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94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02 07:57:47
  我疯狂的往前扑,歇斯底里的喊着青青的名字,可是青青却撇着头不愿意看我,直到最后,我被宅子里头的人轰出了大宅,而后关上了大门,我拼命的捶打着大门。
  忽的我旁边出现一个人来,她扯了扯我的一角,我痛心疾首,按捺住心中的悲伤,看了看她,这不是那个小姑娘吗?这不是小可吗?
  心下突然开明,小姑娘说:“师傅,我嫁人没嫁成,我要回去了,你车开来了吗?带我一程。”
  我揉了揉泪眼婆娑的脸蛋,看了看她,然后又看了看这栋大宅,难道这一切不过是梦境而已,只是我在做梦。

  突然的我发现大宅旁边出现一台车子,那正是我的车子,我有太多的疑问,如果这是梦,那么没法解释,唯有醒来之后才能见到真章,我吆喝着小可,让她随我上车,而后发动车子,也就在那一霎那,我从床上猛的醒来过来,依旧在旅馆。
  我挥汗如雨,大声喊着青青,青青。
  拉开窗帘,已经是中午,心中颇为不安,给青青打电话,却提示关机,匆匆下楼,开着车子去到青青的化妆品店,谁知到了那个位置,一排排写着拆字的店面,看来已经荒废多时。
  我楞在那里,这一切似乎是那么的熟悉,难道元青青也只是,我没敢多想,继续开着车子,火急火燎的赶到殡仪馆山坳下的那栋老宅,那是青青的屋子。
  庆幸这房子还在,凭着记忆,沿着昨天梦境当中的提示往前,过来转角处有楼梯,往下果然有地下室,走了一段路,那个小房间也出现了,微弱的烛光,两口棺材。

  只不过棺材前头多了两张灵位,一个写着元氏XXX一个写着元氏金水之灵位。
  我不敢相信,整颗心跌倒了谷底,四肢麻木,婆娑的颤抖着走了过去,瘫倒在地上。
  脑子一片空白,毫无头绪,想不到任何解释的理由,突然的我看到了在元金水棺材上头有一份书信,上头写着:方金水亲启。
  我战战兢兢的打开,一边看,一边流着泪,这一份信是元金水写的,两个月前写的,而我也从这份信里头解开了我所有的疑问。

  原来元金水那日还是死了,这些日子陪着我的不过是她的魂魄,刚开始,她还勉强能用肉身过来陪我,只是到了后来,肉身慢慢腐烂,只好在晚上的时候过来,所谓的白天去上班,开化妆品店,不过是假的,也许是我太大意了,这一切居然没有察觉的到。
  至于冥婚的事情,我至今无法理解,难道那天我拉着那群小毛孩去公墓所遇上的冥婚队伍,那轿子里头就是她吗?兴许是,兴许不是,这一切她没有和我交代。不过庆幸的是,小可活过来了,这也是后来的时候,我再次遇上小黄毛,他们告诉我的。
  元金水在信里还跟我说,知道我会来到这里,她让我来过之后,就把这个地下室的入口给封了,就把这个地下室当做是她和她师傅的墓穴。
  其实这一切都还好,我最不能理解的是,当初不是说我是死人八字吗,我的死人八字可以破她的守宫咒,她就不用死了,可是这一切看来都不管用。
  元青青最后跟我说了一句话,她说,我不属于这里,她说我想回家,就早点回家,这里不属于我。
  我想想,也许是的,我是想家了,我该回家了,可是我的家在哪里呢?
  日期:2017-09-02 08:32:35
  碧水连天长,物事若星移;朝迎旭日升,暮送斜阳归;花谢三春尽,月缺中秋圆;曲断几时续,人别何日聚;伊拭今夕泪,留与明月夜;斯事如春梦,尘缘似秋云;乾坤梦一场,浮生恋一回;思怀古今同,天涯绕无穷。
  顷刻,只想一个人静静静地体会,究竟落寞到底有多大能耐,究竟空虚到底要置于我何境地,我只是一时的无所事事,也只是一时的恍惚与迷惘,却要承受被虚空吞噬的折磨,在劫难逃。
  天空的痕迹很浅,只容我有一刻的记忆,就云淡风轻了无踪迹寂寞公路,行驶在一种独家的记忆,没有主题的断章,如风的过肩,只是一瞬的清凉,我很想回忆你的容颜,可你在我的行走里失去味道,变得遥远清淡,一如我面对的无限的地平线。

  淡淡的回味,想曾经的执手,如今的咫尺天涯。谁是谁前生错过的情缘,谁又是谁今生擦肩的思念。缘来,如窗前的风铃写满期待;缘去,如天边的云彩化为风絮。一场烟雨一世情,片片飞花潜入梦,那飘飞的残。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旅馆,刘姐和铁霸天都在,看着我这狼狈的样子,她们有一丝诧异。
  铁霸天说:“别忧愁了,我们都懂。”
  我狐疑的看着她,难道她知道我和元青青之间的故事,可是下一刻我明白了并非是这样。
  刘姐说:“我就知道前些日子,那漂亮的姑娘不会和你长久的,也不忍心打击你,你看这才多少日子,她就离开你了,我算算,她和你也就一起个把星期吧!”
  我想了一下,如果按照他们见到元青青的日子来说,确实也就个把星期,那段时间,她还用着肉身和我见面,到了后来,肉身腐烂,她只会晚上出现,魂魄的方式出现,也许从那一刻开始,刘姐她们就以为我和元青青分开了。
  只不过后来我记得,还和铁霸天换过一次房间啊,而且铁霸天说我晚上和元青青动静太大,影响到别人,这又怎么解释呢?
  直到晚上的时候,铁格格出现,才解释了这个谜团,我问她是不是早就知道元青青不是人了,她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是元青青威胁让她别说的,当然我不怪她。
  铁格格还说,其实每天晚上和我发生关系的并非是元青青,而是另有其人,我诧异的问是谁,她说是丽萨,我一番惊讶,这怎么可能。
  铁格格说,元青青告诉她,人和鬼是不能有那种关系的,会害了我,所以每次元青青都是偷偷的把丽萨迷惑过来,继而发生那样的事情。

  也就是说我每次和元青青做那事其实是丽萨发出的动静,而铁霸天也知道我和丽萨暧昧,所以让我动静不要那么大,指的不是我和元青青,而是和丽萨。
  我自嘲的傻笑,笑的何其凄凉,何其无奈。
  我不知道丽萨是知情还是不知情,但是不论如何,这对她不公平。
  可是再想想,这个世界何尝对我又公平了呢?
  日期:2017-09-02 08:49:55
  我想家了,我得回家了,或许我也想通了,所谓惆怅,所谓悲鸣,这是我逃避不了的,原本我以为换一个环境,换一种活法,那就可以重新开始,可是偏偏当我觉得这一切美好开来,正常起来,迎接我的又是另一种悲哀,所以我和刘姐道别,和铁霸天道别,和所有人道别,我说我离开家乡久了,是时候回去了,她们都非常不舍,铁霸天含着泪说,大不了房租收我少一点。
  刘姐说,给我介绍更漂亮的姑娘,秋月说,以后谁来接送她们上下班,都是简单却又实在的说词,却让我心中越发难受,我答应过铁格格,答应过小曼要让凌阳伏法,可是或许我要食言了。
  我一个人静静的呆在房间里头,收拾好了原本不多的行李,过了这一个夜晚,我将启程归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