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3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立刻就有人说道:“您别推辞了,一听这音乐,心里早痒痒了吧,哈哈。”
  赵丰笑了,跟彭长宜说:“没办法,他们都知道我这点爱好。”
  彭长宜冲他一伸手,示意他向前。

  赵丰站到了前面,他对着话筒“呼呼”吹了两声,立刻,音乐声就停止了。彭长宜笑了,坐在墙边铺着毛巾被的沙发上,屁股刚一落座,就被硬生生地垫了一下,他不由地咧了一下嘴,他以为这沙发一定是软的,哪知却是硬的,肯定是下面的泡沫坏掉了,才盖上了毛巾被。小庞给他端过了杯子,放在面前的石板茶几上,这时,他看见羿楠一直在人群后注视着自己,刚才自己咧嘴她肯定也看见了。

  赵丰举着话筒说:“欢迎彭县长下乡视察工作,我下面把这首歌献给彭县长,希望彭县长常来指导工作。”
  音乐从头响起,显示器上,是一幅幅连绵起伏的山峦,苍茫、熟稔,非常具有气势。尽管彭长宜唱歌不行,但是他也很喜欢听这首孙国庆演唱的歌,因为他的家乡也算是个半山区。
  “就是这一溜溜沟沟,就是这一道道坎坎……”
  这两句刚一从赵丰歌喉里出来,彭长宜就被震撼住了,那压抑的感情,那恢宏强大的气势,那近似于吼叫着出来的曲调,此情此景,是那么的激荡人心。很快,音乐就峰回路转,变得如泣如诉。
  “就是这一溜溜沟沟,就是这一道道坎坎,就是这一片片黄土,就是这一座座秃山。就是这一星星绿,就是这一滴滴泉,就是这一眼眼风沙,就是这一声声嘶喊。哦......这一声声嘶喊......”
  “好!”彭长宜不由得脱口而出。
  赵丰显然也受到了鼓舞,扯开他那豪迈、粗犷的歌喉,尽情地挥放出一串串的旋律:“攥住我的心,扯着我的肝。记着我的忧虑,壮着我的胆。攥着我的心,撤着我的肝。记着我的忧虑,壮着我的胆,壮着我的胆......”
  “哗——”满屋子都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赵丰继续深情地唱道:“就恋这一排排窑洞,就恋这一缕缕炊烟。就恋这一把把黄土,就盼有一座座青山。就盼有一层层绿,就盼有一汪汪泉。盼不到满眼的风沙,听不到这震天的呼喊。哦......这震天的呼喊......暖暖我的心,贴贴我的肝。抖起我的壮志,鼓起我的胆。暖暖我的心,贴贴我的肝。抖起我的壮志,鼓起我的胆......鼓起我的胆......”
  音乐停止,赵丰一只手背在后面,一只手放在胸前,冲着彭长宜等人的放向很绅士地鞠了一躬,立刻又想起热烈的掌声。

  彭长宜也有些激动,他站起身,吩咐小庞去倒酒,这时,早就有人把带过来的酒倒在两只杯子里,彭长宜一手捏着一杯酒,走到赵丰的面前,认真地说:“老赵,我给你的评价,四个字:荡气回肠,你们说是不是?”彭长宜向着众人问道。
  “是——”齐祥带头呼应。
  彭长宜又说:“老赵啊,你唱得我眼泪都快出来了,我也是山里的孩子,我理解你的心情,我现在什么都不说,什么也都不能说,咱们以后好好干点事,干点实事,哪怕事不大,只要是实实在在的就好。来,我敬你,就为了恋这把土,我也敬你。”
  赵丰擦了一下眼角的泪,说道:“彭县长,我其实是个性情中人,不怕您笑话,这个歌我从来不轻易的唱,唱一次,自己就激动一回,动情一回。你说你是山区的孩子,我也是,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没有离开这个山区,就算是不错的了,就想为家乡做点事,哎,只是有时理想是一回事,现实又是一回事。”
  彭长宜深情地看着他,说道:“老赵,我懂,什么都别说了,干。”说着,就捏着手里的两只酒杯碰了一下,把其中碰了杯的酒杯递给赵丰,另一杯一下子就全都倒进了自己嘴里。周围的人一片叫好声。
  赵丰也学着彭长宜的样子,毫不犹豫地把酒倒进了自己嘴里。
  赵丰把酒杯递给别人,说道:“你们唱吧,你们唱,对了,羿记者的歌唱得也不错,只要她来,我是必唱就恋这把土,她是必唱我的故乡并不美。点,给羿记者点这首歌。”
  本来,彭长宜听完赵丰唱的歌后,就想回宿舍去,他在这里大伙儿放不开,但是听赵丰这样说,再走就不合适了,他就站在原地,看着羿楠。
  就见羿楠有些羞涩地站起来,冲赵丰摆摆手说道:“我不行,唱不好,这几天嗓子疼,还是大家唱吧。我听。”
  赵丰走到她面前,说道:“唱吧,你唱得的比我好。”
  这时,早就有人给她点了这首《我热恋的故乡》,羿楠朝彭长宜这边看了一眼,彭长宜立刻向她伸手示意,请她到前面来。
  羿楠一扬头,把长发甩到背后,走到前面来,拿过话筒说道:“刚才听了赵书记的歌很感动,尽管我不是第一次听他唱这首歌,但是听一次感动一次,每次听他唱这首歌,我就想唱这一首,也许,就像彭县长说的那样,我们都是山里的孩子,都对贫瘠的故乡有很深的感情,下面我就把这首歌献给各位,这几天嗓子发炎,唱的不好,请多包涵。”
  她说话的声音的确有些异样的沙哑。
  “我的故乡并不美,低矮的草房苦涩的井水,一条时常干涸的小河,依恋在小村周围,一片贫瘠的土地上,收获着微薄的希望,住了一年又一年,生活了一辈又一辈……”
  没想到,这个一直是沉默寡言的女子,居然有着如此粗犷、宽厚的嗓音,尽管她的嗓子有些哑,但更有一种别具一格的沧桑,这种沧桑中,透着一股倔骜,一股朴素的激情和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屈。彭长宜有些搞不懂了,是什么让一个如此年轻的女孩子,有着如此的忧郁和沧桑?难道就因为是这首歌里描绘的故乡,和她的故乡十分接近吗吗?
  “忙不完的黄土地,喝不干的苦井水,男人为你累弯了腰,女人也为你锁愁眉,离不了的矮草房,养活了人的苦井水,住了一年又一年,生活了一辈又一辈,哦...哦...故乡,故乡,亲不够的故乡土,恋不够的家乡水,我要用真情和汗水,把你变成地也肥呀水也美呀,地也肥呀水也美呀,地肥水肥水美——”
  她的嗓音太有感染力了,彭长宜不知道每当赵丰唱完羿楠唱的时候,徐德强是一种什么心理感受,反正他的心再次被歌曲震撼了……
  赵丰鼓着掌说道:“彭县长,怎么样?”

  彭长宜也很想用四个字形容,那就是心潮澎湃,但是话到嘴边他却说:“好,太好了。”
  听完了羿楠的歌,彭长宜又坐了一会,就回去休息去了,
  龙泉乡政府有一排房子,是专门的客房,为的就是上级领导来了住宿方便,镇上也有旅馆,花钱不说,也不卫生。赵丰说,前两天就接到了齐主任的通知,知道彭县长要来,就找人把所有的床单被罩都洗了,晾晒了被褥,他还说,这个季节很少有上边的领导来,所以这排房就没生火,这两天现生的火,火生好后,就没再灭,所以房间里才暖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