上一回依稀瞅见他肩膀上爬着一个类似脏东西的家伙,又或则是眼花看错,总之印象很深。
  在一个角落里,我发现了花枝招展的丽萨,和她一起的有好几个陌生女孩,都不认识,但是长的很美,同样也有几个长的帅气的小年轻。
  她们聚集在一张卡座旁边,随着音乐摆动身体,时而端起酒瓶,大口喝酒。
  丽萨看到了我,有些惊讶,片刻过后,似乎不再理会,顾自喝酒,而且还和旁边一个男子格外的亲热,勾肩搭背,我有些尴尬,是过去呢,还是不过去。
  再次张望的时候,只见她和其中一个男子已经舌吻起来,一边吻一边还把目光投向我,眼神中带着一些叫嚣。
  日期:2017-09-02 11:35:50
  我也只好撇头不再看着她,这时叶小茜开始演唱了,她的男朋友依旧在身后吹起了萨克斯,悠悠扬扬。
  这首歌叫做《心语心愿》,她唱着唱着,我不免得流下了眼泪,唱到一半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丽萨,只见她转身朝着卫生间走去,也就在这一刻,我看到了一个身影,一个令我无比厌恶却又危险万分的人影,是的,是凌阳。
  他尾随着丽萨而去,我心思不妙,赶忙追了上去,挤开人群,加快了脚步,在过道上,就听见卫生间里头,丽萨的惊恐声。
  没多想,一脚窜开了卫生间的门,只见凌阳正按着丽萨,见我进来,也是一番惊讶,我挥手就是一拳,凌阳敏捷的避开,我将丽萨护在身后,冷冷的瞪着他。
  凌阳冷笑一番,突然的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寒气逼人,一个箭步上前,向我捅了过来。
  我一边护着丽萨,一边应对,一个转身,正面对着卫生间的镜子,凌阳眼疾手快,一脚踢了过来,我整个脑袋顶在镜子上面,疼的我咯咯作响。
  可是下一刻,我在镜子里头看到了一个身影,随后腾起雾气,幽幽然浮现出几个字来,正是—镜中月,水中花,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浮沉人生若梦。
  一阵悠扬的萨克斯声音传入耳中,我手里拿着牙杯,另一支手握着牙刷,直勾勾的瞪着镜子,外头传来上官青熟悉的声音:“方金水,你刷牙洗脸能快点不,我快迟到了。”

  日期:2017-09-02 11:56:26
  两个小酒窝,一深一浅,头发微微的往上盘着,两颗眼珠子乌溜溜的转动,她正好奇的瞪着我。
  当上官青出现在卫生间,当这张熟悉的脸庞再次映入我眼帘的瞬间,我手里的牙杯牙刷扑腾的掉落在地上,这种感觉我描述不上,那种惆怅复杂的心情促使我一度哽咽的说不出话来,我颤抖着伸出双手,轻轻的触碰在上官青的脸上,我生怕下一刻当我碰到她的时候,一切都成幻影。
  我胆战心惊的捂上了她那早已若即若离的脸庞,温热柔和,终于忍不住泪花打转,哇呀一声哭了出来,使劲的将她搂在怀里,歇斯底里的吼道:“青青,青青,不要离开我,永远也别离开我了。”
  上官青被我吓了一跳,她有些愣住了,不过见我这番伤心,也不过问原由,只是拍着我的后背,一边安慰,一边说道:“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日期:2017-09-02 12:23:05
  我足足用了半个月时间才消化掉卫生间发愣那一瞬间所发生的点点滴滴,这半个月我就像个白痴一样,做任何事情都没有思绪,本来我以为我活的不真实,原来并不是这样,偏偏我认为真实的那一切原来才是凭空捏造,什么刘姐,什么丽萨,什么元青青,种种困惑让我啼笑皆非。
  这之后,我换掉了卫生间那面镜子,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总觉得指不定哪一天我又会对着它发愣,这种滋味不好受,短短几分钟,却让我饱受了无尽的折磨。
  这些日子,我寸步不离的守着上官青,生怕她突然的不见了,我已经尝到过失去她的那种痛苦,所以我不会,也不允许出现这样的事情。
  慢慢的我总算恢复了正常,可是有一天我收拾东西,打扫卫生的时候,在卫生间的马桶盖子后头居然发现一串手链,这串手链纹理奇特,材质特殊,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随手将它扔在收纳箱内,也没在意。

  上官青下班了,她开门的瞬间,我就跑了过去,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不断的亲着,挠着,折腾的她咯咯叫,她依靠在我怀里,问我是怎么了,这段时间那么粘她,我说我怕她突然的不见了,她刮了刮我的鼻子说傻瓜。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彼此相依,对面的阳台上又传来了那一阵优雅的旋律,上官青撇头看了看那边,指着吹萨克斯的那个人说道:“金水啊,这个人好奇怪啊,每天都吹这首音乐,刚开始还好,可是时间长了,我都快听腻了。”
  我不以为然的说道:“挺好的啊,我觉得好听,怎么听也不腻。”
  我走到阳台上,侧过身子发现,隔壁的阳台许姑娘也走了出来,她脸上的忧伤依旧,对面吹萨克斯的那个人瞅见了她,演奏声嘎然而止,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许姑娘,随后朝我笑了笑,然后走回了屋子。
  日期:2017-09-02 17:00:53
  我的日子仿佛又回到了既定的轨迹当中,堂哥依旧给我接活,而我也开始一趟一趟的拉,一趟一趟的赚钱,每个人的生命当中都会出现一些些的插曲,有些很普通,有些很离奇,我把自己归为离奇的那一类,但是离奇归离奇,总归会随着时间淡忘,到最后甚至忘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