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4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山里的冬天,早晨很美,安安静静,也可能人们都在享受冬闲的美好时光。清晨的雾很厚实,越往山上走,雾就越厚,他感觉自己漂浮在云雾中了,山里的空气很清新,彭长宜边走边活动着双臂,山雀叽喳叽喳地叫着,生灵们开始了一天的晨唱。
  彭长宜来到了山顶,他额头有些冒汗了,山顶上的雾变得很薄很淡了,漂浮在山下,他刚想张口嘴吼上几声,这时,突然有人叫了一声:“彭县长,早。”
  彭长宜一惊,他听出来了,是羿楠的声音,这个姑娘的声音有一点点的沙哑,他四处看着,却没发现羿楠在哪儿,过了一会,才见她从另一面的小路上来了。
  他笑着说道:“你也很早啊。”

  他无法判定是否羿楠其实早就发现了他,故意跟在他的身后,还是偶然碰上的。在这个薄雾弥漫、四周静谧的山上,一男一女单独站在这地方不大的平台上,他感到了别扭,羿楠也感到了别扭,她看看四周,又看看他,也假装活动着臂膀。
  彭长宜不能这样和她呆在这,他象征性地活动了一下腰部,伸了伸四肢,便决定往回走。
  他刚转身走了两步,就被羿楠叫住了,羿楠说:“彭县长,我就那么可怕吗?”她的口气里有不满。
  彭长宜一愣,他不喜欢她的自以为是,他怎么能怕她哪?他只是不想让别人见到他和她在一起散步而已。他严肃地说道:“我不懂你的意思。”说完,就继续往山下走。
  “彭县长,我只占用您两分钟的时间,好吗?”她的口气又有了哀求。
  彭长宜不得不停了下来,也许,他不该对一个女孩子这么绝情,毕竟她跟自己好几天了,这些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很辛苦的,于是就回过身来,看着她,他就发现羿楠的眼睛里有一抹很深很重的神情,似乎藏着什么东西,能藏着什么呢?女人的心,海底的针,还是不猜为好。

  他的口气也变得温和了一些,说道:“你有事?”
  那一刻,他感到羿楠的眼睛里似乎有泪要流出,她把脸别到一侧,眨巴了半天,才没让泪水流出,她看着他说道:“谢谢,彭县长,矿难的事有内幕,死亡人数比公布的多,徐县长……死得冤,那本来就是一起严重的人为灾害……”
  果然,她说得话和自己预料的差不多,他果断地打断了她,说道:“羿记者,这好像超出了你的职责范围,矿难已经通过专家组鉴定过了。”
  羿楠往他跟前走了两步,说道:“专家被收买了。”
  彭长宜不喜欢她这种态度和口气,就严肃地说道:“你有真凭实据吗?”
  羿楠低下头,又抬了起来,说道“我目前没有,但我可以肯定。”
  彭长宜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姑娘,不禁有些感慨,在如今这个物欲横飞的社会,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年轻的姑娘,肯为死去的人抱不平,他不禁对她生出几分敬重,但越是这样,他就越是担心,这岂是她一个弱女子能扭转得了的?他不能给她希望,不能让她从他这里看到一丝丝的光亮,就口气生硬地说:“这不是你该管的事,好好做你该做的事吧。”说着,就又转身想离开。
  “彭县长,您不了解徐县长这个人,他留在矿山参与救援,其实就想找出证据,但是却……却被砸……”

  姑娘一度哽咽住,说不下去了。
  彭长宜回过身,看着她,口气不再那么强硬,说道:“小羿,这话不能随便乱说,如果真有内幕的话,早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我相信,徐县长不希望你为这事冒险,听我话,好吗?”
  彭长宜这话说出后,羿楠眼睛里的泪水夺眶而出,她再也忍不住了,背过身去,不禁掩面而泣,瘦弱的肩膀颤抖着,肩上的长发也随着她的颤动而颤动。看得出,她是压抑着巨大的痛苦,难怪说她的嗓子最近不舒服,肯定是悲伤过度造成的。
  彭长宜不忍这样离去,可以说是羿楠的柔弱和对死者的赤诚打动了他,他走过去,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轻声说道:“节哀吧,好好开始自己的生活吧。”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话,说完,转身就想走,哪知羿楠突然拉住他的手,颤抖着说道:
  “县长,我有个事求你好吗?”
  彭长宜看了一下羿楠握住自己手的双手,就那么柔弱无力,冰凉,他知道她要说什么,看着她哭得红红的眼睛,就严肃地说:“你如果有事找我,请通过正当的途径逐级反映。”说完,抽出自己的手,转身就下山去了,头也不回。
  就这样把一个哭泣的姑娘丢在没有人的山上,这的确不是彭长宜的性格,但是他没有办法,他不能让羿楠对自己产生幻想和希望,他不想掺合或者说是过早地掺合矿难的事,三源有比矿难更重要的事需要他做,何况,矿难已成定局,是一双巨手定的乾坤,别说是他,就是锦安的领导不也是保持沉默了吗?尽管他知道自己这样做有些不近人情,但是没办法。
  彭长宜唯恐自己改变主意回头,他就像是为了进行某种自我救赎一样,强迫自己加快了脚步,很快就消失在山下浓浓的雾霭中了。
  回到旅馆后,齐祥和小庞都在门口等着自己,齐祥的眼睛还有昨晚宿醉的迹象,略微有些红肿,见彭长宜从后山上下来,就说道:“您怎么起得这么早?”
  彭长宜说:“习惯了。”

  齐祥说:“昨晚喝得酒没事吧?”
  彭长宜笑笑说道:“没事,对了,梁书记怎么样?”
  “呵呵,高了,半夜还不睡觉,非要找你接着喝,好不容易给他送回去了,这会估计没醒呢。”
  彭长宜说:“今天是最后一站了,你说说,准备预导哪些内容?”
  齐祥笑了,说道:“今天的内容我都拉了提纲了,在我屋里,我去拿。”说着,他就跑了进去。
  彭长宜也跟着他进去了,到了楼梯地方,他转身跟小庞说道:“你去到后山看看去,羿楠在那里,去劝劝她。”

  小庞一愣,随即转身就走了出去。
  吃早饭的时候,彭长宜没有看到羿楠,直到他们要去镇中参观时,才看见她戴着一个大墨镜出来,米色的羽绒服,披肩的长发,加上一副大墨镜,让她在男人中很是显眼。
  日期:2017-04-30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