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3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笑了,想到他在部队只是个二把手,真正的一把手是主任,就说道:“好了,别生气了,等我回去好好陪你喝几瓶,说正经的吧,你们认真研究一下,至于费用问题好说。说真的,还是这里的老百姓朴实善良,您想想,这要是在别的地方,你们这样做行得通吗?您又不是没有领教过?”
  彭长宜这样说是有根据的,想当年,海后基地处是最早也是唯一一个驻扎在亢州市区内的部队,那个时候,亢州各种基础条件还比较落后,无论是修路盖学校,短不了各个部门都要去“骚扰”他们,曾经关系一度闹的很僵,樊文良来了后,主动跟他们缓和关系,也可能是樊文良锦安市副书记的身份好使,也可能是他们受够了地方百姓的刁难,后来,他们便积极主动地参与地方经济建设,也为地方出了不少的力。

  想到这里,彭长宜又说道:“和平时期,参与当地经济建设也是咱们人民解放军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三源是老区,在战争年代她哺育了我们人民军队,哺育了新中国,作为反哺,军队为地方做点贡献也是责无旁贷的,我知道这事和你没关系才这样说,要是跟你有关系我就不这样说了,我就直接从你们那里搬走了,不赶我我都走,还懒得跟你们为伍哪,哼!”
  吉政委心里也明镜似的知道彭长宜不是冲他,而是给他找了充分的理由和借口去向主任反映这件事,那他也很生气,好心好意地找你喝酒,酒没喝成,到惹来了一顿牢骚和威胁,想到这里,他没好气地说道:“我算知道你是什么东西了,整个一个白眼狼。”
  “哈哈。”彭长宜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谢谢你给了我这么高的评价,我彭长宜从来都没认为我是好东西,狼都是吃肉的,我向着这个方向努力。好了老兄,等长宜回去给您赔礼道歉,如果您还认为不够的话,我在从山上拔几棵野草背上,就当负荆请罪还不行吗。”
  “哼!”对方没好气的“啪”地挂了电话。

  赵丰也哈哈笑出声,周围的人也都跟着松了一口气。赵丰说:“彭县长您太有办法了,真得好好向您学习一下工作经验,早就听说您是从基层摸爬滚打出来的,具有超强的工作智慧和工作能力,果真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啊,佩服,佩服。”
  彭长宜收住了笑,故意严肃地说道:“我这样说行,你们可不能这样做,更不能怂恿老百姓这样做,只要出一起破坏军民关系的事件,我首先要处理的就是你这个书记!”
  赵丰连忙笑着点头,说道:“不会不会,您刚才也说了,这里的民风非常质朴,要是那么干的话早就干了,还等到今天?”
  中午他们在龙泉乡政府简单吃了一顿工作餐,乡里非常重视这次彭长宜来,使出了浑身解数来招待他们。蘑菇炖土鸡、排骨炖豆腐,牛肉炖土豆……等等,尽管做法不太讲究,但是显示出了山里人的朴实和实在。彭长宜拒绝赵丰上酒,因为下午还要到龙泉乡的几个村子和学校去看看,他说喝得红脸大汉让老百姓和师生看见了笑话。
  下午,彭长宜又到了龙泉乡一个上点规模的酸枣汁厂转了一圈,当他手拿着一瓶细长的玻璃瓶,打量着里面深褐色的液体时,想到了周林在亢州的失势,不禁有些感慨万千,如果周林不去亢州,继续在这里实施他的富民工程,恐怕三源是不是该上一个台阶了?但是,如果三源富裕了,那还叫贫困县吗?是不是邬有福容不下他?看来,有机会的话,得去拜见一下这个老朋友了。
  赵丰走过来,他手里也拿着一瓶酸枣汁,倒过来,大手冲着瓶底猛拍了两下,就见密封的瓶盖有了气泡,他轻轻一拧,瓶盖就被拧开,递到彭长宜的手里,说道:“您尝尝怎么样?”
  彭长宜把自己手里的那瓶给了他,接过这瓶,放到嘴上喝了一口,然后又喝了一口,说道:“的确不错,酸甜可口,味道纯正。”
  赵丰说:“咱们这里的酸枣汁,没有任何添加剂,完全都是无公害纯天然的,东西是好东西,就是包装差点,所以只能在二三线城市销售,许多饮料厂从咱们这里买原汁自己去做包装去灌装,附加值就大多了,所以,明年,我们准备上一条好点的包装设备,到时候还要找您,请您多多支持。”

  彭长宜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就说:“这样,你专门拿一个报告,咱们年后再议好吗?”
  说道这里,彭长宜脑袋里突然灵光一现,说道:“你们那些个坡地种什么效益高?”
  赵丰说:“种什么都一样,都是种一葫芦打一瓢的事。浇不上,谁都没办法。”
  彭长宜说:“我们那里有个育种专家,他培育出一种糯玉米,可以鲜食的那种,据说甜度和口感超过美国的同类产品,让老百姓种点糯玉米是不是比普通农作物效益高?”
  赵丰说:“单产效益肯定高,这里也有人种,但都是一小块一小块的,面积都不大,也形成不了规模,即便效益高也不显。您知道吗,对于农民种什么怎么种,乡里不会干预太多,因为乡里也没有好的项目,不过您说得这个倒是可以尝试一下。”
  彭长宜说:“这个可以搞成深加工,做成真空包装,在冷库可以保存一年。大城市的人现在讲究吃绿色食品,在说,如果咱们这里将来成为旅游胜地,这些玉米就成了皇帝的女儿了。”
  赵丰说:“咱们这里现在一到了夏天也有不少来旅游避暑的,我说的那些玉米,大部分都是卖给了这些外地人。不过要是深加工的话,就会又涉及到厂房和冷库了,哎,资金是最大的问题呀。”

  彭长宜笑笑,没有说话,这就是贫困地区干部的思维。其实,贫富最简单的差异就是思想意识,人都是一样的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上帝给你开窗户了就会把门给你关上,工业落后的好处就是环境好,空气好,水质好,农作物不至于被污染,更有利于打环保无公害牌,想到这里,他内心有些兴奋,说道“老赵,这个问题以后咱们专门探讨,你用心琢磨一下。”
  赵丰点点头。
  参观完了酸枣汁厂,又到了一个叫王草岭的学校。远远地望去,在一片荒山秃岭之中,一面鲜红的五星红旗飘扬在冬日的山村上空,给山区增添了一抹艳丽的色彩,从里面传来的朗朗的读书声,更是振奋着人们的精神,读书声和孩子们的笑声,总会令我们对未来产生希望。
  但是,等走进这个学校时,彭长宜的心就轻松不起来了。尽管学校知道县长要来,做了一番整理,墙上的一些彩绘也是新近涂上去的,就连学生的衣服都明显是新换洗的,学校没有围墙,更也没有大门口,在教室的房檐下,挂着一条鲜红的横幅,上面写着:欢迎领导莅临我校指导工作。不知为什么,这两抹鲜红,居然刺痛了彭长宜,让他感到了一种别样的沉重。
  这时,齐祥和小庞等人把带来的火腿肠和方便面什么的搬过来一部分,放到了学校的伙房,中午学生们在这里吃一顿饭。孩子们雀跃着跑过来,校长连声说着感谢的话。
  齐祥说:“这里的孩子们盼着城里的领导来,每次来都会准备一些这样的东西,孩子们高兴,老师也高兴,解决不了大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