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3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感到尽管这个赵丰在待人处事上圆滑了一些,但是人还是比较朴实,作风扎实,而且有干事的热情,总体来说比较实在。
  山区乡镇比不得城里面,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彭长宜他们走到哪儿,吃到哪儿,住到哪儿,有的乡镇条件好一点的有专门的客房,为的就是接待上边下来的领导。有的就住乡镇干部值班的地方,接下来到达的这个乡镇是梁岗镇,是靠矿发展起来的,交通也比较发达,镇上有一家宾馆,在这里还能洗上热水澡,但是只有两个小时供应热水的时间。出来好几天了,彭长宜的身上早就皱巴巴的难受,在这个吃水都困难的地方,要是能洗上个热水澡,的确是最大的奢侈了。送走了醉醺醺的梁岗镇的丨党丨委书记后,彭长宜以最快的速度脱掉衣服,走进浴室,本想多冲一会,但是想到这个地方缺水,也就尽快结束了。自从第一顿饭中午他不让喝酒以来,每到一个地方,中午肯定不给他们上酒,但是到了晚上,这些人却拼命地喝,都想给新县长留下一个实在的好印象,因为他们知道彭长宜能喝。看来,有些情况他们也是互相沟通的。

  喝酒,对于彭长宜来说是强项,在酒场上,他如鱼得水,不但话到,酒到,甚至表情都到了,他对自己的表现非常自信,他这辈子的许多事都得益于酒,靠酒结交了许多朋友,这次他也不例外,跟这些乡镇干部们豪爽地喝着酒,丝毫没有领导的故作、拿捏和矜持,许多乡镇干部们都说,酒品就是人品,彭县长是个痛快之人,也是个仗义之人!
  今晚,彭长宜喝了有将近一斤的酒,梁岗镇的镇长当场倒地,丨党丨委书记仗着自己年岁大些,赖过了陪彭长宜一起下乡的几个人的许多酒,但是他没赖过彭长宜的酒,最后也是口齿不清被人搀着走出的饭店。尽管他们知道这个新县长能喝,做足了功课,但是没有想到他这么能喝,不但一次都不找人替,而且来者不拒,还频繁地主动出击,和这个碰了和那个碰,真真让他们见识了一番。
  临了,那个书记还大着舌头说:“彭县长,您是我遇到的最豪爽最仗义的县长了,也是最有意思的领导,改天我要进城,专门去找您喝酒。”
  彭长宜说:“这样吧,如果你们这里的矿一年都不会出现事故,明年的这个时候,如果我还在三源,我请你喝酒,怎么样?”
  那个书记眨巴着眼睛,想了半天才说:“没……没问题。一言为定。”
  一斤酒对于别人来说也可能就不省人事了,但是对于彭长宜来说,只能算作微醺。洗完澡,他穿着自己带来的棉睡袍,敲开了隔壁小庞的门,他想让小庞把齐祥叫来,梁岗是最后一站,他们就要结束这次下基层调研了,有些事他要交代一下。
  没想到门开后,竟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想起:“彭县长,您好,有事吗?”
  彭长宜一惊,不由得抬头一看,眼前站着的居然是羿楠。而且她显然是刚刚洗了澡,也穿着睡衣,脸蛋红红的,低垂的领口处,露出白白的丰满的胸部,睡衣下,两只玉兔呼之欲出的样子,他不禁红了脸,赶紧调开了目光。随之酒也醒了大半,他赶快又从新看了看房门的号,没错呀,这个应该是小庞的房间呀,分房子的时候,小庞特意要的这个房间,怎么换成羿楠的了?

  这时,就听羿楠说道:“彭县长,您是找庞秘书吧,他跟我换了房间,我那个房间的喷淋头坏了,庞秘书就把他这个房间让给了我,他在斜对面那个房间。”羿楠那双平静而深沉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彭长宜有些恼火,换了房间不跟自己说,差点没闹出笑话!他感到这个小庞尽管品质不坏,但却少了秘书该有的细密和严谨,显然就是徐德强没有加强调解的结果。他不敢正视她的目光,他唯恐又看见那片白皙的丰满的胸部,就低着头,“嗯”了一声就要转身回屋。
  谁知,羿楠突然说道:“彭县长,我正在写您这次下乡调研的稿子,有几个问题想请教您。”
  彭长宜的眼睛看着别处,故作沉静地淡淡地说道:“明天再说吧。”说着,就要转身离去。
  “可是我今天晚上就想写出来,明天就想传回去。”羿楠说道。
  彭长宜站住,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我们这次行程还没有结束,不要过早出稿子。”
  羿楠用手快速地卷着发梢,略微沉思了一下说道:“彭县长,有几个问题我还是想跟您通通,以便能在报道中更好地体现您的意志和作风。”
  彭长宜说道:“实事求是,客观公正,没有任何倾向性地报道这次下乡活动,这是我对你们媒体唯一的要求。”
  “我……还是想跟您谈谈,比如这次工作以外的一些事,您……请进来好吗?”羿楠轻声地向他发出了邀请。
  彭长宜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睡袍和她穿着的睡衣,尽管这样有些不雅,但她还算是个敬业的记者,他就抬头看了她一眼,她没有那种让人心动的漂亮,但也是个五官端正,眉清目秀、气质端庄的姑娘,看不出有丝毫的不正经,尤其是那天晚上她的一曲热恋的故乡,远胜过当下女孩唱的那些情呀爱呀的歌曲,最起码在对家乡的情感上,和彭长宜找到了共鸣,但是,他彭长宜现在每走一步,都会有人看到,都会有人把他的行踪放大,他狠了狠心说道:“有什么事你找小庞吧,我有点累了。”?说着,就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咣当一声碰上了门,把一个忧郁、失望的羿楠抛在身后。

  躺在床上,彭长宜瞪着天花板睡不着觉,他的脑海里就出现了徐德强的身影,出现了手捧菊花的黑衣女子,两分钟前,他刚刚拒绝了这个女子的邀请。凭直觉,彭长宜感到羿楠应该没有不洁的想法,她似乎有话跟自己说,但是彭长宜不能跟她单独相处,也不能听她说什么,她的身上已经打上一个坚实的烙印,那就是徐德强,他不想自己也这么快打上这个烙印,更不想介入任何是是非非中,该他彭长宜做的工作,他一定要做,哪怕这个工作是徐德强遗留下来的也无所谓,但就是不想被别人左右。明天,还有最后一站,就要结束他这次的所谓的调研了,回想着几天来和乡镇主要领导的交往,他感到,有些人对他极为热情,像赵丰,一切接待工作做得的滴水不漏,尽最大可能照顾好县长,对他的热情也是真的。有的乡尽管对他热情有加,但明显看出是在应付,是不得不应付的那种,对于这部分人,他也记在了心里,应该说他们对自己应该没有成见,可能观望的成分多些,也可能对这种流于形式的视察早就麻木不仁;也有的乡丨党丨委书记对自己的到来也表示出了极大的热情,但分寸却拿捏得恰到好处,比如今天这个梁岗镇的丨党丨委书记梁青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