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4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青河是三源所有乡镇丨党丨委书记中年龄最大的了,在梁岗镇工作了十七八年的时间了,本人是梁岗镇梁家湾人,彭长宜发现,这里干部流动性很差,在本单位一干就是十多年的有的是,对于组织部出来的彭长宜来说,最起码他感到三源的组织工作做得不到位,干部流动性差,惰性就容易养成,就少了激励因子,容易出现工作疲沓、得过且过、不思进取的局面,容易在当当地形成一个小气候,容易滋生腐败。

  梁岗镇是彭长宜本次活动的最后一站,他是下午到的,听了这里的书记和镇长的汇报后,就没有再安排其它的参观任务,参观定在明天。经过几天的接触,彭长宜和自己的随行人员也都混熟了,大家都很盼望晚上这顿饭,都很乐意和彭长宜喝酒,只有一个人始终滴酒不沾,那个人就是羿楠,当然,她也从来都没有敬过彭长宜。
  几天来,彭长宜总是在暗暗地观察这个羿楠,他总觉得这个羿楠身为记者,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沉默,落落寡欢,很少与人说话,他不知道她以前是什么样子,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有心事,应该是极重的心事。
  “我要去找彭县长,接着喝,你们干嘛不让我找他呀?”
  这时,就听走廊里传来嘈杂的说话声,躺在床上的彭长宜听出来了,这个声音就是梁岗镇丨党丨委书记梁青河的声音,舌头都喝大了,还嚷嚷要喝呢。彭长宜就暗暗发笑,他从床上起来,赶紧关了电视,本来电视的内容他也没看。

  就听齐祥说道:“彭县长这几天都没好好休息,你赶紧回你的房间,要不你就回镇里……”
  许多人都在附和着齐祥的话。嘈杂的声音渐渐远去了。
  彭长宜笑了,尽管齐祥这么长时间以来,没有跟他评论过任何人和任何事,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倾向性,但是彭长宜觉得这是个尽职尽责的官员,就从安排他下基层这件事说吧,他觉得这个教师出身的干部方方面面都想得很周全,只是,他还从来都没有向自己敞开过心扉,不过彭长宜有自信让他跟自己敞开心扉,实在不行还有酒呢,当年,他就是灌了老胡几杯酒,知道了老胡的“军事秘密”,对齐祥,他仍然有信心。

  想起老胡,彭长宜心有些热,好长时间都没见面了,自从上次他和樊书记回亢州,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彭长宜当了县长,肯定老胡知道,这个老狐狸,说什么也不肯给自己电话号码,他查过一次老胡那个单位的电话,但是没有查到老胡的。
  老胡的账以后再算吧,眼前掠过的还是他这次见到了各色的基层官员。在每级政府和每位官员的工作中,有一项重要的功课就是迎来送往,每一位官员,有相当一部分时间都耗在这项工作中了,但是无论你是不是心甘情愿地做这项工作,接待,都是一项不容忽视、事关重大而且意义深远的工作。而在所有的接待工作中,最重要的就是接待领导视察,接待工作的好坏,直接影响到你的官位甚至当地的发展。在亢州,彭长宜就参加过各种各样的接待工作,尽管他唱的不是主角,但是在旁边看着也是长了许多学问。如今,彭长宜上升到了被接待的层次,许多事感同身受,大了不用说,就说这次下乡吧,就特别体现出各个乡丨党丨委书记的水平和性格特征。

  他第一站到的是在龙泉乡,赵丰把乡丨党丨委乡政府所有班子成员,都带到了路口,来迎接他这位新县长,在工作汇报中,也尽量捡好听的说,向他这个新县长展示他们最为光鲜的一面,无非就是让新县长对他们有信心,包括他深情演绎的那首歌,都透露出了他这方面的诉求。尽管县长在县委中屈尊第二,但是却掌管着财政大权,在他们汇报的时候也有数字上的明显漏洞,但是这都无伤大雅,如果遇到数学意识不强的领导,根本就听不出其中的差异,不过赵丰也不是完全摆成绩,也摆困难,只是很巧妙地摆出了困难,比如吃水的问题,学校的问题,甚至想扩建饮料厂等等的想法,他的这些想法都是融入到工作汇报中来的,而不是一味地向县长摆困难要政策,就连彭长宜都为他们吃水问题、种植糯玉米的问题想办法,完全是一种水到渠成的过程,没有一丝一毫让他反感的地方,也许是齐祥帮他做了功课。

  在接下来的几个乡镇中,这些乡干部各有特色,有的上来就一味渲染困难,有的也麻木得懒得讲困难,可能这种所谓的调研他们见得多了,要解决真正的问题,光靠领导调研是解决不了的,何况还是个刚来三天半的领导。有的对他的接待就明显有不得不应付的意思,但是在形式上,都是很热情,都走出很远来迎接。因为他们毕竟不了解这位年轻的县长的工作作风,摸不清他的套数和性格,只好各自按自己的招数出牌,摸着石头过河。

  眼下这个梁岗镇的丨党丨委书记,尽管也带了镇长和一名副书记还有一名人大主席等在路口,看似规模小很多,但是梁青河也是非常重视了,对于新县长第一次的大驾光临,他不仅召开了专门的会议,做了一定的部署,甚至各种汇报都统一了口径,而且还派出了几名“侦查员”,前往彭长宜走过的乡镇观察,到最后,他还是决定以不变应万变,举重若轻,保持自己矜持的风格,如果不是非要划线,他的为官之道就该是固守底线,独善其身,这也是他做事的一贯原则,只是没想到,第一个回合就让彭长宜用酒把他拿下,矜持也没有了,还追到走廊再跟彭长宜喝。

  在今天下午的汇报中,梁青河没有刻意隐瞒什么,而是实事求是,把本镇的实际情况,如实、客观地向新县长做了汇报,彭长宜听得出来,他没有耍什么小心眼,也没有遮遮掩掩,由于远离城里,他向县长表明了这里的困难,包括修路的困难,打井的困难,矿山治理的困难等等。而且汇报中,自始至终都是不卑不亢,在对他的热情接待中,也带着那么一点距离的味道。只是晚上的酒,彭长宜把他和自己的距离拉近了。

  彭长宜很得意自己这样做,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看出了梁青河是在故意跟自己保持着一种距离,而且通过观察,他并不反感自己,反而有那么几分欣赏,这就让彭长宜平添了几分自信。他认为梁青河应该是个能干事也会干事的干部,说白了,这样的人,将来应该是自己阵营里的人,他刻意保持的距离,无非就是还在观察自己,抑或说是在对三源新的政治格局在做权衡,彭长宜可不想给他犹豫的机会,晚上他就有意地多灌了他十多杯的酒,当然彭长宜自己一杯都没少喝,他就是要用这种一种方式,让他记住自己,让他中自己的“毒”,通过这一圈下来,他准备在三源的基层,有意地培养几个像赵丰、梁青河这样的“奢侈品”式的人物,要让这几个人物感到自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无论是之前还是以后,除去他彭长宜,没人能消费得起他们!这一点他有充分的自信。所以,所到之处晚上这顿酒,他就分外的看重。

  第二天,彭长宜老早就起床了,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不管头天喝了多少酒,睡得多晚,第二天决不能影响正常起床。他拉开窗帘,见外面的山峰上弥漫着一层层的薄雾,他看了看表,侧耳听听了,左右房间都没有动静,就换上衣服,洗漱好后,从屋里走了出来,来到了旅店后面的一条上山的羊肠小道,往山上走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